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克清

勞改戰犯入所筆錄
撫戰新字1146號第三宗
一九五○年撫順戰犯收容所

  是的,我叫徐克清,民國八年生。

  不准用反動年號,是,一九一九年生,軍校十四期步科結業,湖南長沙人。

  抗戰時大家都喊著打日本人嘛,所以中學畢業就進了官校,本來在二兵團邱友蘆司令底下的警衛團當個上尉連長。

  徐蚌會戰時部隊垮了,我僥倖趁亂逃回湖南老家,想買幾分田養個老;沒想到地還沒開始耕,C軍就進了湖南,接著就被送來這。

  交代什麼?邱司令?我只是個小軍官,能知道什麼?對我有好處,那我想想。

  他是浙江永嘉人,家裡世代書香。別看他一張國字臉,不修邊幅像個老行伍,論學問還真了不得。上海唸過大學,還去德國學過軍事,又是黃埔二期從少尉排長一路升到司令。

  抗戰時在崑崙關和日軍血戰,得過寶鼎勛章,從此就統率中央軍嫡系裡的嫡系--第五軍。

  因為作戰時臉上受過傷,上唇縫了幾針,底下的人暱稱他邱歪嘴,因為他一說話嘴就歪。

  C軍中野司令員劉長奉,據說也精通兵法,寫了不少兵書,打仗也有一手;可惜受傷瞎了一隻眼,人稱劉瞎子。

  二兵團裡流行一句話,「劉瞎子最怕邱缺嘴」。我們因為是嫡系部隊,裝備好、機動性大,空軍支援也夠;所以和C軍交手多次,似乎還真是這樣。

  可是就像戲裡的項羽,七十二戰,戰無不勝,忽聞楚歌,一敗塗地。還真邪門!就在徐州這鬼地方。

  要繼續麼?剛到徐州時士氣還算高,原來的駐地--河南商丘,「商丘,傷邱」多不吉利啊!但沒多久就洩氣了。

  為什麼?C軍兵力原不及K軍,但C軍已圍住黃明諾的七兵團在碾莊那兒。黃司令和邱司令不和的事大家都明白。豫東戰役黃明諾被圍在帝店丘那地方,校長命飛機空投信件要邱司令全力相救,否則軍法處分;這信連下面的兵都看到了。

  結果邱司令偷襲C軍華野成功,救了黃明諾的七十二師。沒想到校長升了黃明諾做七兵團司令,還頒發青天白日勛章;邱司令反被訓了一頓。他一氣脫了軍服,回浙江老家掃墓去了。幸好沒多久,濟南之戰開始,二兵團司令杜榮立是他黃埔的學長,找他來當副司令。

  邱友蘆這人恃才傲物,還真沒幾人敢找他當副手。杜榮立因為兼任徐州剿總副總司令,總司令劉常佐怕死,躲在蚌埠,徐州全由杜榮立負責,邱友蘆因此由代理而真除為二兵團司令。

  與黃明諾到底有何恩怨?

  說來也沒什麼。濟南之戰時黃明諾當二十五師師長兼戰區司令,七十四師師長張精始自以為是天子門生,部隊又是嫡系;所以心高氣傲,不聽黃明諾指揮。

  他想即使被圍,黃明諾也不敢不救。以致揮兵輕進,被困孟良崮,兵敗自戕殉國。我們也這麼想,黃明諾不顧革命道義,咱們也不必出去死力相救。反正七兵團是個雜牌,垮就讓它垮吧!

  不過話說回來,七兵團也算忠心,拼到最後也沒投降,黃明諾還自殺明志。反倒是守我老家長沙的陳亮德,他是黃埔一期生,也得過青天白日勛章,這會兒卻不戰而降。

  C黨能這麼快統一中國,K軍內部太重視正統才會這樣;有時我也很同情雜牌部隊和行伍軍官。

  要論正統,C黨裡的周惠還、林猛、陳續不都是黃埔出身,那又何必拼個你死我活。

  不准毀謗C黨?那還要交待什麼?

