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玲:平安

  你雖然熱心有餘,但推理能力太差,有點像是「名偵探柯男」裡面的毛利小五郎,每次都要先說一大堆錯誤的答案。真想用麻醉針把你射昏了,再用變聲蝴蝶結替你說出正確答案。

  無論專科與大學時代,我都不曾在班上有過什麼「誹聞」,更不曾追求過誰。或許因為立場「超然」吧!有些同學(男女都有)會來找我聊感情上的這些事,我是很好的「軍師」兼「張老師」。

  大學時更好笑,因為我年紀大,又是基督徒,班導師蘇淑芬(就是幫我《用生命寫笑話》那本書寫序的教授)是學校團契的負責老師(她也是士林靈糧堂的小組負責),遇到班上有感情問題的女生,也轉丟給我來「負責」,結果就利用這種機會,傳了不少福音。

  話說回來,專科時會跟我比較好的同學,尤其是我畢業後(當兵時)還有通信聯絡的燕兒、家琪、如惠、麗鐘、琦瑛與你這六個人,多少也會談到一點她們各自面對的難題。但專科時代,那個他另外要追的女生,卻從沒對我談起他曾寄卡片這件事,我也是到最近看了她mail給我的卡片才知道,也才相信當年他真有做過這件事。

  由此可以證明,他雖然是我專二時的死黨,但我可不是他的愛情「監護人」。專二下學期時,或許他已認清「天涯何處無芳草」,準備另起爐灶了,但我還不肯放棄。轎子裡的新娘都跑了,抬轎的轎夫卻還繼續扛著不放,看來年輕時我也做過不少「笨」事。

  我想他當時也不是故意這樣對你與對她的,他的功課不好是真的,但也差不到要「退學」,班上同學成績都很爛,他期中考時也沒特別差,會搞到三分之二的學分被down,證明當時他也一定有很大的感情困擾,讓他在期末考時完全無法應付。

  老實說,我自己專一被退學時還很瀟灑,無憂無慮的重考五專與報名插班考試。但看到他準備轉學考時那種無法專心、患得患失、垂頭喪氣的ㄥㄨㄟ樣,雖然耐心安慰,但心中還是有些不耐煩。

  然而隨著年紀漸長,慢慢理解到感情的事,確實很難完全用理智處理,也能體諒他當年的無助與消沉。只是想到他退學後入伍、退伍到與同學們失聯,還是有些難過。

  你與她在專二下學期時都拒絕他,現在回想起來也都是對的。他的年紀雖比我們大,但想法卻不成熟,也一定要藉這些事來成長。晚了27年你才知道這件事,是神給你的保守,當時你要知道這些,也許會有不必要的痛苦吧!所以《聖經˙歌林多前書》會說: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

  2006年2月25日的同學會,真的是隔了十多年才開。當我們都從三十多跨越到四十多時,不瞞你說,我覺得大多數同學(也包括我自己)都變了。這次我們都是不折不扣的中年人了,也因為這樣,我們架設同學會聊天網站與網路相簿(紀念冊)的動機才會這麼強。

  很可惜上次跟你提到的那捲錄音帶,因為沒有轉成CD,所以現在已經不能聽了。不過沒關係,反正你自己還會唱,對不對?你別忘了自己是吉他高手,但人(男人女人都一樣)好像還真的不能結婚,一結婚立刻就變笨了。不要告訴我:「我結婚後變笨了,現在已經不會了。」這句話我先講了,你不要學我。

  雖然早已料想到,當年的吉他美少女,一定早就成了後山歐巴桑。不過經你親口證實,還是難免有點感傷。你的兒女一定以為老媽天生就是這個樣子,如何想像老媽少女時代的「風光」。

  真的啦!不是因為你替網路同學會招兵買馬,我才幫你重塑當年「吉他美少女」的形像,而是因為你的音感真的比平常人好很多,放棄吉他就太可惜了。

  這些年來,音樂幾乎完全被電子化了,什麼「調音」、「和絃」,都不需要人工。甚至連民歌餐廳的自彈自唱,都用電子琴伴奏了。每次聽到單純的吉他或口琴聲音,總覺得時光倒流,好像又回到專二我剛進市政那時候。

