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暮年還鄉

  闊別多年後重回故鄉,李瀛生不免百感交集。童年的種種舊恨,雖然煙消雲散;但新仇雖無,歲月帶來的新愁卻日增。

  八歲那年,他的父親林爽武,隨伯父林爽文以「天地會」為名,在乾隆五十一年起義抗清。最初聲勢甚大,台灣各地農民亦揭竿響應;全台幾乎都入義軍旗下,林爽文被推為「明王」,改元順天。

  惜好景不常,府城旗首莊錫舍倒戈降清,鹿港居民,多是泉人,素與漳人不合,故助清兵守城對抗林爽文。最重要的是總兵柴大紀堅守諸羅城,義軍久攻不下;高宗又派陝甘總督福康安,率大軍自鹿港登陸。

  幾次交鋒,林爽文不敵,自知大勢已去;因此投奔淡水的朋友高友,使其獻己邀功,然後檻送北京後凌遲處死,全家亦株連滅族。

  幸而戰事不利之初,林爽文就告訴他父親,自己的孩子資質有限,只有這侄子還堪造就;因此預先將他們託孤給府城的一位洋人神父。隨後台灣全島烽火連天,天主教在台傳教士都暫往呂宋島避難;他因此隨船去了呂宋,投奔漳州同鄉。

  成年後來到內地,就隱姓埋名;因為不能進場科考,空有一肚子學問,只得淪為抄寫的書辦。落魄潦倒至如今年逾花甲,結識了穆彰阿後,處境才寬裕些。

  終生注定要無官一身輕的李瀛生,這次來台雖仍是一介平民;但有穆彰阿的駕帖,外帶閩浙總督的手諭,搜求證據還算順利。

  不知不覺的時序已入立春,就在正月十五那天,衙門封印尚未開署。獨身居住在會館的李瀛生,忽然聽到消息,有自稱名叫張殿三的鎮署書辦要來求見。

  李瀛生喜出望外,因為若能找到此人,台灣之行就接近大功告成。於是馬上請他進房,只見一中年男子,垂手恭敬的說著:「李先生,聽說您老人家在打聽在下的行蹤是嗎?」

  眼前這個國字臉的中年男子正說著,李瀛生趕緊先請他坐下,笑著說道:「勞駕你來此,確實過意不去,本該我至府上拜訪才是。」

  張殿三馬上回答:「李先生千萬別客氣,別說您持穆彰阿大人的駕帖;光您老人家的義行,我就該代表全台百姓向您謝恩。聽遻您在京師救過穆彰阿大人,醫術海內第一。這次在台廣發藥物,使百姓免受『打擺子』之苦,台灣所有人民對您都是萬分感激的。」

  李瀛生又笑了笑說:「外界盛傳我是什麼華陀再世,其實是以訛傳訛。我只是自幼隨洋教士習得些皮毛之術,並未熟諳。穆彰阿大人之高血壓症,我用放血減壓,僅可救命,無法根治。台灣盛行之瘧疾,服用南洋所產之金雞納丸,也非治本之道。

  然國人排洋風盛,一旦知道老夫用的是洋藥,必然拒服而改用漢方,如此延誤恐危及性命。所以自我標榜『祖傳秘方』,並非好沽名釣譽,僅是從權之變,殿三弟別取笑才是。」。

  張殿三恍然大悟,也笑著說:「原來是洋人手段,西洋醫藥有時確實較漢方有效。李先生治病之術易學,但救人之心就無人能及了,仁心仁術還是當之無愧。」李瀛生也謙虛地答道:「我輩中人,自當如此啊!」

  兩人隨後以風土人情寒暄了一陣,李瀛生就言歸正傳的問起:「殿三弟,這次專程赴台,你該知原因何在吧?」

  張殿三也爽快的答道:「若我猜的不錯,您持穆彰阿的駕帖,自然是為洸侯的案子。說到官場黑暗,有時真令人寒心;洸侯能離台京控,也算老天有眼。但在下人微言輕,有用得著之處嗎?」

