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五年八月,有本新創刊的雜誌《大人物》,一發行立刻轟動全台。因為創刊號就突破禁忌,選出了「校園十大美女」。這是一九六五年第四屆中國小姐選美後,禁辦選美已滿二十年後的首次選美。當時的十大美女之一,就讀淡江法文的崔麗心,後來還拍了洗髮精廣告,進而主持節目,成了我們那一世代的美女經典。


  但二十年前的校園美女,不像現在「黑澀會妹妹」那樣,還要自己報名與表演才藝,而是由各大學男生自行提名票選,所以獲選的校花也不一定認同這種活動。


  例如雜誌封面上刊出的校園第一美女台大外文的蔣家唐,對演藝界毫無興趣,一心只想走學術路線,所以雜誌出刊時,她與剛認識不久的相親對象定婚,遠走美國進修,完全不在乎這「第一美女」的頭銜,成了當年度「最美麗的神話」。


  雖然蔣家唐在大學時是台大校花,高中時還是北一女樂儀隊隊長,但她在國中時,我們這些臭男生,從來沒人認為她是什麼美女,因為我們一致公認:


  她是仙女。

  

  *


  蔣家唐從小學起就是永遠的第一名,而且又漂亮,因此一進國中,同學們都傳說就說她是仙女。但我跟她讀的不是同一個小學,又不住眷村,加上年幼無知,根本不相信有什麼仙女神話。


  直到有天在福利社,親眼目睹班上有個同學在吃麵,另一個同學看到仙女跟一群同學走進來,拿起胡椒罐就往他的麵裡猛倒,還大聲喊著:


  「加糖(家唐)啊!你不是最愛加糖(家唐)的嗎?」


  其他女生看到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要吞下這碗胡椒麵,都在大笑,偏偏仙女別說是回眸一笑,連回頭一瞄都沒有就飄然而去,直到她身邊的其他女生來開罵:


  「別這麼無聊好不好?」


  一場鬧劇才就此結束,但我也因此初見仙女芳容。

  

  *

 

  我讀1班(是男生第一班),仙女讀9班(是女生第二班),每天升旗降旗一班要站成五排,所以最後一排的只要稍微向右一瞄,就能清楚看到9班第一排的女生。尤其導師分配我站的是最後一排的排頭,看得更加清楚。


  班上一個仙女的粉絲,覺得我「暴殄天物」,就想用一天五角跟我交換位置,讓他能更靠近一點欣賞仙女。開玩笑,這種出賣人格的事他也想得到,我小管的人格就只值五角嗎?起碼也要一塊才行。但對方堅持我的人格就是五角,沒辦法,五角就五角吧!


  結果才換了一天,就被另一個同學發現了,立刻說要出一塊。我發現自己的人格漲價了,當然義不容辭,可是昨天還堅持我只值五角的,也說要給我一塊。


  兩個人搶著出一塊來「肯定」我的人格,我沒辦法,只好讓他們自己去「喬」。結果兩人扭打一陣後,被叫去訓導處後,從此我跟這兩個忠實的仙女粉絲,都只能站在第一排看國旗,也難怪後來我的長相一天比一天「愛國」。

  

  *

 

  在男女分班的時代裡,女生班都在高層,男生不能上去。9班的導師教數學,帶了她們整整三年。我們數學老師請產假時,她就來代課。她擔心這兩個月我們班的數學成績下滑,就提出一種很有創意的獎勵:


  「小考第一名的,就能把班上的數學作業送到9班的我的桌上。」


  有機會上樓,就算看不到仙女,看看其他女生也好。於是班上那些好學生,個個像少林武當弟子在打擂台。老師看效果不錯,竟然又宣佈:


  「除了第一名,成績進步最多的,也能把數學作業送上去。」


  這句話一說完,班上小考秩序立刻大亂,從本來的少林武當爭霸,變成了五毒教與惡人谷火拼。天真的老師原以為邪不勝正,結果為了爭睹仙女芳容,大家作弊到斜不但要勝正,還進一步要滅正。


