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二

瓊琚大姐:

  天氣漸漸的轉涼了,在晉國這裡才剛過夏歷八月,就已有濃濃的秋意。不知大姐你現在住的那裡,是不是也和我們一樣。這次只有表哥一個人來家裡,二舅因事耽擱著,所以留齊國沒來。這幾個月裡,家中一切都還好。

  對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二姐年底將要出嫁了;對象就是上次告訴你,住在城東的那位豫讓公子。

  前些時候,他來家裡納聘,我拉二姐一起來偷看,她卻說什麼也不肯,我只好一個人躲在簾子後。不過說真的,我這未來的二姐夫,長得確實討人喜歡。玉樹臨風的身材,配上瀟灑俊秀的容貌,從談吐應對間也可感覺出他學識不差;尤其是一口標準的雅言,自他富有磁性的喉性的喉中吐出,更是說不出來,保證她聽了後睡不著覺。

  決定了婚事,再討論一些細節後,豫讓公子就隨范伯伯一起回去了。我就跑去問爸爸,為何范伯伯一直誇讚,我這未來的二姐夫是義士之後;他的祖父畢陽先生又是一個怎樣的人呢?為什麼大家這麼尊敬他呢?

  爸爸就告訴我,晉厲公時的大夫伯宗,有一天從朝廷回來後,他老婆見他神情愉悅,一幅得意洋洋的樣子,就問他今天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伯宗就說「我在朝中只要一開口,很多大夫都讚美我的辯才和智慧,就像陽子處父一樣。」

  可是伯宗的妻子卻潑了他一盆冷水,告誡他說:「陽子處父個性華而不實,只重視外在的口才,卻忽略內在的謀略。你現在身居要職,卻有如此的評價,實在是萬分危險。一旦政情有變,恐有滅門之禍,有什麼值得高興呢?」

  伯宗聽了馬上神情大變;雖然不高興,但也找不出理由反駁。就對他老婆說:「好吧!既然如此,那我改天把朝中的大夫都請來家中,飲宴應酬中你替我觀察一下,那些人是值得信任,可以栽培的。」

  過幾天伯宗隨便找了個藉口,把朝中的重官員都請來家裡,狂歡痛飲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伯宗的妻子就對他說:

  「盜賊憎恨主人,百姓憎恨官員,並非主人和官員有什麼過錯,只是因為主人和官員妨礙了他們的利益。如今你任職朝中,總喜歡直言,無意間必得罪了許多豪門巨室,王公貴侯的。政情若有變化,我們的兒子伯州犁只怕也會被連累。」

  伯宗就問何人可以託付,他妻子說:「我看朝中諸士,只有畢陽具俠義之風,你不妨與他多來往。」

  伯宗照著他老婆的話去做,沒多久卻錡、卻犨與卻至三人譖言殺了晉國的賢大夫欒弗忌,伯宗也遭遷連,全家都死於此難。只有畢陽生任俠仗義,不懼危險,護送伯宗的兒子伯州犁逃離晉國,平安的到達楚國。

  豫讓公子既是義士畢陽的孫子,一定也有俠義之風,我希望將來和二姐一樣,也能嫁這樣的好人,又不必離家太遠,想回來時就回來。可是,咳!我也知道自己在作白日夢。

  二姐和大姐你一樣,是我們絳城出了名的美女。一手刺繡的功夫,更是獨步全國;范伯伯才會為名門世家的公子來提親。而我,一個天花病後的僥倖者,走在街上都有小孩在我背後唱歌,只聽見兩句什麼「狗啃西瓜皮,釘鞋踏爛泥」的。小孩子最老實了,可見我的臉有多嚇人。

  不過,我倒也沒什麼難過,大姐二姐你們都出嫁了,留我一人在家,永遠陪著爸媽,其實也不錯嘛!大姐,你說是嗎?誰規定女孩子一定要出嫁,一輩子在家不也很好嘛!

      三妹瓊玖敬上

  原載《中華日報》01.05,1995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