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我想跟你報告,只是……」

  在燈光昏暗的路邊攤上,大夥早已酒酣耳熱之後,小龍才吞吞吐吐像是跟我說什麼?這實在不像我們道上兄弟的樣子。

  不過大家難得難得在一起吃吃喝喝的,我也不想發脾氣來破壞氣氛。只好耐下性子,先掏出打火機,點了根煙,再輕鬆的說:

  「小龍,你跟我出來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有什麼困難,如果你還當我是是大哥,就該在大夥面前說來聽聽。別這麼婆婆媽媽的,也不怕人笑話。」

  小龍聽了我的話,不僅沒有繼續說下去,反而轉頭去看周圍的兄弟,猶豫不決的叫人好不心煩。這時旁邊的阿才突然開口了:

  「大哥,乾脆由我來說吧!小龍昨天告訴我,他在三重的夜市,無意間看到了小傑;不過小傑沒發現他,所以就偷偷一跟蹤下去,找到了他落腳的地方。」

  聽到這我發覺,剛才錯怪了小龍。他是為了我的關係,也難怪他吞吞吐吐的。於是我接著又問:

  「她也跟小傑住在一塊嗎?」

  小龍仍然不敢開口,只是把頭輕輕的點了一下。旁邊的阿才,這時又慷慨激昂的搶下話來:

  「大哥,你可以寬宏大量,不去找小傑計較;可是我們這些做兄弟的,在旁看了可真的不能服氣。像小傑這種不講江湖道義的混蛋,要不給他點教訓,別人知道了,全當我們是孬種,今後我們還憑什麼在這地頭上混?」

  阿才的話顯然很有煽動性,非但小龍不再像剛才那麼膽怯,連在一旁的胖子和阿昌也附合著說:「對」。

  阿才看我還是不說話,只是把手裡的煙吸得更用力,就緊接著又說:

  「大哥,我們幾個剛才商量過了,待會就去三重找小傑。我們知道大哥你顧慮,老闆娘的部分,請大哥自己決定。但教訓小傑的事,不論你同不同意,我們幾個兄弟都是非去不可。」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我實在也不能再撒手不管了。於是我猛然站起,對著大家說:

  「既然大夥這麼夠義氣,也不枉費我們兄弟一場。不過這是我和他們兩個間的私事,就由我自己解決。你們如果要跟著去,而且還當我是大哥,待會就只准在旁邊看。我沒說話,誰也不准動手。怎麼教訓小傑,由我決定。將來要坐牢,也由我自己來。不願意的就繼續坐著。」

  大家聽了後,毫不遲疑的都站了起來。於是就由小龍負責開車帶路,我們五個人一行,浩浩蕩蕩的直奔三重而去,展開今晚的「教訓」行動。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