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姊妹們平安,莊伯伯的家人朋友們平安:

 

我是管仁健弟兄,旁邊站著的是我的姊妹秀涼。感謝主,今天我們夫婦倆很哀傷,卻又很喜樂的站在這裡,向弟兄姊妹、尤其是莊伯伯的親友們,見證我們夫婦倆所認識的莊永福弟兄,在人生最後的這八年裡,是如何藉著信仰,成為一個真正「永遠有福」的人,並獲得喜樂與剛強的經過。

 

2002年時,莊伯伯的女兒美如姊妹,在劍潭捷運站附近經營一家咖啡簡餐店,她的好友明月姊妹,因為孩子聖凱與聖修在小莉姊妹的畫室學畫,我們就一起邀聖凱與聖修來我家,參加星期五晚間的兒童活力排,藉機向當時還是福音朋友的明月姊妹傳福音。

 

果然明月姊妹是個超級建康的平安之子,不但很快的就受浸了,還立刻就積極著對她的好朋友美如姊妹傳福音,並邀美如姊妹的兩個孩子弘林與秉弘,來到兒童活力排。

 

感謝主,屬靈的氣氛真的是能相互感染的,美如姊妹聽了福音沒多久,竟然也跟明月姊妹一樣,沒什麼拖延遲疑,立刻受浸歸入主的名下。我們家的兒童活力排,立刻也就多了聖凱、聖修、弘林與秉弘四個小弟兄,讓我們兒童活力排男女生的比例,達到了一比一的完美數字。

 

多年後,這四位小弟兄也都裝備整齊、信心滿滿的進入學生區。雖然我們都不是精明的僕人,甚至有時還有點小惡小懶;但主卻賜給了我們四大區這兩個單純的姊妹,讓我們做成了這筆怎麼看都上算的大生意。

 

雖然弟兄說這是一筆怎麼看都上算的大生意,不過坦白說,一開始小信的我們,並不是這麼想的。

 

由於工作的關係,週五晚間的兒童活力排時間,是美如姊妹最忙的時候,我們必須主動去她家接送一個讀小二,另一個才讀幼稚園大班的兩個孩子,我們對美如姊妹以及她的這個家,其實是有點看好,又沒有太看好;用白話文說:「就是嘴裡說看好,心裡說不太好。」

 

但《聖經•馬太福音》十九章裡,耶穌是這樣說的:「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美如姊妹這一家人的得救過程,就讓我們看到了我們的神在祂奇妙的恩典裡,是怎樣做到「凡事都能」的。

 

美如姊妹受浸後不久,就順服聖靈的帶領,關掉了那間會霸佔時間的咖啡店,專心過召會生活。不但穩定的參加所有召會的大小聚會,也參與兒童活力排的配搭服事。神藉著她的積極與單純,為屬靈光景已逐漸黯淡的我們,注入了一股活水。

 

那段時間週五的兒童活力排,雖然主日聚會固定人數僅有13人,但參與兒童活力排配搭服事的弟兄姊妹卻多達11人,每次會後我們都還留下一起交通與追求,有時甚至過了12點還無法散去。從原本大人小孩都是「捨不得來,巴不得走」的低迷光景,變成了「巴不得來,捨不得走」的屬靈樂園。

 

美如姊妹與兩個孩子的積極與單純,讓她的家也同蒙大恩。不但她的先生榮祥弟兄受浸了,連只是從台東來台北探望女兒的爸爸媽媽,也都是那麼單純的就接受了救恩。

 

記得是在2003年一個週六的下午,我們兒童活力排在稻香超市旁的運動場,有個小小的相調及展覽,那天剛巧他從台東北上,就受邀來參加,想看看小外孫弘林和秉弘在台上表演。

 

雖然那是莊伯伯第一次和北投這裡的弟兄姊妹們見面,但他很敞開,很快就和我們打成一片,相調在一起,而且毫不考慮的就受浸成為神的兒女,和我們在神國裡成為一家人。

 

感謝主,雖然因為時空的限制,我們無法與莊伯伯一起過召會生活,但他是個敞開的人,也願意順服聖靈的帶領。受浸後沒多久,召會在桃園石門水庫那裡的佳安相調中心,舉辦新人訓練。

 

莊伯伯接受了我們的邀約,專程北上到北投,再跟我們一起搭車南下,到桃園參加訓練。為了照顧新人,召會安排我與莊伯伯住在同一間寢室,也因此有了更深入的交通。

 

莊伯伯告訴我,他是台東卑南族的原住民,年輕時為了照顧家庭,他做過很多不同的工作;但他最喜歡的還是音樂,因此他音感與節奏感都很好,不但會很多種樂器,而且大多是無師自通。我們唱的詩歌,他說他雖然記不住歌詞,但旋律卻能「過耳不忘」。

 

原來莊伯伯為了多賺一點錢養家,很多年來都是白天上班,晚上就在北投這裡的各家旅館當樂師,因此住在北投,退休後才搬去老家台東養老的。我們聊得很開心,他就拿出大本詩歌,要我點一些平時我們很少唱的「冷門詩歌」考考他。

 

