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這是一九五五年四月一日,被胡適讚譽為「中國第一才女」的林徽音去世後,兩位清華大學教授聯名致贈的輓聯。

  一九四九年國府遷台後,民國時期的文學作品,大多被列為查禁之列。所以國文課本裡,除了來台的胡適、梁實秋,或早夭的郁達夫、朱自清等人,其他多被執政當局「焚書坑儒」去也。而英年早逝,作品又「安全」的徐志摩,就成了國文課本裡的「常客」。

  但誰也無法想到,20世紀初的「中國」作家,和三個女人的愛情故事,到了21世紀的台灣,竟然又成了最熱門的話題。公視那齣二十集的民初愛情劇,就在眾人跌破眼鏡下紅透半邊天。

  徐志摩究竟是一心追求愛情的殉道者,還是薄倖花心的負心漢,網路上的討論只怕比總統大選更熱鬧。

  就像藍綠的選前民調一樣,徐志摩的三個紅粉知己林徽音、張幼儀與陸小曼,在網上也是各有死忠的支持者。但片名既然借用了林徽音的詩「人間四月天」,這位才貌雙全的女詩人,自然「膽」也「膽」不住地成了「最佳女主角」。

  「我將於茫茫人海中,尋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徐志摩的千古名句,曾令多少少男少女為之心動。

  但林徽音因為是大陸上的國徽設計者,戒嚴時期台灣在介紹徐志摩的人或作品時,幾乎無人敢提到,他想尋訪的靈魂唯一伴侶是真有其人?或只是他的理念寄託而已?

  拜解嚴之賜,這位陸小曼日記中提到的,「我很願意你能得著你最初的戀愛」的林徽音,在耽擱了半世紀之後,終於還是在台灣登場了,而且還一鳴驚人,讓大家一起跟著喊道:「徽徽,許我個未來吧!」

  林徽音與徐志摩相識、相戀於英國的劍橋,可惜徐志摩當時已婚,林徽音對他表露的愛意始終報以欲語還休的態度。

  徐志摩為了「圓成」這份愛戀,不惜甘冒社會大不諱,休妻棄子以圖結合,不料林徽音卻選擇了一代國學大師梁啟超之子梁思成(後來成為中國古建築學大師)為終生伴侶,並種下徐志摩日後為了親聆林徽音演講建築理念,而趕搭上了那班「空中鐵達尼」。

  林徽音值得這般苦戀嗎?徐梁之外的另一位愛慕者,著名的哲學家金岳霖,也形容她宛如「人間四月天」,可見其音貌才情出眾,人間罕有。她既是詩人、作家,又是教授、建築學家、設計師,無論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或是建築學史上,都占有獨特的一席之地。

  在徐志摩寫給她的信札及詩中,林徽音是「水寫不盡她的清澈,歌唱不出她的迴旋」的象徵,但林徽音對徐志摩呢?只是一份寫在倫敦劍橋康河水邊的一時貪歡與仰慕,或是一份掩藏在理性與禮數下,而不得不還君明珠雙垂的刻骨銘心呢?

  自從「人間四月天」上演以來,書市也因此著了「摩」,徐志摩的詩文、書信等各類作品,全都鹹魚翻身,從大部頭的的全集,到口袋本的詩集無一不賣;連在劇中只出現一下的印度詩人泰戈爾,都不乏讀者青睞。

  但林徽音多采多姿、卻又坎坷動人的一生,光從徐至摩的觀點來看,就像要你選藍還是選綠般的無奈。

  世界書局出版,林杉所著的《林徽音傳》,雖然出版在多年前,但也因當時「摩」力未現,所以書裡呈現的是相對於今日較為真實的林徽音,建議熱心追尋「摩」跡的網友們,不妨買一本來「許我個未來吧!」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