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路上沒車,雖然車外也開始飄起細雨;但交通還算順暢,不知不覺一下就過了台北橋。到三重不久,小龍找地方停好了車。這時雨越下越大,一下車大夥就被淋了一身。

  在曲曲折折的小巷裡,小龍帶我們到了一棟沒有管理員的大樓,上面全被隔成一間間的小套房。陰暗低溼,又帶著腐臭的空氣;電梯壞了、樓梯燈不亮全沒人管,實在不是什麼好環境。

  我們五個人,爬樓梯到了六樓最裡面拐角第一間,小龍指著說就是這了。

  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清醒了,還是糊塗了;心裡只有個念頭,就是趕快找個理由叫大家先回去。真的,婷婷又不是我的什麼人,我憑什麼找她?而就算真的是,如果她不願意回去,找到了又有什麼用?

  只怪自己酒量太差,被旁人一拱就「誤上賊車」,可是阿才那兄弟們。咳!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已經不是我一個人的事了。

  如果婷婷跟的是個規規矩矩的男人,也不會有今天這些麻煩;就算我不甘心,也只能由她去,兄弟們也不會強出頭插手管這閒事。

  可是,婷婷為什麼會姘上小傑,確實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今年四月的時候,阿才告訴我店裡常有個小男孩,整天窩在這裡,幫客人買煙、買檳榔、換零錢,做些跑腿的事,已經快一星期了,八成是個蹺家的孩子。

  我知道後就把這小男孩找來,他的個子很小,自己說他叫小傑,今年十四歲,是從台中上來的。

  我問他為什麼既不回家,又不上學。他回答說自己是孤兒,沒有家可回,也沒有學可上。哼!我在這道上混了多久,這種鬼話也敢拿來騙我;但我裝糊塗,不去理他。

  因為我看這小子雖然全身髒兮兮的,但眉目生得還算清秀,口齒也還清楚,看來蠻機靈的,我想店裡多個小弟打雜也不賴。於是我問他願不願意跟我一起,以後做大夥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這小子倒也上路,毫不考慮地馬上點頭說好。讓這些蹺家的孩子跟著使喚,只要供吃供住,也不必給太多錢,讓他自己去賺客人的小費,店裡用這種小鬼最划算了。

  於是我把安頓小傑的事,交給阿才和婷婷去辦;以後小傑就成了店裡的一員,和大家一起也兄弟相稱起來。當然,論起年紀,毫無疑問的他就是小弟了。

  小傑來店裡才一個月不到,阿才就偷偷告訴我。婷婷說要幫小傑補習功課,常呆在他房裡,大半天不出來;恐怕有什麼問題,要我多注意一點。

  我頭一次聽到這些,也全沒當一回事。婷婷在大學裡這麼多男生,她都不理半個了,更何況小傑才多大?年齡比婷婷最少要小個七八歲,身高也矮個大半截,婷婷和他不可能有事的。

  我猜婷婷一定是太單純了,因為她自己是孤兒,才會相信小傑這種我快聽爛的三流謊話。婷婷會對小傑特別照顧,原因大概就是這樣。

  有次我對婷婷講,小傑在這做的很好,你幹什麼鼓勵他去讀書;小傑又那裡是這種材料,跟著我一起混,恐怕出路還大一點。可是婷婷聽了後只是笑笑,現在她連我的話也懶得回答了。漸漸地我也感覺不對勁起來,可是又說不上來為什麼?

  九月份暑假一結束,婷婷開學沒多久,竟然不辭而別。既不來上班,也不知搬到那去了。雖然走之前賬目交代的很清楚,店裡並沒損失什麼。

  但是小傑同時也不見了,店裡到處都紛紛傳說:「老闆娘被小傑拐跑了。」我因為這事心情很差,一切事情連再找會計來替婷婷,全交給阿才打理。

  我整天只窩在房裡,回想婷婷和我這幾年來的一切種種,還有我們之間的點點滴滴。我想不通婷婷為什麼會這樣對我,她真的是和小傑一起走的,還只是巧合而已。

  其實我只要去婷婷學校一趟,就可以知道她如今在那裡。可是婷婷已經是個大學生了,又才二十出頭;我呢?一個江湖中打滾,別人當面叫我聲「大哥」,說穿了不也只是個流氓頭子;眼看又要四十了,我找婷婷又有什麼意思呢?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