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五年七月退伍前夕,我們同梯次的三個大專兵,特別宴請兩位學長,也就是在連上看著我們下部隊,又看著先退伍的老兵。酒酣微醺時,這兩個老兵抱著我們大哭,然後就是我們五個大男生一起哭成一團。

    為什麼同樣是服義務役,會有老兵看著比他晚入伍的新兵先退伍的不公平現象呢?原來是一九六○年代中期後,當年自大陸來台的老兵,已因年邁陸續退伍,造成陸軍基層部隊裡,領導士官與技術兵種嚴重缺額。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根據報載文化部所屬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竟然要舉辦「台灣設計蔣─中正紀念堂文創商品設計競賽」,尋找屬於中正紀念堂的文創靈魂獎金還高達十萬元。這個競賽竟然是要求參賽者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馬總統首次以總統身分造訪梵蒂岡,率領慶賀團參加新教宗方濟的就職彌撒前,竟然說到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今天《自由時報》刊出我對叛逃軍人林毅夫,在對岸無恥叫囂要「衣錦還鄉」的抗議投書,但有兩件事我必須澄清: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年紀越來越大,就會常有這樣的苦惱。明明是最近認識的人,見了面卻始終想不出對方的人名;剛剛發生的事,一晃眼就忘記;現在是戴著眼鏡找眼鏡,未來可能還要忙著找助聽器、找假牙。但話說回來,記性不好的人往往也有種正常人缺乏的特長,那就是新的事記不住,老的事就忘不掉;也難怪我對學生時代與當兵時的事,總比其他共同經歷過的人記得更深、更細、更久。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16日下午,那個以前是大雄,現在卻已痴肥成胖虎的小瓜呆,因為新書《你不知道的台灣‧校園奇案》裡,自序與349頁提到了其中兩位同學並附上照片,她們認為我侵犯了女生最寶貴的……還好,只是智慧財產權與肖像權而已,所以一定要我擺宴謝罪;不過她們也只是說說而已,最後她們還是堅持各付各帳。

  這四位學生時代是美少女,現在卻都成了美魔女的同學,在我眼中,永遠是亦正亦邪、善惡難辨的妖女。小時候這些妖女們自己不寫作文,無論老師出什麼題目,就逼我要在很短的時間,寫出幾篇讓老師看不出,用詞筆法結構卻都完全不同的作文。三十多年後我出書了,妖女們聚在一起時又哈哈大笑,認為自己很能幹,終於訓練出一個「作家」(幫女生寫作文的專家)來了。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究竟是什麼呢?兩位年輕網友的回覆很有趣。

  一個說:「別問我什麼叫做『愛』,問我什麼叫『做愛』,我會答的比較快。」另一個則說:「真愛就像鬼一樣,聽過的人很多,遇到的人卻很少。」但這兩人無論是逃避或反諷,都沒觸及問題的核心,「愛」究竟是什麼呢?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丟臉的,我會知道管仁健先生,是我一直到去年擔任中時電子報所舉辦的全球華人部落格大獎的評審時,才知道有這號人物。我才知道台灣還有人孜孜不倦在挖掘那些蒙受來自統治集團不公不義的冤屈靈魂,長時間以來他遭到當局的騷擾與警告,依舊矢志不悔。

    在決審會議裡,我們從訊息觀點的分類裡,把管仁健先生抽出來,大家無異議通過決定他是2011年部落格大獎的得主。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歲,管仁健的《你不知道的台灣‧國軍故事》出版後,佳評如潮,書市反應亦不惡;而今九個月後,《你不知道的台灣‧校園奇案》接續上市。相較於前書的肅殺味和陽剛氣,談校園自然可以輕鬆自如些,相信再掀討論熱潮是可以預期的。

    管仁健在網路書寫期間,即已博粉絲熱炒,當然也引發不同意見的辯駁,反映出人們對集體記憶的增刪修訂有種不可抗拒的偏好,而從網路到書市,管大文章所聚焦的七、八○年代,還可耕耘之地仍極廣袤!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這本書,真是讓人處處驚奇。

    彷彿我走回了過去。當年,這些都曾經是轟動一時的社會版頭條新聞,只是當時間久了,到底那個案子是怎樣了?兇手伏法了嗎?被判了重刑的,出獄以後又如何了呢?是真的洗心革面了嗎?還是又作奸犯科了呢?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