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她這個紅樓夢權威,遇到了我這個白日夢專家,就開始了我不幸的未來。她義正辭嚴的說道:

  「小管,找你還真辛苦啊!本姑娘才幾天不在,你就想造反了。看你那窮酸迂腐的怪樣子就有氣;不學無術又好發謬論。你放的那些狗屁,全都是些含沙射影、落井下石、尖酸刻薄、毫無人性,根本是荒唐無稽,一言以蔽之:垃圾也。」

  (幸好當時環保觀念尚未興盛,她還不知垃圾要分「可回收」與「不可回收」二類,否則她一定會把我歸類在「不可回收的垃圾」。)

  無緣無故被罵得「狗血淋頭」,實在氣得要命;可是學問又沒她好,稍加反駁,絕對又會被罵成「狗頭淋血」。而且我對這姑娘最了解不過了,一定還有什麼壞點子要繼續整我。所以我只能小心的回答:

  「是啊!難得大小姐今天心情這麼好,不辭辛勞的專程抓我來教訓一番,想必不只是因為拙作吧!還有什麼事,姑娘直說無妨。」

  這姑娘一聽我的話馬上就換了張笑臉,聲音也變得溫柔了些,她輕輕的說:

  「其實也沒什麼啦!本姑娘最近興致大發,想效法紅樓夢找幾個好姐妹,來組個詩社玩玩;當然也要個男生幫忙。可是放眼望去,這些男生不是太笨,就是太懶;要不就像你一樣--又笨又懶。所以想來想去,決定還是給你個機會,讓你也能附庸風雅一番。」

  我聽了這段既不像褒、又不像貶的話後,只覺得莫名其妙。就用懷疑的口氣問:

  「姑娘您說得很明白,在下我聽得也很糊塗。不知在下何德何能,可以有此榮幸來製造姑娘您的不幸。」

  只見她秋波一轉,笑容變得更加燦爛,聲音也更柔和的說:

  「小管大哥,因為我覺得你不像別人說得一無是處。比起其他男生,我發現你有三大優點,所以本姑娘才對你另眼相看,特別要破例提拔你一次。」

  因為難得見她對我如此態度,確實也有點受寵若驚、飄飄欲仙之感。沒想到這個眼高於頂,從不正眼看我的姑娘,也覺得我有三大優點。於是我更加謙虛的向她請教,到底我有何三大優點?因而得以雀屏中選。

  正當我洗耳恭聽之際,只見她不疾不徐的說:

  「第一,你的長相很適合。你沒照過鏡子嗎?像你這樣獐頭鼠目,外帶尖嘴猴腮,三分不像人,七分倒似鬼的死樣子;找你來,其他人一定不致誤會本姑娘別有居心。

  第二,你的能力很適合。像你這樣無膽。好色又無能的沒用東西,想必別的沒有,時間一定特別多;找你來,就能隨時聽候本姑娘差遺。

  第三,你的文筆很適合。像你這種廢物點心,讓我點撥一下,等你也能寫幾首打油詩時,才能顯見本姑娘的手段;也讓其他人開開眼界,見識一下什麼叫化腐杇為堪用。」

  聽了她的話,我才大夢初醒;原來我竟絲毫不知我也有此「三大本領」,而且還是百萬人中難尋第二。當然毫不思索的回答:

  「多謝姑娘栽培,真是聽卿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久聞姑娘善於識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姑娘也。看來這大恩大德,在下若不以身相許,似乎還沒有別的辦法可以報答。」

  這姑娘一聽此話,連忙就說:「謝了、謝了,你就不要恩將仇報吧!」

  於是我們相約,明日此時此地,不見不散。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