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中華台北在本屆奧運榮獲桌球銀牌的陳靜,回國後卻像非鼠亦非鳥的蝙蝠,比起早年紀政、楊傳廣,和近年棒球與舉重獲獎選手相比,歡迎場面顯然是冷清多了。

  廣義來說,台灣是個移民組成的社會,對優秀的新移民本應接納才是。但歷史的經驗卻告訴我們並非如此。

  在台灣流行的民間故事「林投姊」、或是俚曲「周成過台灣」,都被當成「不可輕信唐山人」的教材。

  優秀的大陸選手,即使是歐美那樣的運動大國,都還在舉雙手歡迎;何以同文同種的台灣,卻還有人視她為異類呢?

      原載《聯合報》08.11,1996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