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五

大姐:

  又好久沒寫信給你,因為晉國最近又發生內戰了。而且戰況比上次更激烈,交戰時間也拖得更久;二舅因此很久沒來晉國了。所以一直到最近局面安定了些,二舅才上這來,我才能託他替我帶信給你。

  爸爸說現在已沒有晉國這國家了,因為原本國內勢力最大的大夫智伯,滅了范、中行二氏後,得寸進尺,又要求韓、趙、魏三家大夫割讓土地給他。韓康子、魏宣子畏懼智伯的武力,就各自畫了一萬家的縣邑給智伯。

  但趙襄子覺得智氏貪得無厭,割地只會讓他勢力更大;一定要戰,不如趁早,於是斷然拒絕。智伯就聯合韓魏二家攻打趙氏,把趙襄子圍在晉陽,又將晉水掘開來灌城。晉陽城中的人都結巢住在樹上,吊著鍋子煮飯,糧食耗盡,士卒疲困,眼看趙氏就要滅亡。

  不料一夜之間情勢逆轉,韓康子和魏宣子怕趙氏被兼併後,下一個就輪到自己,於是聽信趙襄子派來的秘使張孟之計,利用深夜殺了守堤的官兵,用水反灌智伯的軍營。

  智伯的軍隊應變不及,加上三家大夫聯手圍攻,智伯不僅自己被殺,連領土地被韓、趙、魏三家瓜分。

  如今的晉國國君,只是名義上的共主,所轄僅有絳城、曲沃二地。三家大夫不僅不來朝拜國君,國君反而要去三地向大夫請安。

  當然,這些事與我們小老百姓無關,反正管他誰當權,我們都是乖乖的完糧納稅。在這戰禍不斷的國度裏,能多活一天也算是幸運的了。

  唯一令我憤憤不平的就是我那毫無人性的二姐夫,他一直藉口要開創事業,和二姐成婚後這些年來,都在外面游蕩。混得好時只會差人送些米糧錢財給二姐,但也沒多久的好光景。混不好就更別提了,總之二姐根本是在守活寡。

  現在他服侍的主人智伯死了;反正他已換過三次工作,也不差這一次。可是二姐夫不知腦袋裏那根筋不對,又闖了一個大禍。

  三家大夫殺了智伯,又分了智氏的土地;其中趙襄子最恨智伯。因為以前智伯曾在酒宴中侮辱他,又把他圍在晉陽三年,害他差點就沒命了,所以趙襄子叫人把智伯的頭做成飲器。

  二姐夫知道後,竟然改名換姓,假冒被判罰做苦役之人,到宮裏塗刷茅廁,想趁機刺殺他。不料那天趙襄子如廁前忽然心跳急促,直覺情況有異,就先派人檢查廁所,抓到了身懷利刃的二姐夫。

  趙襄子的手下要殺他,可是趙襄子覺得二姐夫很有義氣,就說:「智伯死後,臣子沒人肯為他報仇,豫讓不愧是義士,我以後謹慎的避開他就是了。」於是令人放了二姐夫。

  話雖如此,二姐夫卻揚言以後仍要找機會為智伯報仇。於是趙襄子屬下的安全人員,一直輪流不停的監視二姐夫。不料上個月二姐夫擺脫了跟縱,不知逃到那裏去了。那些人三天兩頭的越界到絳城,來家裏調查、搜索;二姐更是被問口供、做筆錄,已被折磨的憔悴不堪。

  這一切都是二姐夫一個人闖的禍,可是又不知道他躲在那裏,害得全家雞犬不寧。我們向官府陳訴,但現在趙襄子權勢如日中天,他的手下狐假虎威,在京城裏也這樣橫行霸道,國君都無可奈何,其他官員更別提了。

  沒辦法,只好逆來順受,忍耐再忍耐了。誰叫我們家裏高攀了這位乘龍快婿,惟有認命吧!

      三妹瓊玖敬上

  原載《中華日報》01.06,1995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