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玲:平安

  活在這亂世的中年人,每天忙得天昏地暗的,照理說是不該有時間跟你來談這些天寶年間的往事。但實在又抗拒不了去書寫年少時期成長經驗的衝動,尤其是音樂的那一部份,一聽到就好像回到了當年。所以,「偶」又來了。

  你問的那首英文歌"Melody",其實也就是你問的「他」,當年自彈自唱的代表作,因為我不愛用假音唱歌,所以對這歌也不沒太多感覺。

  這部電影中文為什麼要翻作「兩小無猜」,我也不解,因為翻成中文叫「兩小無猜」的不只這一部。像這種電影,是我年輕時很不屑的那種。當我驚覺老外也會拍「國片」,廣告用語與瓊瑤電影一樣,就是「插曲12首,隻隻動聽」時,才知道烏鴉不是只有在台灣是黑的。

  專四時鴻仁家裡因為開電影院,常找同學去他家看電影,印象中有一部Brooke Shields主演的"Endless Love"(無盡的愛),.好像也就是這樣。情節實在乏善可陳,但主題曲與插曲卻讓人印象深刻。

  Melody是女主角Tracy Hyde在劇中的名字,"Melody"也是Bee Gees這張專輯裡的主打歌。電影情節我想不起來了,但這部戲是用男主角Daniel(Mark Lester演的)用第一人稱口述,前面一直是Bee Gees在唱歌,很久很久以後,女主角Melody才出現。

  不過這部戲最經典的畫面,應該是年輕的男女主角,抬著一個紙箱在避雨。至於比較浪漫的對白,好像是Melody在Daniel被老師打了以後,就拉著他去墓園散心,告訴他:

  「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就不要再透過別人來告訴我,我不要做最後一個知道的人。」(大意而已,詳細待查)

  雖然在我眼中,這部戲只能算是「鬧劇」,不過回頭想想,我們的年少時光,不也都是一次又一次的鬧劇。我的感想就是:很多年少時期的戀情,只能成為回憶,都是因為「傳話人」的技術太差。如果能像Melody那樣,直接告訴Daniel,結果就會不一樣了。因為幸福是靠自己追求,而不是靠別人傳達。

  當年班上的「班對」,有幾段情節真的比小說還精彩,可惜很多都不能寫。至於你學生時代的愛情故事,應該要分三段;但因為只有第一段的「他」是我的死黨,所以我日記裡提到你的也只有這一段。

  他雖是我專二時最好的朋友,但他也是個很「悶」的人,所以我與他聊天時,也不「逼」他,任何事我都只等他說,我不追問(尤其是人名)。但他與你之間「不對勁」,我早就清楚。我專二時常與他一起彈吉他,無論譜曲(配和弦)、調音,他都叫我去找你。

  一開始我以為你很兇,所以根本不曾想過找她幫忙(剛進班上時也不知你的吉他彈這麼好)。後來接觸以後才知道,你其實是個很可愛也很溫柔的女孩子。我發現他從來不敢去找你講話,照理我是轉學生,他與你應該比較熟,但他連自己的事都要我幫他去找你,其實我也猜出他從前的「她」是誰了。

  我很清楚,當我轉進班上時,你與他早就是「貌不合,神更離」,但我還是拉著他死纏爛打,最後演戲的不演了,看戲的還不放手。其實到了二下時,我也感覺他真的是「累了」,但那時天真的我,總以為我還能說服你回頭,起碼我們會彈吉他。後來才知道,或許你社團裡的學長更會彈吧?

  專二下學期的日記裡,我紀錄著好幾次升旗典禮前在教室,請你再給他一次機會。1980年5月9日(星期五),那天下雨不必升旗,第一節軍訓課也不必上,為了他的事,我找你談了很久,日記裡是這樣寫著:

  「美玲是典型的雙魚女,多愁敏感,愛作夢,以致常為情所困,情緒容易波動起伏。她喜歡奉獻,又不會傷人,這是很吸引男生的那種性格,但也因此總是讓自己受傷,而且一次又一次重複,卻始終無法自拔。」

  當時我對你的形容,對照你感情路上日後的波折連連,一點都沒說錯吧?你在校與剛畢業時,在感情上總是順著自己的感覺走,結果也讓自己傷痕累累,最後永遠都還是只能單獨一人回到現實裡。我記得當兵時好像有一次提醒你的是:

  「兩隻魚各往相反的方向游,一隻向上,一隻向下;越是努力游,當然越不可能有結果的。」

  雖然你沒回應,但我卻依然記得專二時,為他來向你「求情」時,你永遠是用那種無辜的眼神告訴我:

  「我也不想這樣啊!」

  當時你應該是希望他像你社團學長那樣,成為所有女生注目的焦點,這一點他很難做到。退而求其次,你希望他能成為一個避風港,永遠等待在外受傷的你回來尋求安慰,但他又拙於言詞。老實說是情路已走到盡頭了,但又很難從你嘴中說出「分手」的字眼,就這樣不死不活的拖著等到他被退學,自然畫上句點。

  我記得剛畢業當兵時,與退伍後當小學老師那兩年裡,還偶爾與你有通信。老實說,讀書時我說的、當兵時我寫的、直到今天的E-MAIL,說的根本就是一樣的話。但你到近日回給我的E-MAIL才說:

  「合唱團學妹曾批評我見異思遷 但我想 只有當事人最清楚為何會分手了 事隔27年 再回首 才知道原來我是如此一次次的抉擇 最後才選擇小我四歲的老公 多少段的情感皆因不敢問清楚也怕受傷害 即便不怕受傷 卻也一直不敢正面說明白 就這樣糾纏 直到畢業日記裡記的 都是矛盾的掙扎的內心情感 對於另外那段更是模糊了 是怎樣開始又是如何結束 我還要再追憶一番 」

  他是個感情EQ很低的人(但人卻真的是好人)。我不知他到底在想什麼(與阿宗類似)。我提醒過他,如果要「復合」,就趕快去試一試。如果要「切」,就不要再去想。可是他的做法就是台語說的「放著爛」。

  當然,感情世界是很複雜的,也沒有對錯可言,實在沒法把蘋果與芭樂相比。當時我最擔心的就是他去追班上的女生給你「看」,更擔心的是他追的不只一個。

  其實我也應該告訴你一個二十多年前的秘密,專二下學期他確實也追過班上另一個女生,還在那女生18歲生日時,送了她一張連寫十八次「愛你」的卡片。最近她將已收藏二十多年的那張卡片,掃描了mail給我,我再轉寄給你鑑定。(他的字你一定很熟,我無法冒充的)

  不過幸好你那時的心思,早已不放在班上了(應該是你社團的學長),他到學期末也退學了,所以很多悲劇就自然化解了。也幸好那個女生當時完全不理他的糾纏,只當他是比較要好的同學而已,不然我這個愛管閒事的和事佬,差點也就成了害人劈腿的「共犯」了。

  不過能讓分手的人,還記住你最美好的一面,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真是一個「得人疼」的女孩子。要好好維持下去喔!

      管仁健 敬上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ta
  • 看您的網誌 覺得很舒服 很像在看
    一篇可以讓人掉入以往的回憶 很
    少有男生會寫日記的 真是崇拜你
    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