果然莊伯伯本領高強,每首歌拿來他立刻都能哼唱,而且聲音自然,比福音書房出售的PDA或電子伴奏器還好用。最後同寢室的其他弟兄,也忍不住一起來加入「點歌」的行列。我們笑著說:「莊伯伯音樂教室,成功。」

 

不過在那兩天的相處裡,莊伯伯也白告訴了我一點他的小軟弱,就是他從年輕起就愛喝酒,即使現在身體出了大問題,「酒牌」已被家人吊銷了,偶爾還是會想起這個「好朋友」。他問我:「基督徒不能喝酒吧?」

 

我告訴他:「莊伯伯,基督徒不是受律法限制,而是要受聖靈管制。聖經裡沒有禁止我們喝酒,在《聖經•約翰福音》二章裡,耶穌與母親在喜宴時,還行過水變酒的神蹟。另外保羅在《提摩太前書》二章裡,為了提摩太的胃病,也提醒他可以稍微用點酒。」莊伯伯邊聽邊點頭。

 

但我話鋒一轉,也提醒他:「聖經在《以弗所書》五章裡很清楚的說著:『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那靈充滿。』另外我們兒童活力排的表演裡,孩子們所唱的詩歌《聖靈的果子》,也提到,那靈所結的九種果子裡,最後一個就是節制。即使前面的八個果子都是好的,但沒有節制,依然不是神喜悅的。我們基督徒若被那靈充滿,做任何事自然都會受到靈裡的管制,也就會知道那樣是可行或不可行的。」

 

莊伯伯聽了仍繼續頭點,在那兩天的相處裡,我也能見證姊妹剛剛所見證的,莊伯伯是個願意向著弟兄姊妹敞開的人。

 

如弟兄剛才見證的,莊伯伯就是這樣一個單純的人,信主的過程也是這樣單純。新人訓練結束之後,莊伯伯就回台東去了,但我們還是很關心他在台東的教會生活。偶爾從秀月媽媽口中,聽到莊伯伯的一些事。2006年暑假,我利用學校給行政人員一年十天的假期,去了一趟台東。

 

其實我很清楚,我是被台北的工作與生活給「壓榨」得快乾了,那學期我剛從秘書室轉調到課外活動組,工作份量多到讓我疲累不說,輔導的社團又被學生無理抗議,要任勞任怨都還容易,要任謗就很難了,因此我直覺的只是想找個曠野去躲起來。

 

莊伯伯和秀月媽媽都很熱心,一聽說我想去台東,二話不說就告訴我,不用浪費錢住飯店,到他們家住幾天就可以了。弟兄因為工作的關係,無法陪我一起去,當他們發現我是一個人來台東時,又有點擔心的說:「啊!管弟兄沒有和你一起來啊?」

 

雖然我覺得自己在國外都生活過,在台灣到處走走那是小CASE;但莊伯伯和秀月媽媽已經自動調整每日行程,全天候的配合我。白天他們帶我去台東到處走走,還看了許多台東名人的家,例如沈文程的家、張惠妹的家;連當時新聞報導裡南迴鐵路翻車案主角的家,我們都去看了。

 

晚上我就陪莊伯伯去找他的好朋友,還有榮祥弟兄的爸爸媽媽,順便挨家挨戶的吃大餐,就這樣過了好一個禮拜幸福快樂的台東生活。莊伯伯生活的很簡單,但每次吃飯時都先為我點菜。為感謝他的招待,很想好好請他們吃頓飯,但他們都堅持拒絕。

 

最後一天,總算等到一個小機會,莊伯伯突然想吃皮蛋豆腐,但家裡沒有皮蛋,於是我騎了很大一段的路,找了好幾個小店才買到,但其實我也是想趁機留連回味台東這幾天單純的寧靜生活。我想,這是我這幾天觀察下來,他唯一想吃的食物;那麼下次他們上台北時,我再補請他們好了。

 

可是,接下來幾次莊伯伯到台北,都只是匆匆看了醫生就趕回台東,我也沒有及時抓住機會和時間,請他們好好吃頓飯。最後看見他時,他已經瘦得不成樣子,這也成為我的遺憾。

 

在座還有許多莊伯伯生前的親朋好友,尤其是他的兒子一聖,在這見證的最後,我和姊妹在這裡要向你們呼召。正如《聖經•以賽亞書》五十五章裡說:「當趁耶和華可尋找的時候尋找祂,相近的時候呼求祂。」

 

莊伯伯就如他的名字所說,是個永遠有福的人。他抓住了生命中最後的這幾年,尋求耶和華成為他的救主,「從救恩水泉歡然取水」。因著他這樣的接受主,主的生命也在他裡面湧流,並供應了飢渴疲乏軟弱的我們。

 

莊伯伯真是個永遠有福的人,因為晚年的他,雖在病痛的折磨中,他卻不在外面的病痛裡苦苦掙扎,而是懂得在那靈裡的深處享受平安。這種「永遠的福」,只有基督徒才能體會、才能擁有。你們也想接受這「永遠的福」嗎?不要猶豫了,只要你願意,你就能接受這樣的救恩,享受這「永遠的福」。

37會所四大區為莊永福弟兄舉行安息聚會的見證2011327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rs290166785
  • 大家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