  萬流歸宗之下,最進步獎得主竟然與第一名是同一人,老師才發現問題大條了,停止了這種「獎勵」。沒機會上樓看仙女後,大家也就乖乖恢復原來的小考秩序了。

 
  *

   

  當年訓導處舉辦的模範生選舉,必須德智體群四育成績都符合標準的才能參選。在智育成績的限制下,只有升學班才會有代表出來參選。


  9班導師很有民主素養,明知男女升學班各有候選人,仙女在我們班根本不會有票,還是「特准」她來我們1班拜票。


  那天下午,仙女帶著她的左右護法走到樓下,一踏進教室,豈只是全班轟動;連左右護法都出現了追求者;至於仙女本身,仰慕者就更多了,真是: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無奈那時的選舉方法,只是導師在班會時發下選票,大家勾了立刻收回來,交回訓導處統計。沒有候選人的班級也就算了,有候選人的班級一定是全班幾人就幾票,所以就算仙女親降凡塵,我們班還是沒人敢跑票。9班有個我小時候的鄰居,就跑來慫恿我說:


  「小管,你看這種選舉多無聊,你們只能選自己班上的,我們也只能選自己班上的。這樣吧!我們兩個來搞個小革命,你選我們班的,我選你們班的。這樣票數沒增沒減,誰也不吃虧。」

  我說:「不行啦!被抓到在班上就別混了。」


  那姑娘卻說:「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


  雖然我很不想當班上的「落扒仔」,但那姑娘就一下鼓勵、一下諷刺、一下撒嬌,一下生氣,最後搞不過她,只好答應跟她一起革命。

 
  *


  結果訓導處一開票,我看到壁報差點昏倒。1班有一票投蔣家唐,9班卻是全班都投蔣家唐,我氣到等不及放學,就先衝到女生班那一樓,去9班找她算帳,問她為什麼要騙我?那姑娘卻用我們小時候常說的台語回答我:


  「我知道你笨,但不知道你這麼笨,選都選完了,不然你以後也騙我一次嘛!」


  我說:「大小姐,你要害死我嗎?我們導師已經在查是誰投給蔣家唐了。」


  她卻說:「你還真笨,你不說,你老師就察不到;你老師察不到,就會懷疑是你班上那個暗戀蔣家唐的;反正他功課好,你老師就算懷疑他也不會追究;你老師不追究,大家就更相信是他投的。對不對?反正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


  最後那句「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讓我更加火大,我說:「這句話聽起來好熟喔!上次不知道是誰用這句話騙我的?」


  但那姑娘「毫無悔意」,又用台語補了一句:「不然你以後再多騙我一次嘛!」


  唉!人笨就沒藥醫,我實在也拿她沒辦法,只好照她說的,完全裝做沒事。結果還真如她所說的,我們導師後來也沒再管這件事了。


  但我們班那個暗戀仙女的就倒楣了,雖然我被騙「替」他投了一票給仙女,但他寫給仙女的情書照樣有去無回。也就是說選前仙女看他是空氣,選後看他還是空氣,顯然我這「寶貴的一票」是白投了。


  不過在那封閉的時代,有男生敢「跑票」投給仙女,也算是為仙女傳說又添了一筆。

  原載《更生日報》12.10,2009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小咩
  • 因為我認識這個仙女
    所以給個回應 XD
  • snoopyvicky
  • 仙女到現在,還是氣質出眾!!
  • 小六
  • 該說越正的妹越機車嗎?
  • Aqua
  • 蔣老師更消瘦,令人心傷。
  • 伊娃
  • 她是我大學生涯中第一個深印心版的佳影
    積極快樂 熱誠昂揚
    我想念她!
  • aaa
  • 我認識這位仙女,更關心她的近況
    有人知道嗎?
  • Yvonne Wang
  • Recently googled her name and came upon your
    article describing your encounter with 蔣家唐. It
    stirred up a lot of beautiful memories on my
    part. I love how you were able to use simple
    language to let us readers relive and retaste our
    youth. Thank you for sharing such a sweet
    article. Sorry to see that you are closing your
    blog. I love the way you write and your style. I
    am pretty sure a lot of your readers will miss
    reading your thoughts. Please keep sharing.: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