  邱友蘆怎麼死的?黃明諾被殲滅後,就換二兵團了。

  C軍擅長圍點打擾,本來K軍兵力多於C軍;但互不相救,以致一一被殲。二綏區馮理定,六綏區劉爾亮都是雜牌,還沒打就垮了不說。

  好不容易武漢那來了黃綱的十二兵團,這是嫡系部隊,應死力相救才是。

  但這是陳文長的部隊,杜榮立司令又是何尊其提拔的,上面的兩個人有矛盾,下面的人也受影響。

  黃綱故意慢慢走,以致自己被困雙堆集,還要我們去救他。可是誰又救得了誰,只好各自為戰。

  加上十二兵團裡八十五軍一一零師師長廖輪固,黃埔六期的竟也投了C,以致另外三個師中了中野六縱和K軍一一零師的埋伏,全軍覆沒。

  這實在怨不得雜牌,是咱們自己的問題。

  被圍在陳官莊的感覺?怕啊!三十幾天真是度日如年,起先交通中斷,再來下雪後,空投的糧食沒燃料可煮,方圓百里找不到一棵樹,於是改投大餅。

  部隊間為了爭奪空投品,經常是兵戎相見,警衛團每天都要出動去彈壓。

  邱司令脾氣越來越暴燥,記得有一次我值星,他去巡視第五軍。因為這是他的根基,所以治軍最嚴,但待遇也最優。

  他看到砲陣地裡一群兵圍著在聚賭,就令我集合警衛營的一個連,全副武裝後包圍砲陣地。他自己上前用機槍掃射,打完一梭子彈再下令把剩下沒死的全抓去槍斃,即使只有圍觀沒下柱的也是一樣。

  那張國字臉上浮著青筋、兩眼通紅、歪嘴中傳出「斃了!斃了!一個也不准留」的命令,到今天想來還是膽戰心驚的。

  最後幾天陳官莊更是恐怖,缺乏糧食,包圍圈裡沒餓死的百姓,都被搜查一空後給放了出去。

  但在青龍集這鎮上,士兵連拐帶搶的徵了幾百個年輕女人做軍妓。

  有些女學生為了生存,就做了軍官的太太、姨太太,乃至傭人、護士。可是戰局越吃緊,情勢就越亂,一些低階軍官的眷屬也被強徵去。

  二兵團是中央嫡系,補給充足;不像雜牌軍,這些狗皮倒灶的事較少;可是這回也變了性。邱司令自己也弄了個漂亮的女護士,又養了隻狼狗,醇酒美人、聲色犬馬的不像是個統率萬軍的將領,倒像是個文人雅士。

  不過說真的,要比吟詩作詞,中國大概也沒幾人贏得過他。

  到底怎麼死的?我知道你們恨他,所以都宣傳他是被擊斃,其實我親眼看見他是自殺的。

  報上所刊的照片,屍體上其他彈孔一定是你們鞭屍洩憤的結果。

  十二兵團的援兵在雙堆集被殲滅時,他就知道完了,整天槍不離身。

  一月十日陣地被突破前,他先拿槍打死了狗,又對那女護士開槍。參謀長想上前去勸他,不料他就向自己肚子開了一槍,我猜那時他已經瘋狂了。

  防空洞充當的臨時指揮所裡,其他人一見這狀況,就顧不得一切自謀生路去了。

  我早先見營裡有女人就感到不妙,邱司令也奇怪,禁賭卻不禁娼,最後幾天指揮所裡竟然有女戲子在唱戲。

  戰士軍前半生死,美人帳下猶歌舞。或許他有自知之明,大局早已無法挽回,也就顧不得「儒將」的美名。縱情酒色,最後再一死報國吧!

  我看到軍中有女人時,就感到不妙,也和別人一樣買了便衣。邱司令自殺被我先見到了,趕緊換了衣服趁亂而逃,僥倖的讓我摸回老家。

  你問我心裡怎麼想?

  K黨自己的【中央日報】記載,校長的大公子在上海打老虎,結果反被老虎咬一口,中央發的金圓券被四大家族搞垮了。

  縱使贏了徐蚌這仗,將來K黨也熬不了多久。

  不過無論如何,邱司令抗戰時禦日有功;和C軍各為其主,也是戰至最後。

  比起那些東逃西躲,在那島上仍居其位的大官,也算是大節不虧。

  站在軍人的立場,他仍然該算是個英雄。

  原載《雙溪現代文學獎》13期(東吳大學1993年12月)
  轉載《塵年惘事》(絲路出版,1996年1月)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