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年十二月十五日 星期四

  到昨晚為止,已經五天沒在床上睡覺了。。

  隔壁「擎添部隊」的一個天兵羊振益發神經,逃兵五天終於被逮到了。。

  剛來津門時要在師部受新兵訓,那時就沒有一個人不認識他。

  他和林武雄一樣背書很糟,光一個衛兵守則,無論如何處罰也無法記住。

  可是和林武雄不同的是,他的人緣很差。例如早點名前,他就故意晚一點離開寢室,趁別人不注意,把其他人摺好的棉被破壞一下,免得他一人受罰。

  這種心理,難怪在哪裡也不受歡迎。

  羊振益逃兵前還留書說他要去山上隱居,師長就斷定他一定在山裡。

  可憐我們全師動員,五天來日夜都在山裡搜捕。其實真是無聊,他那種人一點苦也吃不了,絕對是躲在市區裡,哪有可能餐風露宿。

  果然猜得不錯,昨晚溜去八三么浴室洗澡被人發現,才結束這場鬧劇。

  這麼冷的天氣在野外五天,我們陸軍又沒有禦寒裝備,很多人都感冒了,我也是咳嗽流鼻涕不止。

  不過小陳每晚都到田裡,用刺刀挖了一大堆地瓜,除了烤的吃以外,吃不完就帶回廚房煮成湯。

  老百姓報告上面,偉大的師長又認定羊振益一定躲在山裡,沒東西吃已經開始挖地瓜了,命令部隊加強搜查。

  如此更好,不只是地瓜,連老百姓養的狗也不知被哪個部隊抓去吃了,骨頭還丟在師部門口,老百姓找師長抗議,揚言要去司令部找司令官告狀。

  羊振益啊羊振益,你這天兵真是勞民傷財又勞師動眾,抓到後槍斃可別怨天尤人,你可知自己害慘了多少人。


七十二年十二月十五日 星期四


  昨晚在浴室倫洗澡被抓的,竟然是鬧了好幾天的逃兵羊振益。

  這幾天生意很差,因為曉鏡師都在演習,目的就為了抓這個逃兵,當然沒有阿兵哥來了。

  神經嘛!津門這個孤島,再怎麼逃也只是幾天而已;賀師長如果下令在市區裡找找,哪需要動員這麼多人,浪費這麼多時間。

  可憐的上青,全師在野外這麼多天都沒洗澡,羊振益還在這天天用熱水。

  今天上青感冒看來很嚴重,我把乾糧中的薑粉拿來用熱水泡好要他喝下。其實我也知道,已經感冒了,喝再多也沒用;薑湯要在病發前喝才有用,不過他還是聽我的話,乖乖的喝了下去。

  和上青、張伯一起聊天時才知道,張伯不僅當過四十年國軍,還做過三年共軍。

  原來淮海會戰時他的部隊潰散後被俘,帽上的太陽換個星星就成了共軍。韓戰時又被美軍俘虜,星星再換成了太陽。

  張伯一直罵賀師長亂搞,還回憶淮海會戰時,國軍雖有海空軍,陸軍也有機械化部隊,甚至化學兵、裝甲兵,可是最後還是一敗塗地,就是因為指揮官亂搞。

  上青也指責賀師長自以為是,不聽屬下建議,才會幾千人抓一個逃兵,抓了五天還抓不到。

  張伯笑說最好不要有戰爭,否則上青這種菜鳥,再加上師長這樣亂搞,只要死不掉逃回來,保證發獎金給你;這樣說可能也太苛了點。

  明天起,曉鏡地區將解除演習狀況,生意一定會特別好。

  這幾天雖然也有一些阿兵哥從津東、津西而來,可是究竟津城、珊外那裡的小姐較多,我們的客人多來自曉鏡附近,為了明天的忙碌,還是早點睡吧!

  原載《聯合文學》121期(1994年11月號)
  轉載《塵年惘事》(絲路出版,1996年1月)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