弟兄姊妹們平安,王伯伯的家人朋友們平安:

  我是管仁健弟兄,旁邊站著的是我的姊妹秀涼。感謝主,今天我們夫婦倆很哀傷,卻又很喜樂的站在這裡,向弟兄姊妹、尤其是王伯伯的親友們,見證我們夫婦倆所認識的王伯伯,也就是已經安睡在主懷裡的王松泉弟兄。

  我們和王伯伯的親友一樣,很不捨王伯伯在這最後幾年,經過了這這麼辛苦的復健與治療後仍離我們而去,尤其是阿玉師母晝夜不休、無微不至的殷勤照顧,也成了我們弟兄姊妹的榜樣;但另一方面,我也要再次很喜樂的在此向大家宣告,我們親愛的王伯伯;已經跑盡了他當跑的路,打過了他該打的仗,如今他安睡在主的懷裡,不再有痛苦、因為主耶穌已經擔待了她所有的痛苦;不再有眼淚,因為主耶穌已經拭去一切的眼淚;如今他喜樂平安的安睡在主的懷裡,等待我們在那一日重逢。

  我和秀涼都是東吳畢業的,東吳是衛理公會所創設,學校中有教堂,中文系的教室還都在教堂樓上,所以教會的活動很多。秀涼參加過團契的查經班,而我算來還是個第二代基督徒,所以各項服事總是竭力擺上,在人眼中也該是個「前排弟兄」。

  然而畢業後因為工作,慢慢就逐漸成了「後排弟兄」、「禮拜弟兄」、「後排禮拜弟兄」,忙起來甚至還是「隔週後排禮拜弟兄」。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時間的下沉冷淡,表面上的原因固然是工作纏累,實際原因我心裡有數,主一定更明白。

  因為大家年齡不同、教育程度不同,生活環境不同,總之不同的總多過相同的,想找到共同的話題實在很難,所以和一起聚會的弟兄姊妹,只能比點頭之交多一點而已。即使換了不同宗派的教會來聚會,仍然無法找回起初那種對神的親近與對人的負擔,就這樣不冷不熱,或說是忽冷忽熱的過了好多年。

  1999年時,我主編了台大教授張文亮的著作《電學之父-法拉第的故事》,出版後由於法拉第一生的見證很感人,獲得很多從事教職的弟兄姊妹的肯定。13會所的陳榮銘弟兄因為久歷商場,很會殺價,所以很多弟兄姊妹想買《法拉第的故事》送給學生來傳福音,都請陳弟兄來代購,因此與陳弟兄逐漸熟識。

  陳弟兄知道我小時候是在12會所聚會的,就告訴我現在走新路的台北市各會所,這幾年人數都爆?,甚至13會所聚會人數已超過一千人了。我以為他們人數這麼多,一定有個很大的聚會所,不然就是正在準備蓋新會所。沒想到他告訴我,會所依舊是在那個地下室,暫時也沒有特別的異象要搬遷改建,因為他們大多是在家聚會,連擘餅聚會都在家裡,因此也不覺得有特別需要。這讓我非常驚訝。

  他還告訴我12會所在新路上也很蒙恩,並一直用聖經裡的話語邀我「來看」。請注意,他一再強調,這不是偷羊,這只是邀我「來看」而已。當時他給我的是謝玉龍弟兄家裡的電話,交通了半年後,我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到謝弟兄家,約好了「來看」一次,但我還特別強調不能是星期天,因為主日我會在別的地方聚會。於是謝弟兄就約我星期四晚上,在他家中和街502巷6弄巷口,他約我「來看」的不是謝弟兄自己的家,而是隔壁8弄的王伯伯家。

   感謝主,到王伯伯家「來看」過一次後,我就留下來了,至今已滿十四年。當天九區的小排聚會在王伯伯家,王伯伯的經歷很特別,他是在退休後才受浸的,但在他還沒受浸之前,甚至在阿玉師母都還沒受浸前,他們就已經打開家提供弟兄姊妹們小排聚會與晨興,由此可見王伯伯真是一個度量很大的人。

