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一到上學期結束,住校的男生就紛紛開始蠢蠢欲動,忙著在校外到處找房子。宿舍比起租屋,雖然便宜很多;可是嘈雜、擁擠,加上不能晚歸、不能用電等規定。大一新生在上了一學期的當以後,當然是迫不及待地投奔自由而去。

  不過對我這大四的住校生來說,下學期就舒服多了。原本六人一間的宿舍,現在只需擠四、五個。尤其這學期更爽,我住的這間只有兩人,就我和他兩個人,真是……

  註冊分配宿舍時,教官就找我來單獨談話。

  「顧穎廉,教官有件事要麻煩你。方志上休學一年後,這學期要復學了。你和他從小就是鄰居,又一直是同班同學,他的病你是知道的。

  方志上的爸爸前幾天,還為了這事專程來找我;我也打電話去醫院,問過他的主治醫師。

  雖然方志上病情穩定,已經可以出院;但應該在家裡先住一陣,定期服藥並觀察復健狀況,實在不適合馬上加入團體生活。

  可是方志上的爸爸一直哀求我,天下父母心嘛!他已經讀完大三上學期,還差一年半就可以畢業。我也真為難,又不忍狠心拒絕,只好先蓋章了。

  教官特別安排,就你和他單獨一間,這樣我也比較安心。不過,你可能要辛苦一點了,以後一切……」

  剛開學時,心裡也有點毛毛的,可是沒多久就習慣了。不知是生病的關係,還是藥物的影響,方志上不再像從前那樣精力充沛,喜歡找人聊天。不,應該說是找人聽他罵人。

  現在方志上總像「挺屍」一般,整天似睡非睡的倒在床上。和他說話,講十句難得聽他回個半句;不過這樣也好。

  大學前三年,我的生活除了鬼混之外,還是鬼混;因此好幾門必修課被「當」。最後這學期連修帶補的,要湊滿二十二個學分才能畢業,是其他同學的一倍還要多,難不成真的是「善惡到頭終有報」。

  當然啦!既然要唸書,就一定先有個好環境。今年運氣還不錯,和方志上一起,別的好處沒有,就這麼一個字少不了----靜。想讓他出點聲音,還真要費不少工夫。

  我正在趕寫詞選心得報告;這科去年已經被「當」一次了,期中考又差幾分,還是沒及格;心得報告一定要多拼一點,期末總平均才能拉回來。

  方志上大三時修這科分數不賴,我纏了他好久,他才替我定了個題目,叫「李後主亡國前後作品風格比較」。

  就是用心理學的方法解析作品,證明李煜因為受不了亡國的刺激,罹患了精神分裂症,總以為自己是別人,所以才能產生風格完全不同的作品。

  可是也只怪自己平時不愛唸書,寫不上幾個字就法繼續了。本想去圖書館隨便找幾本書來抄抄,忽然我靈機一動,這題目是方志上想出來的,他的書架上不也有一大堆書,想必有我要用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何必捨近求遠呢?於是……

  正當我忙著東翻西撿時,躺在床上大半天不動一下,好像在睡覺,可是眼睛又睜著死圓的方志上,忽然開口出了聲音。

  「你在找什麼?」

  這小子還真會嚇人;我定過神來,就把現在沒法解決的困難告訴他。要是照他大一、二時的脾氣,一聽到這種事,保證會馬上滔滔不絕的大發議論;更何況這題目還是他定的。

  可是這次復學後,他變得沉默多了,很少聽他開口;所以我也沒抱太大希望。

  結果不出我所料,方志上聽完之後,只是嘴裡應了聲:「喔!」接著又……

  原載《中華日報》03.10,1996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