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菲兩國劍拔弩張之際,網路上以第一人稱自述,看到台灣便當店老闆拒賣菲勞的「便當文」,引發軒然大波,連海外媒體都轉載報導,成為菲律賓政客攻訐台灣的藉口。雖然警方約談作者董小姐後真相大白,但台灣在國際間的負面形象已雪上加霜。

  可是在我看來,網路上流傳的「便當文」不只董小姐這一篇,只是她比較倒楣,遇上網路超人氣作家九把刀的糾眾踢館,才使她成為國內新聞台追逐的焦點,讓比董小姐殺傷力更強的山寨版便當文相形失色,失去了讓國人反省的大好機會。

  《四方報》張總編與《立報》鄭姓記者,兩人在臉書上所貼的山寨版便當文,老闆說的更激烈:「我不賣便當給狗,爬出去吧!」還罵髒字,最後竟把便當放地上當做餵狗,而且比董小姐原版便當文更惡質的是,作者一開始就用括弧標明,便當店老闆說這些話時用的是(台語)。

  其實早在四十多年前,台灣一退出聯合國,兩蔣就加強打壓台語的力度,並用各種抹黑的方式,將說台語的國民塑造成無知野蠻的刻板印象。

  老三台裡華視最晚成立,一開台時台視就利用優勢,與國語演員一一簽訂合約,不讓他們到華視演出。恰巧這時由於電視逐漸普及,台語電影因此沒落。華視在營運壓力下,順勢簽下了大批台語電影演員,製播了收視率超高的《西螺七劍》,讓台語連續劇成了金雞母。三台為了競爭收視率,都增加了台語連續劇,結果新聞局發文各台,在晚間黃金時段禁播台語連續劇。

  新聞局的台語禁令,逼得電視台只好請台語演員改用國語,將台語連續劇演成國語連續劇,例如華視的《阿塗伯》與《望你早歸》;台視甚至將《傻女婿》一劇用國台語定期接力輪播。新聞局於是再發禁令,國語連續劇裡的演員,不能用台灣國語與參雜台語。

  但在台語演員處處受限的同時,台視的國語連續劇《台北人家》,扮演下女「阿桃」的外省籍演員張琴,故意在劇中講著誇張的台灣國語,在講國語的高級外省人家中幫傭,鬧出了很多笑話。結果《台北人家》因此爆紅,張琴從配角變成了主角,台視還為她量身打造了續集《再見阿桃》。

  同樣在劇中說台灣國語,台語演員說的就要被「糾正」,但外省演員模仿本省下女(女傭)講的台灣國語,新聞局卻認為是「劇情需要」,因此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就是戒嚴時代兩蔣利用媒體對台語的打壓與偏見。

  無論台菲關係未來如何演變,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國民,都不該歧視或醜化來台打工的菲律賓國民。同樣的道理,《四方報》與《立報》的媒體工作者,在宣導這些善念時,也不該藉機傷害其他說台語的國民。

  之前經濟部官員在宣導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時,也是採用兩人對話。支持者用的是標準國語,條理分明,象徵理性的白領階級;反對者則用台語,粗俗無知,暗喻缺乏教養的藍領階級。


  這種四十年前兩蔣政工所用的模式,至今不但依然存留在官員腦海裡,連號稱要四海一家、鼓勵善待外籍勞工的開明媒體裡,員工依然充斥著對台語的偏見,也可見當年兩蔣的洗腦手段有多恐怖。即使是像我這樣的反對者,也難擺脫他們當年放入我們腦中的蠱毒。

  對戒嚴時代兩蔣打壓台語政策有興趣的網友,請見管仁健的新書《你不知道的台灣‧影視秘辛》。


     原載《自由時報》4.21.2013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