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二十四日遊盈隆教授的大作,對他所受的委屈甚為同情。

  以前我曾選修贊成台獨的李姓教授的課程,對他的風範則深感欽佩。李老師說:「台獨運動的法西斯暴力化與泛道德式自我膨脹,是台獨目前最大的阻礙。」

  游盈隆教授您當然可以主張台獨,也可以發表學術研究,這是您的言論自由。但您將九二五當天的鬧場,合理化為受壓迫多年後的反制,這種話我不同意。

  言論自由是不能有例外,更不容打折扣的。暴力就是暴力。

  當年彭明敏主張台獨遭當局迫害時,反對台獨的李敖為了言論自由,仍是義不容辭的聲援。如今主張台獨者基於言論自由的前提,是否也該投桃報李,展現一下風度呢?

  原載《聯合報》10.25,1994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