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七日是台北市北投公園的百歲誕辰,公園裡的噴泉池內,原本有個雁鴨造型的噴泉頭,多年前不翼而飛。文化國小附幼一班的孩童,因此寫信給郝市長,告訴他:

  「噴水池有隻很會噴水的銅鴨不見了,我們的阿公、阿嬤很傷心,可以幫我們找一找或再做一隻,大家會很開心,謝謝。」

   郝市長收到信後很感動,就請雕刻家複製了一座雁鴨噴泉頭,在六月十四日正式啟用。他在致詞時也提到:「小朋友寫信爭取雁鴨回到北投公園,是替爺爺、奶奶做的一件非常美麗的事情。」

   我在北投住了五十年,很感謝郝市長的熱心;但我也要提醒郝市長,根據我訪談本地耆老的心得,北投這裡的爺爺、奶奶,對北投公園的回憶裡,最痛心的還不是雁鴨噴泉頭的不翼而飛,而是噴泉池邊井村大吉銅像被孫文銅像「鳩佔鵲巢」的荒謬故事。

  北投盛產溫泉,早在一六九七年清朝官員郁永河所著的《裨海記遊》裡就有記載,但滿清領台二百多年,卻始終不曾開發北投溫泉。井村大吉是日本三重縣人,東京帝國大學英法科畢業,一九○九年來台擔任台北廳長,任內規劃興建「北投溫泉公共浴場」,19136月完工後又興建了北投公園,還興建新北投支線鐵路,讓北投成為世界知名的「溫泉鄉」。

   井村大吉轉任基隆港務所所長後,北投居民為表彰他對溫泉鄉的貢獻,一九三四年四月七日,在北投公園內樹立井村的銅像,並舉行「除幕式」。但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後,國軍抵台後立刻搞起「文化大革命」,井村銅像在打砸燒殺下當然難逃此劫。銅像被拆除後,基座被改為「台灣光復紀念碑」。

  但由於日治時代的工程考究,井村大吉的銅像基座,即使今天用手去觸摸,仍能感觸到每一面、每一個稜角都是同樣的光滑。到了一九六五年,軍統局特務出身的陽明山管理局長潘其武見獵心喜,又在完全未徵詢北投居民的情況下,野蠻的將孫文銅像安裝在井村大吉的銅像基座上,至今依然「乞丐趕廟公」的屹立在原地。

  孫文一生僅來台兩次,與台灣(尤其是與北投)這裡的居民毫無互動。加上此公性好漁色,又有戀童癖。三十多歲流亡日本時,與女傭淺田春以及側室大月薰有染時,對方都年僅十五歲。在台期間據李敖考證,住旅館時還留下「此地有花姑娘否?」的召妓字條。

 

 

 

  如今北投公園裡依然有戒嚴時代「鳩佔鵲巢」的買春者銅像,究竟是對台北(尤其是北投)的小朋友有何教育意義?身為北投居民,我也要效法文化國小附幼一班的孩童,公開向郝市長請願,請還給我們北投這裡年紀更大的爺爺奶奶一個公道:

  「郝市長,我們要溫泉之父,不要買春之父」。

    (作者為文史工作者,著有《你不知道的台灣》系列叢書。)

    原載《自由時報》6.18.2013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