  「光景旋消惆悵在,一生贏得是淒涼」。連吉他美少女都已經成了後山歐巴桑,除了記憶以外,這世上還有什麼是不會變的呢?(喔!抱歉,我只是說我自己的記憶不會變而已,你的好像也會變。)

  美玲,真的啦!不管我們外型怎麼變老,年輕的心是始終不要放棄的。不要只當孩子的提款機與司機,整天接送他們補習上學,外帶「雜唸」叮嚀,現在小孩不吃這一套的。

  軍中有句話說:「帶兵要帶心」,帶孩子也是一樣,要讓孩子服你,不要只做別人父母也會作同樣的事(提款機與司機),琴棋書畫,不管你會什麼,總要有機會在孩子面前「露一手」,他們服了你之後,溝通起來就容易多了。

  其實年輕時的你,不只是「吉他美少女」而已,你還是我所知道的,第一個我在電視節目裡看到的同學。

  1970年代的台灣,華視星期天晚上張小燕主持的「綜藝100」,是收視率超過六成的節目。1980年6月15日晚上,你跟玉珠還上過這節目,雖然是到了快結束前最後一個節目,而且短到只有一分鐘吧!但我還是在最有限的時間裡,從「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個子最小的你。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我小時候家裡是幾乎完全不看電視的,星期天是基督徒的「主日」,更不可能看電視,何況還是綜藝節目。但我告訴我媽媽,今晚是我同學要上節目表演,我媽媽才勉強答應讓我看的。

  結果你們拖到最後一個單元才出現一分鐘,而且畫面一出來就幾十個人,又穿同樣的衣服,找你還找得真辛苦,所以日記裡要特別記下一筆。(但你自己大概也都忘了)

  每個同學都有屬於自己的年輕歲月,可惜的是長大後,大家就都自我遺忘了。不過沒關係,網路同學會就是要幫大家找回自己早已遺忘的年輕歲月。假如能幫你甩掉後山歐巴桑的包袱,尋回當年吉他美少女的風采,我們網路同學會就可以宣布「音樂教室,成功」了。

  回想我在班上四年,從吉他到篆刻、到電腦、到中文,一年換一個志願,結果最後一事無成,不過我還是很感謝神,沒有撇棄一個像我這麼放蕩的浪子,讓我脫離軌道卻不至墮落,而是試著超越自己。

  從小就一直很喜歡讀雜書,我從來沒想過這世界上有一種工作,是老闆願意付錢來請我讀書,說真的,他不付錢我都會來,何況還有錢拿(雖然錢少得可憐)。這比教書有意思多了,別人如果聽說讀過管理研究所的人,還拿這樣的薪水,都覺得不可思議。

  當然,我的姊妹(就是基督徒稱自己的妻子)秀涼,更是不可思議。她可以容許一個男人如此「規劃人生」,這也是我即使40多歲了,每天腦筋裡仍可以像十幾歲時一樣「胡思亂想」,真的要感謝神這樣的安排,讓我至今「依然有夢」。

  不要放棄吉他啦!當年班上男生學吉他,多少只是為了「面子」,其實我們都只會一兩首彈到讓別人(說穿了就是讓女生)誤以為我們是「高手」的曲子而已。

  像我是用Narciso Yepes的「禁忌的遊戲」(CHANSON ANONYME),可是也就只會這一百零一首,其他真的什麼也不會了。

  我們男生到了一定年紀就放棄不學了,這很正常,因為「投資報酬率」太低了,但你不一樣啦!你應該是真的喜歡吉他吧?趕快去買把吉他練一練,就當是教小孩上音樂課不就好了。

  加油,吉他美少女不能老喔!我們全班對聲音的回憶就看你了。

      管仁健 敬上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