  李瀛生點了點頭,徐徐地說著:「老夫這次來台,人證物證俱已蒐齊;再下來就等著結案了。」

  接著就將種種安排,詳細說了一次。李瀛生有些奇怪,原以為張殿三必會義不容辭,不料臉上卻有遲疑之色。李瀛生於是追問原因,張殿三這麼說:

  「我在台聽到洸侯京控成立,也有為他上京作證的打算,可是遲至今日猶未成行,當然有我的理由。

  李先生可能不清楚許東燦這人,他是本地出了名的土豪劣紳,已在台落籍;早年充當府裡糧書,因案被革。又改名許朝錦,冒捐同知,仍在府裡當差,一家兄弟盡充房書差役。他與前任知府周彥結為師生,賄賂公行。

  道光十二年張丙謀反事平後,府城加築東郭門,城工及費用由全台首富林國華認捐。許東燦時任總辦,大貪特貪。

  同僚看不過去,將其劣跡寫成歌謠,貼於大街上,知府道台等長官仍視若無睹。後來縣裡另一仕紳羅登榜,捐納得了個空銜,又承租林爽文事件充公的田產;他因欠租未繳,恐遭革除功名。

  許東燦明知欠租只需補繳即可,卻趁機勒索四百元,藉口要代為說,事發後被判充軍十八年。但這是道光十八年的事,洸侯的折色爭議則在二十二年秋天,許東燦從不曾離台半日,一直在當地為惡。可見其後台之硬,一般人得罪一起的,別幫上倒忙才好。」

  李瀛生聽了後笑著說:「我來台前早已在刑部,仔細查過許東燦的過去道光十八年六月,許東燦捐辦城工貪瀆案,已由御史上奏,而皇上批交當時閩浙總督鄧廷楨查辦。鄧廷楨與林則徐在鴉片戰爭中,被國人視為忠臣;但從此案就可知其為人。

  許東燦是已革胥吏,按律不得捐納;光是改名冒捐,就足以嚴辦,鄧廷楨故意不追查。另一方面,羅登榜被敲詐後,由家人抱告,赴京上控。鄧廷楨以此案判許東燦充軍,其他罪名就不追究;如此一有袒護之功,二有避嫌之用;至於是否收受好處,無人可知了。

  表面上鄧廷楨大公無私,判許東燦充軍,且依法遣罪不得納贖。但他知道許東燦在張丙造反時出任義首,還受御贈賞戴藍翎。就以對英之戰時,皇上諭旨『各省海疆紳民,果有捐資助餉,即核實保奏。』。

  鄧廷楨把許東燦混在有功人員中,請准納贖;藉以掩人耳目,重判輕罰;因此許東燦不曾充軍,一直在台為惡。」

  張殿三這時就問起:「許東燦背後有人撐腰,洸侯的京控,還能有機會平反嗎?」

  李瀛生很有把握地說著:「殿三,京控案由滿臣穆彰阿審理,坊間雖視此人為大奸大惡,但林則徐、鄧廷楨等所謂的忠臣,依舊不是他對手。

  你放心吧!這些名為忠臣的小人,惟有真正的奸臣方能制之。所謂『以惡制惡,非真惡不足以制偽善。』是不是這樣,你將來自然知道。」

  看來張殿三到這地步,應無推託之理;可是他還是婉轉地說道:「李先生學問之好,見解之精令人佩服。但在下尚有個心結,能否為我參詳一番?」

  李瀛生馬上回答:「我也非官場中人,什麼事但說無妨。」

  嘆了口氣的張殿三說道:「我外祖父是浙江江山人,生前曾在柴大紀軍下當差,於福建剿匪時戰死。柴大紀基於同鄉之誼,便收家母為義女。

  乾隆五十一年林爽文亂起,柴大紀任台鎮總兵,堅守諸羅;城內糧盡、易子而食,卻仍將叛軍阻於城外。

  而閩浙總督常青年老怯弱,雖領有大軍在附近,但因長敵而坐視不救,直到福康安率軍登台,諸羅之圍方解。

  柴大紀守土有功,卻因軍務倥傯,在出迎福康安時禮數不周,因而被銜怨報復。最後遭檻送上京,以縱弛貪瀆,貽誤軍機而問斬棄市,下場和造反的林爽文差不多。

  家母生前一再告誡,朝廷對滿漢人間,總不免差別待遇。我是迫於生計,不得不在軍中吃糧;以李先生之才,海闊天空,何處不能容身,非要在滿人穆彰阿幕下呢?」

  李瀛生聽到這裡,心情有些激動;本想將自己身世也和盤托出,但終究還是忍了下來,就事論事地說道:

