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四

大姐:

  好久沒寫信給你了,因為前些日子,晉國這裡發生了內戰,路上到處都有士兵駐守,我們都躲在家裡不敢出門。交通不便、治安又差,二舅和表哥不能做生意,困在家裡好一段時間。到最近情勢比較穩定了,二舅他們才打算動身去齊國,我也才能託他帶信去給你。

  大姐,我跟你講,二姐好可憐喔!她也是一直住在家裡,因為二姐夫不肯接她回去。但爸爸卻說,男子漢應志在四方,二姐夫現在隻身在外,正是奮鬥階段;若家眷隨行,軍旅之間,確有不便之處。

  況且二姐夫父母早逝,又沒兄弟妯娌,二姐一個婦道人家,獨住那棟老宅,也是不好。娘家這麼近,乾脆搬回來住算了;反正家裡多個人也熱鬧些。就這樣,我又整天和二姐在一起。

  她教我做些針線活兒,我的手卻比她的腳還笨,總是做不好;但二姐說我不是笨,只是耐性差,靜不下心;不過比起剛開始,還是有點進步。真的,連媽媽看了也是這麼說的。

  從爸爸和范伯伯的談話,我大概知道了晉國的現況。我們晉國的傳統是公卿大夫的勢力極大;相對的,國君的權勢則不彰。因為從前文公在外流亡多年,返國登基後,隨行的人都因功得到封賞;為了安撫留在國內的群臣,也是不吝賞賜,以致大夫的封邑甚大。

  剛開始文公襄公歷經憂患,才得以繼位;政治手腕高明,因此控制得宜。後來這些國君,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當然對付不了這些領木廣大的權臣。

  然而諸大夫間,也是弱肉強食,你爭我奪的。兼併的結果,只剩下智、韓、趙、魏、范與中行六家,二姐夫就在中行氏府中為幕僚。

  前些時候發生的內戰,就是因為勢力最大的大夫智伯,聯合韓、趙、魏三家,共同討伐范、中行二氏。范、中行二氏那裡能對抗四家聯手的侵略,范昭子和中行文子早就流亡到魯國,府中無領導,沒法抵抗,原來的封邑慘遭四家瓜分。

  國君對四家大夫的專橫深感不滿,可是自己又無力制止;於是暗中聯絡齊、魯二國,相約共擊四家。不料事機不密,智伯等人知道了消息,先發制人,大軍圍攻絳城。國君無法抵抗,在逃往齊國的路上被殺。

  智、韓、趙、魏四家大夫趁此機會立了新傀儡,成了晉國的國君。大姐,你一定很擔心在中行氏府中做事的二姐夫吧!我說了你絕不相信,可是真就是這樣;二姐夫因禍而福,反而越混越好了。

  離開范氏後的二姐夫,到中行氏府中做事,雖然薪水多了點,但仍舊是個可有可無的小人物。他的建議,中行文子也很少採納。中行氏滅亡時,二姐夫擔心被牽連,還打算也逃亡齊國。

  不料國內權力最大的大夫智伯,早就對二姐夫的名聲有所風聞,於是派人把他請去談談;沒想到才見一次面,二姐夫就得到了智伯的信任,馬上被任命為機要幕僚。失意潦倒多年,二姐夫的才華,總算在三易其主後,得到上司的賞識,這原本是件令人高興的好事。

  但是我就不服氣,二姐在娘家也好一段時間了。現在二姐夫飛黃騰達、直上青雲,應該來接二姐同去共享榮華富貴、夫妻團圓才是。然而二姐夫不但沒來接二姐,連自己也不曾回家或到岳父家來探視一下,只是差人按時送錢給二姐而已。

  我在旁看了都很生氣,常常趁二姐不在時偷罵二姐夫無情無義。但是媽媽卻叫我別多嘴,少管別人的家務事。奇怪,她是我二姐,怎麼會算外人呢?

      三妹瓊玖敬上

  原載《中華日報》01.05,1995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