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裡來了隻狡猾又兇暴的狐狸,動物們都怕得要死,生怕淪為牠的腹中物。

  有天一隻倒楣的驢子被牠遇上了,要跑,跑不過牠;要打,又不是對手,於是驢子說:

  「大王,你今天一定能吃到我;但我剛才不小心後腳踩到一根刺,如果大王吃了我,刺進了大王肚子裡怕不太好,大王乾脆先替我拔了這根刺再吃我好嗎?」

  狐狸想想也對,就把頭伸進驢子後腳後邊,驢子趁機用牠有力的後腳,踢中了狐狸的腦門,一下子就送狐狸上了西天。

  這時驢子才感慨地說:「你明明就只是狐狸,何必要假扮醫生呢?」

  這個月來,朝野兩大黨不顧台灣治案敗壞、天災不斷、經濟衰退、垃圾滿街的慘況,也不理黨內的反彈,更無視學界的呼籲,一意孤行要先修憲再說。

  其實這種「老子有權先修憲,小民無力以回天」的現象,我已不想再狗吠火車,就以最近文藝界的大事──林清玄再婚來說吧!

  林先生是國內人氣最旺的作家,一百零五本大作外加一年上百場的演講;報上整版的有聲書廣告,林先生玉照的尺寸之大,絕不遜於李總統玉照見報時的篇幅。

  儘管他謙稱自己不是「教主」,但讀者與聽眾結合的信眾,對他皈依的虔誠,也絕非其他宗教領袖能項背。

  平心而論,我認為林先生在這次事件中,受了不少委曲。

  今天台灣有二娘、三娘的政商人士甚多,台商在大陸「一國兩府」的也不少;至於臨時搭配的風月場所,連在野最大黨主席許信良都自認:「沒上過酒家就不算男人。」

  要求林先生只能與人老珠黃,又罹患精神病的前妻白頭偕老,而放棄基金會裡年輕貌美,又會打字順稿、安排行程的女秘書,大家對他的要求未免太苛。

  但話說回來,林先生在十日晚間演講時,抱怨媒體給他壓力的說法,我卻頗不以為然。

  林先生也出身媒體,對媒體的運作想必也不陌生;他能成為今日名利雙收的作家,媒體居功不算小。

  即使退一萬步說,再婚新聞的曝光,也是林先生自己為了促銷新書,才接受新聞界的專訪。原本他以為消息一公布,讀者會為他祝福,沒想到卻成了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弄得自己也難以收場。

  林先生在演講中不斷強調婚姻是個人的事,但他又拿張毅與楊惠珊等名人做例證。如果婚姻是私事,不勞他人過問,他又何必一再提些不相干的人當人質?

  另外,他一再詳述前妻的精神狀況,又拜託記者不要寫,他自己也做過記者,這有可能嗎?

  為自己的行為辯解,這是人之常情;但有必要拿不相干的人,或沒有抗辯能力的當事人來做擋箭牌嗎?這又算什麼宗教精神呢?

  面對質疑他兩次婚姻間是否有重疊時,他不是支吾問躲,就是拜託新聞界別害他。令我想起上月十五日李總統的記者會,別人問他打高爾夫球破壞環保、影響警力,他說高爾夫是好運動;別人問他五萬元一客鮑魚,他說是主人的好意。

  尤其是問到鴻禧山莊是否有弊情時,那種問東答西,老羞成怒的樣子,根本是一模一樣。

  多年以來,林清玄一直是讀者心中的偶像,媒體手中的寵兒,在名利雙收之餘,讓他忘了自己是誰,終於惹出軒然大波,而李總統不也是如此嗎?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更是絕對的腐化。擁有絕對權力的人,自認民眾永遠會信服他,媒體永遠會支持他;不論他做什麼,只要他認為是對的,大家就不會說錯,甚至要以人民導師自居,要號召大家心靈改革。

  結果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如今百姓和媒體對他的幻想破滅,他自己也因腐化而失去人心。

  咳!狐狸就是狐狸,何必假扮醫生呢?

  原載《九十年代》329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