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似乎是一個任何人都解不開的謎,因為它是一個無可奈何的事實;無論幸福、快樂、痛苦、悲哀,我們都只有默默的接受,沒有選擇,更沒有拒絕的權利。

  看著百花爭豔、蜂蝶飛舞的春天過去,再看著蟬啼蛙鳴、荷蓮盛開的夏天消逝,又看著楓葉飄零、人影消條的秋天流失,最後看著葉盡花殘、草枯木凋的冬天離開。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時光荏苒,歲月蹉跎,一年不過是一聲嘆息罷了。

  哭著來到這世上,那有理由不哭著回去;我沒法子拒絕自己來到這世界,但總有權力決定個人離開的時候吧!

  或許脫離軌道並不意味著墮落,而是試著超越自己。有記憶以來,我就是個軌道外的流浪兒;因為這軌道是為別人舖設的。脫離並不等於背道而馳,我和他們也許目的相同,方向一致,只是路徑稍異罷了。

  不要以世俗的眼光衡量我,就像用睥睨輕視的態度,去評價一件不懂的事物。我之脫離,並非做為吸引別人注意的手段;即使天下人都對我不屑一顧,我也毫不在乎。

  人生在世不過數十寒暑,小時候懞憧無知,老了又心衰體弱,唯有短暫的年輕時代,每個人思想互異,奮鬥的目標也不盡相同,可以讓大家各行其是。不要試著干涉影響他人,反正到最後誰不是枯骨一堆、黃土為伴,何必如此辛苦呢?

  有首詩忘了頭,也記不得尾,只知道其中有一聯這樣寫著:「人情冷暖忘憂念,世事滄桑帶笑看。」乍聽之下,頗有方外味道。但你能瞭解嗎?狂歡後人去樓空、杯盤狼籍,那種冷清淒涼的結局,不就是林黛玉所感嘆的:「倒不如不聚的好。」

  信陵醇酒意,潦倒幾英雄;生命的過程需要關懷和認同。但是,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有時也許你該體會出能哭一場就是幸福。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不能表達感情;縱情哭笑、飲酒高歌的豪情,在今日恐怕不多見了。

  醉鄉路,宜頻到,此外不堪行。就算忘不掉,拋至腦後片刻也好。委蛻大難求淨土,傷心最是近高樓;咀嚼今夜的狂歡,可是到了明天,又回到物是人非事事休的現實。唉!夜深了,我好累喔!

  世人都用不屑的眼光來看悲觀者,其實他們自己才是真正的可悲。告訴你,悲觀者並非天生具有消極的人生觀,只是他們抱著異乎常人的熱情和理想。可惜生不逢辰,始終沒有機會來施展抱負。嫉妒、陷害、中傷、鄙視、含沙射影、落井下石,無所不用其極的置他於死地。

  周遊列國的孔子,抱恨而終;忠君愛國的屈原,投江自盡;西哲蘇格拉底、耶穌的下場更是悲慘。風簷寸晷、刺股懸樑的苦讀,難不成就是為了做一個砍木伐林、江中垂釣的魚樵嗎?

  你不服氣,你有話說,你想申訴,你要反抗;結果不過是加深別人對你的反感,有些人拿你當瘋子看,更多人不理會你。

  唉!眾人皆醉,唯我獨醒;眾人皆濁,唯我獨清。即使別人把我看作濁,看作醉,又有什麼關係。把它當成一個笑話吧!反正含淚的笑話又何止一個呢?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世事一場夢,人生幾度秋。能說什麼?天地中萬物,人倫中萬情,世界中萬事;以俗眼覽,紛紛是異;以道眼觀,種種是常。何勞分別?又何必憂傷呢?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當。

  你還記得去年七月在大屯山的涼亭,我們從柱子上抄來的那首「柳梢青」;回家後我翻了好多書都找不到,也許題詞的人自己就是作者吧!

  「黛淺雲偏,輕顰薄怒,生小相憐。
  軟草池塘,東風庭院,細語嬋嫣。
  而今萬水千山,曾不憶年時髻鬟。
  綠葉將濃,黃花自瘦,夢也都捐。」

  現在這首詞讀來別有一番滋味,不知該同情他的現在,還是要羨慕他的過去。真的,能讓自己思念的人重現在夢中,也許正是某些人但願常醉的理由吧!

  不知不覺的寫著天也亮了,搞不清我都寫了些什麼?就用那段你最愛的詞作結束吧!

