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三

大姐:

  這次二舅和表哥來晉國,除了做生意外,就是要參加二姐的婚禮。

  可惜大姐你不能回來,婚禮當天真的好熱鬧喔!爸爸的好多朋友,喝醉了就考了一些詩書上的問題,只見二姐夫不必翻閱任何資料,馬上就滔滔不絕,對答如流。

  爸爸的朋友們,個個對二姐夫的學識,都讚不絕口。而爸爸那天也是特別的高興,因為他的朋友都稱讚他有眼光,招來一個乘龍快婿,下半輩子就可以享福了。

  媽媽常偷偷跟我抱怨,她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替咱們三姐妹添個兄弟,弄得他們老兩口,也不知以後要靠誰?看大家對二姐夫的交相讚譽,想必以後他們就不用擔心了。

  然而婚禮中心也有件遺憾的事,介紹二姐夫給爸爸認識的范伯伯不肯來赴宴。

  聽爸爸說,二姐夫原來是在府中當幕僚,可是一做就是好多年,始終得不到重用。上個月他離開了范大夫家,跑去晉國另一個大夫中行文字府中做幕僚。因為范伯伯是范昭子的遠親,所以對二姐夫投效中行氏一事非常不滿,因此生氣而不參加二姐夫的婚禮。

  我問爸爸二姐夫這麼做,豈不有違他祖父畢陽先生的家風。不過爸爸卻以為,二姐夫智勇雙全,才華洋溢,在范照子門下這麼多年,卻沒機會施展所學。既然如此,良禽擇木而棲,也是合情合理。

  況且范氏、中行氏都是晉國大夫,為誰做事不都一樣嗎?算不上背棄主人;范伯伯未免有些小題大作。只要過些時間,他自然就會原諒二姐夫。

  不過二姐雖然出嫁了,這些日子裡,卻常常回娘家。因為二姐夫說他在中行氏府中做事,近來中行文子與朝中另一大夫趙簡不合,處境非常危險。二姐夫工作又忙,不能常回家;反正娘家就在附近,就叫二姐回家住一下。

  我偷偷問二姐,二姐夫對她好嗎?二姐只是皺著眉頭,什麼話也不說。我又不敢和爸媽說這事,只好寫信告訴你,大姐如果有空,也寫信勸勸二姐,要她別難過好嗎?

      三妹瓊玖敬上

  原載《中華日報》01.05,1995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