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年一月十二日 星期四


  早點名一解散,林武雄就跑來叫我七點二十分在榕樹下等他。

  這神經病不知搞什麼,吃早飯時叫我去,問什麼事也不說;考慮一下還是放棄早飯吧!

  這段時間背什麼教戰守則,把他整得夠慘了。

  原本只有班長修理他,但因他太笨,連上成績被他拖累,同情他的人也越來越少。

  現在因為成績差,全連都被連坐處罰,他成了最不受歡迎的人。

  等到七點三十分他還沒來,正在生氣時,突然中山室傳出槍聲,接著又是爆炸聲。

  我趕緊跑到安全士官那裡,爭取時間先接來他手上的槍,半路上又碰到輔導長也拿著手槍來了,到中山室後一看,差點沒叫出來。

  整間餐廳哀鳴不斷,死了幾個、傷了幾個都算不出。

  我趕緊打電話通知營部派車來,受傷的加以急救,十分鐘不到營長和全營士官兵都全副武裝的來到,再沒多久師長和憲兵排也來了。

  我和輔導長被繳了械,跟著他們回曉鏡師部去了。

  生還的士兵包括我在內都被隔離調查,我被改分配到擎添連,大概從此巾鋼連就不再有了。

  救傷時我聽到的是,林武雄向安全士官騙說輔導長要兩把M么六步槍,還要一百二十發子彈和兩個手榴彈;站安官的大頭就照他說的給他。

  林武雄一到中山室,站在門口就用全自動步槍連開一百多發子彈,最後自己引爆手榴彈自殺。

  現在輕傷的在花岡石醫院,台北已派來專機,後送重傷的回三總。

  林武雄確定是死了,除了衛兵、總機、報務、廚房以外,其他全在現場。輔導長自己在寢室用餐,所以逃過一劫。

  還有兩個已退伍在連上等船回高雄的,為了吃頓不要錢的早餐,竟然白送一條命。

  天啊!林武雄為什麼要這樣做?自己決定不活了,還拖幾十個做伴,何苦呢?


七十三年一月十二日 星期四


  上青今天又沒來,連個代替的人都沒有。

  中午就傳來消息,巾鋼連一名士兵發了瘋,用全自動步槍掃射正在中山室吃飯的士兵,子彈用盡後引爆手榴彈自殺。

  現在憲兵已封鎖現場,死者送去殯儀館、受傷的後送台北,生還的改編其他部隊,中山室和寢室都上了封條。

  我拜託張伯去鍾南村的巾鋼連打聽,他說去了也沒用,叫我別著急,等會就有進一步的消息。

  現在我真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他上星期才受了傷,還沒見他傷得怎樣,這禮拜問題更大,都怪我一直想著要罵他。

  原來我從不求神拜佛,秀秀在旁說只要向上帝祈禱,上帝一定會保佑他;沒別的法子,只好聽她的建議,不斷的哀求上帝。

  我發誓只要能再見到上青,一定不再罵他。一會兒我又立誓,上青如果沒事,以後我要終身吃素。

  秀秀聽了後大笑不止,她說沒聽過有人向上帝發誓要吃素;我一點也不覺得好笑,我心裡只是著急。

  到晚上憲兵排有人回來了,其中有一個告訴我,他看到常和我聊天的那個娃娃兵在搬運傷患,這樣說來他就是沒事。

  但高興沒多久,我再追問,他又說什麼不敢保證,沒看清楚之類的話,剛升起的一陣興奮又無影無蹤了。

  秀秀安慰我說,不會錯的,上青像個小孩子,很好認,別人不可能看錯,聽了這話,我才稍微安點心。

  原載《聯合文學》121期(1994年11月號)
  轉載《塵年惘事》(絲路出版,1996年1月)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