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星期的同一時間,我們倆交換了作品。一看完她寫的「襲人」,我就迫不及待的大肆批評。

  因為她將襲人這女孩子,寫得簡直是近乎武則天、西太后般的野心人物。為了順利坐上「二夫人」的位子,不斷進讒言於王夫人,以致抄檢大觀園;比她漂亮的晴雯因而被逐,繼而病死。接著黛玉的婚事也被她破壞,以致換成寶釵。黛玉臨死痛心的說著:「寶玉,你好-」,這都是襲人一手造成。

  「大小姐,你看的可是一百二十回的程甲本紅樓夢?高鶚刻板時,在第六回『賈寶玉初試雲雨情』的襲人首度出場處,就做了一番更動。

  高鶚印的是『遂與襲人同領警幻所訓雲雨之事』,好像會發生這種風流罪過,全在襲人計畫之中。其實你看原來的抄本,例如庚辰本石頭記,那個『與』字原是個『強』字,也就是『遂強襲人同領警幻所訓雲雨之事』。

  可見是在寶玉的暴力威脅下,襲人才不幸失身。你寫的襲人,未免也太離譜了吧!」

  這姑娘聽了雖有些不服,但還是保持風度,笑了笑說:

  「沒想到你也這麼難伺候?好吧!算你有理。下星期本姑娘改好後,再請你過目,但你也別忘了寫『平兒』給我看喔!」

  第二週我們再見面時,這姑娘又拿了本『襲人』來,我看過大吃一驚。上星期在她筆下那個狐狸精、害人鬼,筆鋒一轉,這回搖身一變成了個苦命丫鬟。

  自幼被賣到賈府,不但被主人強暴,又常遭寶玉的奶媽欺負。有一回寶玉在外因為貪看齡官畫薔,淋了一身雨;回怡紅院時敲門,丫鬟們全沒聽見。勤快的襲人跑去開門,反而被寶玉在胸口上踢了一腳。

  當天晚上,可憐的襲人就吐起血來。寶玉急的要找大夫,善良的襲人怕連累主人,還堅持不要。

  讀到這裏,感動的熱淚幾乎奪眶而出;不過我還算鎮定,馬上就恢後正常,再次發揮「雞蛋裡挑骨頭」的絕招,對這姑娘說道:

  「這次比起上次確實精彩了些。但是我最近又看了程乙本的紅樓夢,高鶚發現程甲本刻板用的『與』字不好,就改回『強』字,但下面又加了個『拉』字,所以程乙本印的是『遂強拉襲人同領警幻所訓雲雨之事』,因此襲人也不能算是被強暴,應該說是半推半就。」

  她聽完我這段謬論,終於忍不住生氣的對我說:

  「既然如此,上次你為什麼不一次說完,分明是在消遣本姑娘嗎?好吧!算我看走眼了,低估了你。就依你說的,下星期我再改一次,但你也別忘了寫『齡官』喔!」

  匆匆的,一個星期又過去了,第三次看到這姑娘寫的「襲人」。這回女主角個性又和前兩次大不相同。她寫襲人原本是個善良女子,在賈府中伺候寶玉少爺,心裡也十分愛慕他。

  可是自從在一次欲拒還迎的情況下,和寶玉春風一度後,從此後就陷溺於肉慾中。為了想和寶玉永遠相守,她明白黛玉小姐和晴雯丫頭的個性,絕不願與人共侍一夫;所以千方百計的暗算她們兩人。

  可是襲人對大觀園中其他上上下下各人,只要對她的地位沒有威脅,依然和從前一樣。不過每當午夜夢迴時,想起黛玉和晴雯,仍舊是有些不安。這種良心與肉慾的掙扎,被這姑娘寫的是唯妙唯肖。

  當然這次我的「挑骨功」就派不上用場了,只好乖乖的向她認輸。接著她把我寫的小紅、平兒與齡官三篇小說,從頭到尾、再從尾到頭,反反覆覆的罵了好幾回。直到她妹妹拿數學作業來問我,才得以脫離苦海。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