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報載文化部所屬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竟然要舉辦「台灣設計蔣─中正紀念堂文創商品設計競賽」,尋找屬於中正紀念堂的文創靈魂獎金還高達十萬元。這個競賽竟然是要求參賽者

  「以蔣中正夫婦的生活故事作為創意發想重點設計,藉以紀念民國一零二年蔣夫人宋美齡女士逝世十周年,並表達蔣中正總統與蔣夫人伉儷情深;透過文創商品之開發,提升全民夫妻恩愛、家庭和樂,以達社會教育之功能
 
  

  蔣介石父子領台四十年來的功過是非因年齡省籍階級與黨派的不同,在歷史評價上確實是有各說各話的空間我們也該尊重與包容各種不同的看法。文化部所屬的官員即使要用公帑辦活動歌功頌德,我們也無可奈何。


  可是對於這次競賽中要求提升的
夫妻恩愛、家庭和樂」,我就實在無法想像他們究竟是從什麼角度,發現蔣介石與宋美齡的這段政治婚姻裡,會有什麼「社會教育之功能」?

蔣宋聯姻即使不是重婚罪也沒有社會教育之功能

  蔣介石先娶同村毛福梅為妻生下蔣經國。接著再娶姚冶誠為側室,因蔣介石在日本期間與戴季陶及日本護士女友重松金子三人關係複雜過從甚密,重松生下蔣緯國後由姚冶誠撫養。後來蔣介石又經張靜江及孫文介紹,與陳潔如在一九二一年十二月五日結婚。

  也就是說,雖然蔣介石在一九二七年十二月一日於《申報》發表申明:「毛氏髮妻,早經仳離,姚陳二氏,本無契約。」才在上海與宋美齡宣布結婚。不過蔣介石九月二十七日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還稱陳潔如「只是妾」。蔣宋聯姻,是建築在其他三位女性的痛苦上。

蔣介石是家暴犯,毫無社會教育之功能

  蔣經國在蘇聯時,寫信給生母毛福梅說:「母親,您還記得嗎?是誰毆打您,抓住您的頭髮,將您從二樓拖到樓下?那不是他——蔣介石嗎?您向誰跪下,請求不要把您趕離家門?那不是他——蔣介石嗎?是誰打我的祖母,使祖母因此致死?那不是他——蔣介石嗎?這就是他的真面目,這就是他對父母和妻子的孝悌和禮義。」

蔣介石性好漁色,毫無社會教育之功能

根據二оо六年三月三十一日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開放的《蔣介石日記》裡,一九一九年二月,蔣介石在日記中自勉:「好色為自污自賤之端,戒之慎之!」但次月他旅經香港,又在旅館中買春,並自陳「見色心淫,狂態復萌,不能壓制矣」。甚至因猴急過度,等不及服務生整理房間入房後看到床舖髒亂,竟然還記下「余拂袖而去」

  多次買春讓蔣介石罹患性病一九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明白紀錄著:「近日甚為淋病之苦,心生抑鬱也。」另外一九二о十一日更紀錄著:「下午,購書,逐色。」

  龍部長,就算是專制的中國,也不會辦活動來紀念毛澤東與江青「夫妻恩愛、家庭和樂」。оо六年龍部長給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請用文明來說服我。我願意誠懇傾聽。」如今我們也盼望您能用文明來說服我

  一個多次重婚、家暴與買春的領導者,憑什麼要我們用公帑來辦活動紀念他們「夫妻恩愛、家庭和樂」?

    原載《自由時報》4.3.2013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