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兒:平安

  唉!好花不會常開,好景不會常在,燕語當然也不會一直呢喃。我在網路同學會懷舊傷感風格的文章,果然又被「輕熟女」嫌棄了。
(╯︿╰﹀

  你所提醒的:「與其緬懷過去,不如放眼未來!」讓我想起每齣瓊瑤小說改編的連續劇裡,都一定會出現的「經典對白」:

  「我最親最愛的心,我的肝,我的肺,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你的未來一定要有我的足跡。」

  但是很可惜,我們老同學們之間的關係,與瓊瑤的對白恰好相反:

  「你的過去我好像都有參與,你的未來一定不能有我的足跡。」

  所以,網路同學會裡寫來寫去,都還是我們那些「年少輕狂」或「年少不輕狂」的往事。對於現在與未來,好像都沒人來開新話題。其實我也只是為了刺激一下網路同學會的點閱率,才不得不拿你與家琪這兩個班上我「唯二」敢KUSO的女生來消遣。有時想想,也深感真的很對不起你們這兩位姑娘;但也只能怪你們當年識人不明、誤交損友。

  真佩服你能教會麗鐘姊姊上網,不愧是當老師的。想到前些時候編輯同學錄時,只是一時腦筋「銹抖」了,無法立刻拼出你e-mail地址裡「swallow」這個單字,就被你訓了一頓,太冤枉了。人家是中文系的,又不是英文系的。

  專二我進市政時,我的國文與數學都還可以,但英文就是一遢糊塗,可是反正我國中開始就這樣,早就習慣了。但坐我旁邊的那個美少女,不知為何就是看不慣,非逼我要把K.K.音標學會。她不只是一天教我五個音,連教材都還是她親手寫的十幾頁講義。

  很後悔當年沒有像麗鐘姊姊這樣認真學習,滿腦筋只想著這「老師」身上怎麼這麼香。那時不要一直這樣跟「老師」KUSO,後來我大概就不會去讀中文了,搞不好我也會去讀英文。說來說去,都是「老師」的錯。

  所以當年「老師」的十幾頁手寫音標講義,我現在還保存著喔!掃描以後mail一份給你鑑定一下。這世界太可怕了,一定要有點「護身符」才能免於被威脅。雖然這麼多年下來,英文還是一點進步也沒有,但漂亮卻有點恰北北的英文老師,我會永遠記得的。

  我記得那時她是說英文絕不能放棄,否則將來沒辦法升學,但那時剛被退學又轉學進班上的我,能不能畢業都不敢想,哪裡會有什麼讀大學、研究所的念頭。但她就是這樣「威迫利誘」,逼我學音標「正音」。雖然我英文至今仍是一團糟,但發音還是比阿扁總統好很多吧!我每次查字典看到音標時,也很難忘記她當年那很兇卻又很可愛的樣子。

  看了你在網路上的留言,好像對工作也有一點小小的牢騷;你說畢業20多年來一直在教書,好像在「為人作嫁」。其實為人作嫁也沒什麼不好啊?上班族本來就是社會上大多數人的生活型態。

  「做好了一件事」的快感,也許不及「做了一件好事」,但你想,因為有你這樣的園丁辛勤灌溉,才能讓花園裡不同的種子,開出不同的花,這是何等幸福、又何等重要的工作啊!對這座花園裡的花兒來說,她們需要你這園丁的程度,絕對勝過於花園主人的。

  燕兒,我相信你一定會是一個好老師的。1982年的日記,是我至今仍不願再去翻開的一本。一來當然是因為瑋玲是在那年去世的,二來則是專四下學期,我們從成功嶺回來後,班上的氣氛就很「僵」,流言、爭吵、哭鬧,讓班上幾乎沒有一天是安靜的。連已經不是導師的安蘋老師,有天下午竟衝進教室,把男生全趕回家了,關起門來「調解」,不過事實證明,好像還真的「越調越難解」。

  那天教室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事後還是有很多女生說了出來,不但有我從其他男生那裡輾轉聽來的,更有女生很熱心告訴我的,但我都沒記下,我只記下了你那時告訴我的「版本」。我問你究竟誰對誰錯時,你說:

  「對錯我不管,我只安慰我認為需要安慰的人。」

  燕兒,你不會知道的,那時這句話對我而言有多SHOCK。當兵以後,我慢慢回復教會生活,重讀小學時讀過的聖經故事後,才發現自己雖然遠離了神,但神卻從未撇下我這浪子,所以才能從你口中,聽到這句如此有智慧的話語。

  從小聽聖經故事,就一直覺得很奇怪。神在伊甸園裡種下生命樹,另外又種了一棵「分別善惡樹」,還吩咐亞當說:

  「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結果夏娃受蛇誘惑,還是吃了那果子,而且勸誘亞當也吃了,結果他們倆人立刻「眼睛就明亮了」,還被趕出伊甸園。我始終不解,人能「分別善惡」不是很好嗎?況且既然不能吃,神為何又要種在那裡?

