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處役男體檢的場地,有個不想當兵的年輕人和一位負責的軍醫,兩人之間有著以下的對話。

  「報告醫官,我有近視眼。」
  「人家李登輝也近視,還不是照樣當總統。」

  「可是我還有胃病。」
  「人家李登輝也有胃病,還不是照樣當總統。」

  「醫官,我還有高血壓。」
  「人家李登輝也有高血壓,還不是照樣當總統。」

  「報告醫官,最重要的是──我是個白痴。」
  「人家李登輝也是白痴,還不是照樣當總統。」

  自台灣總統大選前,我就一直不斷呼籲,拜託選民一定要把票投給壞人,真的,一定要投給壞人。因為有資格參加這種「投票當皇帝」的候選人,絕對只有三種:那就是壞人、大壞人與最壞的人,不選壞人行嗎?

  當然,李登輝能高票當選,也早在我意料之中。一個當了八年總統,又兼執政黨主席的人,還能在政見會上抨擊行政效率低落、金融弊案叢生、司法不公,太極功夫到了如此出神入化之境,偏偏還有六成選民會投票給他,這不叫「撥亂反正」,根本是倒過來「正反亂撥」嗎?

  沒錯,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即使選出了不適任的總統,因為職權有憲法規範,加沒錯,上國會制衡,司法管轄與媒體監督,只要時候一到換掉他,就只是種必要的「罪惡」而已。然而台灣卻不一樣,憲法本已是危樓,再加蓋增修款的違章建築,有權無責的總統與皇帝何異?

  國會裡國民黨的逢迎拍馬,民進黨的暗送秋波,與以前民、青兩黨一樣,只是廁所的花瓶(擺著好看而已)。

  司法就像皇后的貞操不容質疑,不過是像賈南風、趙飛燕之類的皇后。

  至於輿論,三台已無藥可救,報紙除了黨營、官營、加上自由到「為我們台灣兩個人辦的報紙」(李登輝、林榮三),一言堂之下,只有馬屁、馬腿和拍不到三種。

  哎!台灣不亡,那還有天理嗎?

  不過,前面那個軍醫對李登輝的批評,固然有違法之嫌,因為他洩露了國家機密。但李登輝若聰明點,專心只在台灣當皇帝,對他而言也不失為上策。

  偏偏他又愛找些小朋友,黑朋友與窮朋友,弄什麼務「虛」外交,搞得兩岸關係如此緊張,大家還是一起禱告發願,拜託中共飛彈如連戰所說,下雨天熄火、出太陽會融化、風吹了會偏、雲碰到會擋住吧!

  但話說回來,李登輝能有今天的局面,也多虧彭明敏的大力相助。中共飛彈都射到北、高二港外了,他老兄還嚷著我們也該封鎖廣州、上海。

  這兩位老人家搭檔的「義和團相聲秀」默契還真棒。我們的陸軍戰車一年保養送修一次,一次三百六十五天;我們的海軍兩艘潛艇,一艘沈不下去、一艘浮不起來;我們空軍自製的IDF戰機性能不錯,唯一缺點就是和名字一樣──I don't fly.

  幸好他老兄妻子兒女都在海外,使他可以專心在台搞「獨」家事業,但其他妻兒都在此的百姓怎麼辦呢?一將功成尚且萬骨枯,若是不成,豈不是要兩千萬骨枯?

  哎!誰叫我們不是白痴,所以不能去選總統呢?

  原載《九十年代》315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