  「花開花謝總無情,聚也匆匆,散也匆匆;
  杜鵑聲裏人何處,煙也濛濛,雨也濛濛。」

  現在剛好是煙雨濛濛的清晨,我在寫信,你在做什麼?我真笨,當然是在看信了。你累了吧!我不說傻話了,祝你

可愛
                  **敬上




**:

  望君煙水闊,揮手淚沾巾。記憶中分別前的你,還是個充滿巿氣和幽默感的男孩,沒想到一下子變得如此消沈。什麼「生不逢辰」、「投老江湖」、「龍游淺水被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能用的話都被你一個人用光了,好像世界上沒人比你更倒楣的。

  你聽過嗎?愁人莫向愁人說,說向愁人愁煞人。我常覺得自己已經夠不幸了,沒想到一向鼓勵我、安慰我的人,也來個「忍把浮名,化做淺斟低唱」。那不等於說以往你勸我的話,都只是用來應酬的嗎?這樣對你,對我,是不是都殘忍了一些?

  下午第一堂課上三民主義,就是你常罵那種二句狗屁。一個不算太老的老師,口沫橫飛的說著:「民族主義在求國際地位平等,民權主義在求政治地位平等,民生主義在求經濟地位平等。」可是我心裏有個疑問,人類的心理地位,何時才能平等呢?

  我曾經偷偷的背著人痛哭,因為我覺得委曲、我覺得不平;我恨別人注意我,我也恨別人漠視我;我看不慣比我好的人,我更看不起比我差的人。記得你說過:

  「生理的缺陷叫殘障,那只是一個障礙;心理的缺陷才是失敗,那才叫殘廢;至於家庭的缺陷,根本不算什麼?我也不知道要稱呼它什麼?」

  也許真是這樣吧!哭在心裏,忍在心裏,恨在心裏,愛也在心裏,那就是我的寫照。我盼望能早一天見到你,讓你注視著我,對我說話;卻不願看到你的信。

  因為面對面的交談,你顧慮著我的感覺,我總是聽到我想聽的;可是你的信卻不是這樣。你真正的心意,信上毫不保留的洩露出來了。

  「我沒有遇過比孤獨更好的伴侶。」

  真的,這樣的話出自你手我才相信,我沒辦法了解你。

  誰伴我明窗獨坐,共我影兒一雙。有人說:「感情的收支,是永遠無法平衡。」的確,誰能清楚的計算付出與回收呢?對感情我只有一個原則,那就是與其有了再失去,寧可永遠別出現。所以我不想隨便付出,也不願考慮接受。

  因此在這之前,也是一直在桎梏中掙扎;但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情感與醇酒有何不同呢?

  孤潔以駭俗,不如和平以諧俗;嘯傲以玩世,不如參敬以陶世;高峻以拒物,不如寬厚以容物。我知道非真空不宜談禪,非真曠不宜談酒;但有些話都是你曾經勸過我的。

  「心地上無風濤,隨在皆青山綠樹;
  性天中有化育,觸處皆魚躍鳶飛。」

  為十麼一遭失敗,一遇挫折,你就忘了呢?我的脾氣暴躁,我知道;我的度量不寬,我更知道。但每當我覺得委曲時,覺得痛苦時,你總是勸我讀路加福音的那段話:「主啊!赦免他們吧!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

  現在我也想這樣勸你,當然,我沒你那套功夫,能使你破涕為笑,轉怒為喜。但只要能減輕一點,我也就心滿意足了。翻了從前你給我的信,你說:

  「愚昧不足以服人,仇忌也湮滅不了真理。」
  「籠雞有食湯鍋止,野鶩無糧天地寬;
  事若求全無可樂,人非看破不能閒。」

  即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天我們依舊要活,不是嗎?畫水無魚空作浪,繡花雖好不聞香。理想與現實,藝術與生活,不免有矛盾、衝突之處;但是你也別忘了,浪潮受衝激越大,浪花就更漂亮。挫折也許是刺激我們成長的特效藥吧!

  在一般人眼中,我們的外在差很多,距離好像也很遠;但在精神上,我們即使不能互相認同,至少總還能溝通,這個概念或許就是維繫我們直到現在的關鍵。

  停筆前我也想送你一段話:「人在遇到愁悶時,就該抬頭望望流動不定的雲層,它會告訴你一個真理──一切都會成為過去的。」但願早日看到從前的你,我會耐心的等著。祝你早日

回心轉意

            ○○上

  原載《溪城》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