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七

大姐:

  告訴你一個壞消息,二姐已經在上個月死了,她是自盡的。

  不僅是因為聽到了二姐夫的死訊,痛不欲生。更重要的是,雖然名義上絳城仍是晉國國君的轄區,可是因為二姐夫企圖暗殺趙襄子,這些日子裏,不斷有趙襄子的手下越界來絳城,到家裡搜索調查,爸媽早已不堪其擾。再加上二姐夫的好友青荓先生,也因二姐夫的事而自盡;青荓先生的家人不能原諒二姐夫,好幾次上門來理論。

  二姐在這麼多重的壓力下,終於忍受不住,在上個月的一天夜裏,留書表明不願再拖累家人後,懸梁自盡了。

  事情的經過大概是這樣,上個月趙襄子大夫出巡時,二姐夫身懷利刃,躲在必經之路的橋底下,想趁機刺殺趙襄子。而青荓先生當天剛好輪值先發警衛,他在橋上發現橋底躲著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馬上懷疑是二姐夫;下橋一看,果然猜的不錯,就是他的生死至交豫讓。

  青荓先生相當為難;論私,如果依職責抓了二姐夫,二姐夫按律必死無疑,這實在有違朋友間的道義。但論公,如果不抓二姐夫,二姐夫必然會危害趙襄子的安全,這又是對主不忠。公私兩難,忠義難全,青荓先生在無可奈何下,竟然選擇了在橋下橫刀自刎。

  雖然這是青荓先生自己的決定,但追根究柢,還是因為二姐夫一意孤行,定要謀殺趙襄子。就算成功,智氏依舊無法復國;只是逞一時之快、匹夫之勇罷了;難怪青荓先生的家人不能原諒二姐夫,而且要來家裏找爸媽理論。

  二姐的自殺,不僅是為了給他們一個交代,也是不想再拖累爸媽二位老人家。

  青荓先生死後,趙襄子的車隊來到橋邊,忽然有一匹馬驚嚇的不敢前進,而且不停的嘶吼。趙襄子見狀知道前面一定有異狀,派人到橋下察看,果然抓住了二姐夫。趙襄子便責問二姐夫:

  「你曾在范氏、中行氏二家為官,他們被智伯所滅,你不為他們報仇,反而奉智伯為主上。為什麼現在智伯死了,你堅持要替他報仇。」

  二姐夫就回答:「范、中行二氏待我與一般人相同,我也和一般人一樣回報;智伯以國士待我,我就以國士之義氣回報。」趙襄子憐惜的嘆著氣說:「你對智伯之忠義,已成就名聲;我也曾釋放過你,這次不能再縱容了。」

  二姐夫聽了毫無懼色,也從容的回答:「上次你放了我,天下人都稱讚你的賢明與度量;我既然敢行刺你,即使成功也不可能脫身,所以早就準備一死,自然也不會望你寬恕。只是在我死前,希望你能把衣服借我一擊,成全我的報仇之意。如此我縱在九泉之下,也不敢對你有一絲怨恨。」

  趙襄子感念二姐夫的義氣,就脫下外衣叫人拿去,二姐夫拔劍跳了三下,對衣服砍了一劍,再向天大喊:「我可以報答智伯了!」然後就用劍自刎而死。

  這些年來,二姐在家一直盼望,盼望能早日與二姐夫團圓;即使他不是功成名就、衣錦還鄉也無妨。在她心裏,二姐夫永遠是她全部的希望。可是從上次二姐夫偽裝乞丐,不肯與她相認那時起,二姐就明白了,今生今世與二姐夫無緣再聚是一定的。

  果然沒多久就傳來了二姐夫的死訊,二姐接著也告別人世了。趙國境內的俠義之士,聽到了二姐夫的故事,沒有不流淚嘆息的。趙襄子也把自己鎖在車庫裏整整三天,期間不吃不喝,藉以禮遇二姐夫。

  大姐,如今二姐夫已去世,男人家講什麼忠啊!義啊!對我們女人來說,實在是遙不可及。

  當然,功過是非,也自有將來歷史做公論。但.....咳!能說什麼呢?義士難為,只怕義士之妻更難為?世人都同情義士,又有誰來同情義士之妻呢?

  二姐的事,就說到這吧!

      三妹瓊玖敬上

  原載《中華日報》01.06,1995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希望是晴天
  • 寫的很有意思,義士之妻,誰來相憐。

    自古歷史終歸是男人的歷史,而非女人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