  「滿漢之別是柴大紀屈死的原因之一,但他開罪的可不是普通滿人,你知道福康安是誰嗎?他真實的身分是高宗的私生子;其母傅恆夫人,與高宗有染而生。

  高宗貴為天子、富有四海;卻礙於家法,不能給其母子名分上之尊榮,故晚年舐犢之情更烈。

  福康安本是高宗心裡中意的嗣位之子,格於名分,只得待以異數以補憾。他名義上的父親傅恆死後,就被不次擢升。

  而福康安自幼即被嬌寵,以致性格乖戾,卻又昏庸霸道。然高宗使名將阿桂、海蘭泡等人在其麾下,每次領軍皆畀以重兵。所謂十全武功,不過皆獅子搏兔而已。

  在高宗溺愛下,仗由屬下打,功歸自己當。出師督陣不騎馬而乘轎,備有轎夫三十六人;每人配馬四匹,更役時乘馬隨從。

  而平日出行,更是十六人大轎;轎中有二小童裝煙倒茶,並附冷熱點心數十種。其驕恣侈沃,令人匪夷所思。

  柴大紀對朝廷愚忠,世人皆知;但其不視大體,自滿於屢受獎賞,竟妄想與福康安爭功。虎口討食有此下場,確實也不令人意外。」

  稍停了一會,李瀛生換了口氣又道:「況且林爽文僅是會黨一員,以『順天大盟主』自稱,並無稱王封侯或攻城略地之心。本是單純的抗官事件,卻因柴大紀處理不慎,以致越發不可收拾。

  其在任總兵四年,索銀五六萬之多;班兵多有賣放私回,缺額嚴重。留營當差者,亦聽其在外營生,開賭窩娼、販賣私鹽,再令其按月繳錢;部伍經年不操練,兵械銹蝕殆盡、庫糧盜賣一空。柴大紀事前廢弛軍務,以致誤失戎機,責任亦不容推諉。」

  張殿三勉強點了點頭,李瀛生再往下說:「且不論事變則後,即使在事變當中,柴大紀功過也難論定。堅守諸羅看似大功一件,其實背後另有文章。守城多賴義民之力,大紀卻引兵以退;而居民身家財產全在城中,大紀無法脫身,只得被迫困守自保。

  閩浙總督常青不敢剿賊,但有權相和珅撐腰,使其安然卸職;改由漢人李侍堯接任,他又以當時才士趙翼為僚屬。柴大紀以堅守危城上表邀功,高宗看後甚至落淚;表面上特詔將諸羅更名嘉義,私底下卻密令准他內渡。

  幸而李侍堯收到密令,拿去請教他的幕僚趙翼;趙翼以為柴大紀早思內渡久矣,但一來憚於國法,二來無法擺脫居民,只得困守待援。一旦接到密令,必然棄城內渡,日後大軍亦無路登台;故建議李侍堯封還密令。就算不能改變上意,拖延一下方便援軍登陸亦可。

  李侍堯採納了這建議,才成就了柴大紀的功勞。此人於事變前後,乃至事變當中,都有這麼多可議之處,殺身之禍何嘗不可謂之咎由自取呢?」

  此時張殿三仍是靜靜的聽著,李瀛生便說:「殿三,忠奸也好、滿漢也罷,我們應對事不對人。穆彰阿雖不為輿論所喜,但仍不失為性情中心。洸侯的京控,也只能寄望他來翻案,還是先上京再說吧!」

  張殿三無奈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李先生對柴大紀的看法,我雖不完全贊同;但死者已矣,多說也無益。眼前洸侯有難,既然您已安排妥當,那我隨你上京就是。」

  說完這話,張殿三起身告辭,時間已是二更時分了。

   原載《塵年惘事》(絲路出版,1996年1月)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ss458741
  • 你的文章蠻好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