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才顯然看穿了我的心意,先發制人的說道:

  「大哥,最近到處都傳說老闆娘跟小傑私奔了』。婷婷和你之間的一切,我們做兄弟的無權過問。但小傑是店裡的人,既然叫你聲大哥,我們對這事就不能袖手旁觀。今天逮到這小子,最少也要閹了他;否則不給他點教訓,乾脆回去把場子收了,免得大夥整天開著門,讓人指指點點的當笑話看。」

  我聽了就知道,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只好拿出做大哥的威嚴,果斷地做出決定。

  「阿昌,你負責開鎖;阿才你找電燈開關,看到電話線先剪了去;小龍、胖子,你們兩個負責抓小傑來見我。」

  大家一聽我下了命令,馬上士氣大振。喇叭鎖很好開,三兩下就被阿昌解決了。阿才找到按鍵一開燈,就看到房子很小,除了床也沒什麼太多的家具。

  我們發現婷婷和小傑睡在同張床上,雖然兩人衣衫沒什麼不整,都還穿睡衣;但我親眼看到他們這樣,還是忍不住心裡隱隱作痛。

  小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胖子和小龍兩人架住;其實憑小傑這種身材,就算想反抗,大概也是白費力氣。

  婷婷這時也驚醒了,發現是我們這群人,雖然嚇了一跳;可是並沒有大叫,才一會就冷靜的對著我說:

  「大哥,我等了很久,我想你們一定會來的;以前我總想找機會坦白告訴你。可是每回一看到你,想起這麼多來氣對我的感情,我又忍不住騙我自己,也許有一天我會改變心意。就這樣一天拖一天;現在看這樣子,不向你交代清楚也是不行了。」

  婷婷的話一說完,現場又靜了下來。兄弟們全看著我,等我開口決定一切。我還沒決定要說什麼時,婷婷平靜的又說了:

  「大哥,今天既然大家全來了,我一次把話說開了更好;就算是死,也沒什麼好怕的。反正我會這麼做,也不是一時興起,實在是反反覆覆猶豫了好久,最後才決定的。」

  我也想聽聽婷婷到底在賣什麼關子,就沒打斷她的話,讓她平靜的繼續說下去。

  「大哥,我來店裡時,我媽媽已經死了兩年多。這段時間的事,我沒對你說過,別人更是提也不曾提起,今天索生全告訴你們吧!我根本沒有爸爸,什麼爸媽離婚也全是假的。

  我媽媽是個酒女,一個人盡可夫的酒女;誰是我爸爸她自己也不知道。從小她就把我寄養在別人家,一年半載得來看我一次,她自己則在台北懷著賺錢。

  因為她好賭,欠了一屁股永遠還不清的賭債。喝酒、上床、賭錢、還債,反反覆覆,周而復始,直到有天夜裡喝醉後,在路上被車撞死為止。

  我用肇事司機的賠償,料理完她的喪事;本來還有點剩餘,我拿了準備休學上台北找工作。沒想到我媽媽生前還欠了一大堆賭債,我在台北被那些賭場的人找到了。

  他們搶了我身上所有的錢,還輪暴了我,最後把我送去私娼寮,要我在那接客直到把債還清後才准離開。接著下來的兩年裡,他們規定我們每天至少要接二十個客人,否則就會被整的死去活來。

  真的,我從小沒爸爸,沒兄弟;這段暗無天日的時間,每天從早到晚,所看到的每一個男人,都是來強暴我的。我恨透了這些人,可是又要對他們笑臉相迎;因為如果做不到他們滿意的人數,我的下場會更慘。

  這種生活,我足足熬了兩年;那種痛苦,你們,你們不可能會知道的。在我眼裡,男人都是強暴我的兇手。」

  認識婷婷這麼多年,到今天才明白她的身世,我對她同情,也油然而生。不過婷婷說到這,雖然眼眶已經紅了,但聲音依舊和剛才一樣冷靜。她繼續說著:

  「這些年來你對我的一切,我自己當然清楚,好幾次我差點就動了心;可是,我做不到;真的,我真的做不到。大哥,如果有來生,我就是做牛做馬,我發誓也一定要回報你。」

  說到這裡,婷婷眼中打滾了好久的淚珠才開始滴下。忽然她回過頭去,阿才以為她要做什麼,連手槍拔了出來。不過還好,婷婷只是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信封交給我,她對著我說:

  「大哥,這裡面是封遺書,我寫好等你來很久了。你可以打開看看,是我親筆寫的。我說是自己厭世自殺的,你們殺了我後,把這封遺書留下就好了。放心,你們不會有事的。」

  婷婷說完就望著大家,冷冷的問著:「你們是誰要動手呢?」

  大夥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目光全集中向我一人而來,只等我一人決定。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