  王伯伯1949年加入海軍,隨軍來到台灣;1971年退伍後,在陶瓷工廠服務。雖然在軍中在職場,他都是艦長、廠長那些「長」字級的人物;但在小區裡,他卻謙卑有禮,總說自己屬靈年份不足,對我們這些小他一輩的弟兄姊妹們,反而說要順服權柄。對於教會中的所有帶領,他都是無條件的緊緊跟上。

  每次主日申言時,王伯伯是我們區裡永遠的第一棒。他申言時絕不是隨便說點感想,也不是列個大綱就自由發揮。與王伯伯同住的小兒子富強就可以見證,每個星期六晚上,王伯伯就一定正襟危坐於桌前,先用月曆紙的背面當草稿,寫好之後在抄寫到教會發的活頁本裡,而且往往不只抄一次。

   我手上這本就是王伯伯生病前,2007年在我家聚會時所用的申言稿。各位請看這裡面沒有任何塗抹刪改,這是王伯伯反覆抄寫多少次後的成果。甚至紙上還有螢光筆標示的重點,王伯伯將申言看成是為主說話,一個字都不敢馬虎,連每個字說出來時所該有的輕重緩急,他都在事前規劃的清清楚楚。王伯伯的一言一行,無一不是我們的榜樣。

  王伯伯的生命經歷很豐富,所以他的申言不只符合真理,也常提供鮮明的例證。例如出身海軍的他,在講到耶穌斥責風和海時,就以自己是艦長,船上裝設了這麼多美軍移交來當時最先進的精密的儀器與通訊設備,但在風浪中他依然感到害怕無助。因為全船的人都將生命交在他手上,他卻沒把握在暴風雨中該怎樣操控這艘船,才是正確的決定。

  另外在講到貴重的器皿時,他以陶瓷廠內最昂貴的花瓶與最廉價的碗盤,用的其實都是相同的原料,唯有能經過高溫燒烤而不破裂的,才是貴重的器皿。王伯伯鼓勵我們要把環境中的試煉或煎熬,都當作主的美意,讓自己也能成為主眼中可用的器皿。

  2007年起,9區主日從謝弟兄家改到我們家聚會,王伯伯在我們家聚過幾次會之後就生病了,體力上無法爬到沒電梯的公寓三樓來聚會,腦力上也無法再完成申言稿了。但這幾年來,他還是很歡迎我與秀涼去他家探望,偶爾也還把家打開作為小區禱告聚會的場所。每次看到我們與弟兄姊妹去他家,他總是非常開心,也能獨自開口禱告。

  在座還有許多王伯伯生前的親朋好友,尤其是他的兒子富強,在這見證的最後,我和姊妹在這裡要向你們呼召。正如《聖經‧以賽亞書》五十五章裡說:「當趁耶和華可尋找的時候尋找祂,相近的時候呼求祂。」

  王伯伯的一生,就如他的名字「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是個高風亮節的人。他在軍中與職場,對於經手的財務絕對清廉自守、一介不取;加上待人謙卑、能力過人。但神要的還不是他的這些美德,而是要他那個單純向著主的認真與絕對。

  王伯伯抓住了生命中最後的這幾年,尋求耶和華成為他的救主,「從救恩水泉歡然取水」。因著他這樣單純的接受主,主的生命也在他裡面湧流,並供應了飢渴疲乏軟弱的我們。回顧與王伯伯一起事奉的這十四年,主的生命也就這樣「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救恩至今仍在我裡面光照湧流。

  晚年的王伯伯,雖在病痛的折磨中,他卻不在外面的病痛裡苦苦掙扎,而是懂得在那靈裡的深處享受平安。這種湧流的救恩,只有基督徒才能體會、才能擁有。你們也想接受這「湧流的救恩」嗎?不要猶豫了,只要你願意,你就能接受這樣的救恩,享受這「湧流的救恩」。

(37會所四大區為王松泉弟兄舉行安息聚會的見證)2014年3月22日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歐Smile
  • 管弟兄,您有發表的恩賜,能為主做這樣的見證,真是美好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