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姊妹與順仁的親友們: 平安

  我是台北市召會37會所32區的管仁健弟兄,今天很哀傷也很喜樂的站在這裡,向弟兄姊妹、尤其是順仁的親友們,見證我所認識的鄭媽媽,也就是已經安睡在主懷裡的鄭林碧珠姊妹。

  我和順仁的親友依樣,很不捨鄭媽媽在經過癌症這麼辛苦的治療後離我們而去;但另一方面,我也要再次很喜樂的在此向大家宣告,我們親愛的鄭林碧珠姊妹;已經跑盡了她當跑的路,打過了她該打的仗,如今她安睡在主的懷裡,不再有痛苦、因為主耶穌已經擔待了她所有的痛苦;不再有眼淚,因為主耶穌已經拭去一切的眼淚;如今她喜樂平安的安睡在主的懷裡,等待我們在天上再重逢。

  頭一次認識鄭媽媽,那時我還在9區聚會,也不認識順仁弟兄;但聽說順仁弟兄在陽明山上有一個燒陶的工作室,就帶著40個孩子去山上,剛巧另外一區也有姊妹帶了20多個孩子上去,順仁家裡裡外外都擠滿了60多個孩子,那時我還不知道鄭媽媽剛做完化療,身體很虛弱;只看到她很高興的看著孩子捏陶、唱詩歌、背聖經。主耶穌說,讓孩子到我這裡來,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鄭媽媽不顧自己的身體,熱心接待這麼多的孩子,是我們所有弟兄姊妹的榜樣。

  後來我被差派到32區,有比較多的機會,和我姊妹秀涼,配搭炳祥弟兄、振鵬弟兄上山探望鄭媽媽。雖然她的身體一次比一次衰弱,但只要看到弟兄姊妹,總是歡喜的和我們一起在客廳唱詩歌、禱告。尤其我印象最深的一次,鄭媽媽唱詩歌時滿面是笑容,但眼眶中滿是眼淚。因為我們唱到大本詩歌508首第一段的最後一句,也就是今天我們所唱的第二首的最後一句。歌詞是說「我深知道,凡事臨我,祂有美意不可測」。
 
  鄭媽媽生於主後一九四○年五月二十九日,家中有五個兄弟姊妹,她排行老大。因為從小環境就不好,她必須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婚後她的負擔並沒有減輕,因為鄭爸爸也是長子,也要照顧弟妹。責任感很重的鄭媽媽,就和鄭爸爸一起扛起了照顧家的責任。

  鄭媽媽的個性溫和善良、待人謙卑有禮。對於幫助過她的人,即使只是一點小事,心中也會時常掛念。二○○一年五月,順仁的陶藝工作室剛成立,每天必須往返板橋的家與北投工作室之間。七月時,鄭媽媽發現身體有異狀,自行到附近診所求診,老醫生要她去大醫院檢查,但她因為擔心順仁剛創業,工作忙碌,所以只約了她妹妹一起去亞東醫院做切片檢查。幾天後順仁回家時,鄭媽媽才跟順仁提了這件事,他們一起去醫院複診,檢查報告確定鄭媽媽得了乳癌。

  順仁與鄭媽媽討論後,決定轉診到和信醫院,經歷了一個月的密集檢查,確定要開刀。在開刀前幾天,她外表雖然鎮定,但內心還是有恐懼,於是我請順仁告訴她說:「我們也不知道開刀後結果會怎樣,雖然我們也會擔心害怕,但我們已經是基督徒了,所以必須將一切交給主耶穌。因為我們相信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現今也照常顯大。即使最不幸手術失敗,基督徒也不會死,只是安睡在主裡。現在我們都已經是基督徒了,但你還不是,如果將來無法一起在主耶穌面前相見,那將是順仁最大的遺憾。」鄭媽媽因著愛順仁,就在鄭爸爸的同意後,非常喜樂的接受基督成為她的救主。