  但隨著年齡日長,生命漸漸成熟,才發現原來「生命樹」與「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根本不可能一起吃的。當我們對人有了「分別善惡」的念頭時,「生命」就沒了。所以你當年那句話,真的對我有很大的啟發。

  老師這工作看似單調、晉升機會也有限,但真的是「靈魂工程師」,可以改變很多像白紙一樣的孩子,他們很多都是需要我們安慰的。如果你能記得你曾對我說過的話,保持當年那顆很有智慧的愛心,安慰一切你認為需要安慰的人,你一定會是一個好老師的。

  燕兒,聖經裡說基督徒是神的「羊」,我的姊妹秀涼也常對我說:「羊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吃草」。燕兒,真的,這話很有道理喔!吃草就是羊的工作、羊的生活與羊的娛樂。

  當老師不也是一樣嗎?老師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愛孩子,愛孩子就是你的工作、你的生活與你的娛樂。不要胡思亂想,完成一件事的價錢不等於就是價值,只要能愛孩子,你的工作就是無可取代的。

  時代變了,環境也變了,教書不變也不行。真的要看開點,因為大環境不同了。現在台灣每個育齡女性平均生育率只有1.16%,這幾年是小孩少了,接下來年輕人也少了,各級學校都是年年減班。除了台北市的少數明星學校,小學國中的年年減班,讓老師隨時有「捲舖蓋走人」的壓力。

  昨晚十一點,打電話給鴻仁,聊了一個鐘頭,他的狀況也是這樣,現在「教書大不易」,到中學階段也是一樣。他也是深感一年比一年累,我安慰他其實各行各業都是這樣。我每天七點多下班離開公司時,全大樓也都還燈火通明,算起來當老師的下班還算「準時」。

  我研究所同學讀完博士班,去中部一家「科技大學」任教(就是以前專科改制的大學),他一去學校就請他當「系主任」,讓他感覺「受寵若驚」。

  但上任以後他才發現,原來真的只有他一人「適任」,因為全系真的只有他一個人「專任」(全天在學校),其他掛名「專任」的教授到講師,都是只拿鐘點費的。但為了符合教育部的要求,只好找這些「人頭」報上去;而這些事業有成的專業人士,也樂得有個「大學教授」的頭銜,大家各取所需。

  這些專任的人頭,系辦必須排課給他們教,但這個學校地處偏僻,交通不便,人頭教授常缺席,我同學因為是系主任,只好去「代課」,他最高紀錄一學期教過14種不同的課。

  這還不是最麻煩的,學校對「專任教師」還定有「招生責任額」,他只好裝扮談吐都改成「台客」,每天抽煙吃檳榔,和學生「搏感情」,希望學生能找自己的親朋好友、同鄉同學來註冊。去年他忙了一年,結果還差兩個,被學校「留校查看」,今年他更積極了,拜訪了他所有住中部的大學研究所同學。

  我同學說台灣還有一種「招生公司」,手上一批又一批的「工讀生」,安排工讀要向雇主收錢,安排註冊要向學校收錢。因為招生不足,學校就會被減系減班。如今大學也像補習班一樣「企業化經營」了,說來說去,作老師最不值錢了。(除非你的留班率特高)

  燕兒,我搞個老同學十幾人的網站,都還要靠「不斷爆料」(收集材料很辛苦的耶),才有這一點的「點閱率」。你想,我編一本書要讓不認識的消費者花錢來買,豈不更費心力。真的啦!想從別人口袋裡挖出錢來,沒有不辛苦的。

  所以,聖經裡有一句話:「喜樂的心,就是良藥。」我們改變不了大環境,但我們卻能改變自己面對環境的心情。常來網路同學會這裡逛一逛吧!讓自己回到當年的學生時代,應該也算是個調適心情的好方法。敬祝

喜樂平安

      管仁健 敬上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燕兒
  • 多謝你的抬舉^_^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