  鄭媽媽在受浸後,因為住得較遠,加上身體虛弱,只能偶爾來北投參加主日聚會,但弟兄姊妹一見到她,都會為她禱告,所以她也很開心,總是不忘說:「感謝主」。弟兄姊妹像雲彩一樣的圍繞著媽媽,她的家人也都可以看到她的喜樂平安。

  經過了半年很痛苦的化療,鄭媽媽感覺鬆了一口氣。可是過沒多久,她又發現其它地方也有些不對勁,檢查後醫生確定,癌細胞已轉移到淋巴組織,所以順仁將她接到山上的工作室一起住。但這次轉移並沒有將鄭媽媽的信心擊倒,她到山上後,每天一早起床就自己去爬山,假日也會約鄭爸爸一起去。每次爬山回來,她總是臉頰紅潤、充滿精神。雖然病痛纏身,但感謝主讓她最後這段時間,生活更規律,內心也喜樂,她與家人之間也連結得更緊密。
 
  鄭媽媽住在山上的這段日子,弟兄姊妹常去探望,尤其假日,總有不同區的弟兄姊妹帶著兒童活力排的來玩陶,也在山上和她一起唱詩歌、愛筵、讀經,禱告,讓她過得比她單獨住在板橋時更喜樂。只要有弟兄姊妹來探望,無論身體狀況如何,她總是珍惜和弟兄姊妹一起唱詩、禱告的機會。她用靦腆的笑容,回應弟兄姊妹的愛心。言談中只是不斷感謝弟兄姊妹這麼照顧我,從不主動提起自己的病情。
 
  鄭媽媽識字雖不多,但熱心追求,總是把其他弟兄姊妹的禱告詞化為自已的禱告。只要弟兄姊妹來,她無論身體狀況如何,一定戴上老花眼鏡跟著一起唱詩讀經,滿了喜樂,弟兄姊妹的話成了她的幫助。

  經過兩年的化療,體內頑固的癌細胞卻依然困擾著她,使鄭媽媽的體力更加虛弱。經過家庭會議,他們決定停止化療,以免消耗更多的體力。後來鄭媽媽身上的疼痛更加劇烈,但她不舒服時並不會遷怒抱怨,只是更堅定的向主禱告:「主耶穌,不要讓我這麼痛,只要睡了,就沒事了。」她常告訴順仁:「我不怕死,只怕被病痛拖著,影響你和家人。」鄭媽媽對主有信心,對死亡並不懼怕,她總是只憂心家人,最後才會想到自己。

  五月十二日早上,鄭媽媽回去醫院,不是繼續化療,而是去討論居家安寧照顧。在醫院裡她對談自如,也了解自己的病情,回家後吃了止痛藥就睡了,那時她連拿湯匙的力氣也沒有了,是順仁餵她吃的最後一餐。隔天清晨六點多,鄭爸爸突然驚喊,鄭媽媽好像走了;順仁他們進房時,才知道她真的很安祥,沒有痛苦、沒有懼怕的走完最後一程,被主接到了祂的懷裡。
 
  當時順仁的心情很低落,因為他前一晚我工作得很晚,身上比較髒,怕她感染,所以不敢靠近鄭媽媽,結果沒機會陪鄭媽媽走她生命中的最後一段路。在不知所措下,他打電話給了我,請召會安排她的後事。我相信這樣的安息聚會,是鄭媽媽所盼望的,也是她為主耶穌所做最後一次,也是最榮耀的見證。
 
  順仁弟兄、還有鄭爸爸,我要向你們保證,弟兄姊妹也要一起保證,鄭媽媽不是死了,而是安睡在主裡,因為她在最後的日子裡,雖然病痛纏身,但她愛主耶穌、愛教會、愛弟兄姊妹、愛每一個孩子,所以她知道「凡事臨我,都有主耶穌的美意」。聖經上記載「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人都必得救」。希望你也能和鄭媽媽一樣,「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人都必得救」。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