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兒、麗鐘、家琪與如惠四位姑娘:平安

  六年前,我與班上的燕兒、家琪、麗鐘、淑華、阿檉與他等幾個同學,去如惠北投大業路的新居拜訪。那時他的兒子五歲吧?不肯與阿檉、如惠同年紀的小孩玩,只要與淑華已經十幾歲的女兒玩。淑華要帶女兒先離開時,他兒子竟然還哭鬧,當他要去制止時,如惠就在旁邊吐槽說:

  「有其父必有其子」

  同學們都大笑,可是我大概是轉學生,不清楚班上的「歷史」,所以你們女生們在笑什麼,我根本不知。另外我查日記裡又發現,專二下學期有一天,他坐在我61號的座位邊上51號,對著旁邊一個名字裡也有個「美」的女生,邊彈吉他邊唱:

  「阿美阿美幾時辦嫁妝,我急得快發狂,今天今天你要老實講,我是否有希望?」

  一開始我也真以為他只是在「亂」唱而已,可是問了人之後才知道,還真有一首民歌,就是這樣唱的(應該是王夢麟唱的吧?)但他那時唱這首歌只是在耍寶,還是「另有所圖」,這就很難考證了。

  2006年4月7日(週五)中午,在如惠店裡午餐聚會,大家八卦時說到他。你們四位姑娘,異口同聲都說我誤會他了,當年他要追的既非大目仔的「電眼美女」;也不是只會彈吉他,卻不知幾時辦嫁妝的阿美,而是六根清淨的未來法師,這太亂了吧?

  但我就是不服氣,為了確認他當年到底「真正目標」是誰,回家特別翻了日記後嚇一跳,竟然發現了一個你們絕對沒聽過的真正「超級大八卦」。

  剛轉學進市政不到一個月,他就很熱心的來告訴我,班上男生很少,所以一定要「團結」,不能為了馬子傷了「義氣」。我不知他對我說這些要做什麼,接著他就「好心」的提醒我:

  「燕兒是傳志的,不能碰。」

  我說:「這個我看得出來。」

  接著他又說:「家琪是俊德的,也不能碰。」

  我說:「這個我也看得出來。」

  然後他說:「琦瑛是鵬翊的,也不能碰。」

  我說:「這個我就真的看不出來了,我從沒見她跟他說過話啊?」

  這時我才理解了他的「好心」,因為他告訴我:

  「小管,免驚啦!雖然有人先『注文』啦,但這三個也都可以「搶」的。有需要,我這『做大的』也可以出來稍『喬』一點。」(這一段為了怕隔牆有耳,他以台語發音)

  我真的很奇怪,這個男生也還觀察的真「仔細」。燕兒與家琪坐我旁邊,琦瑛常要來收作業(我都是到了教室才寫,所以她常坐在旁邊位子上等,所以也會閒聊幾句),班上女生雖多,我好像也真只跟這三個女生說過話。不過我還是謝過他的好意,因為我覺得根本不需要這種「協調」。

  但故事還沒結束喔!真正的重點在後面。

  他又繼續問我,與惠郁是不是來市政前就「很熟」,我說之前勉強算認識啦!但真的不熟,是轉學進來後才發現是同班,我只是與她以前醒吾班上另一個同學認識而已。

  我以為這事該就告一段落了,沒想到第二天他去「查證」後,很興奮的跑來找我說:

  「太棒了,原來你馬子是惠郁的死黨啊!怎麼不早說,快幫老哥撮合一下吧!」(這是他又搞錯了,我與她同學也只是單純的弟兄姊妹關係而已,但這很難解釋給非基督徒聽的。)

  我搞不懂他到底要做什麼,難道他對惠郁也有意思,我就問他:

  「你不是說………,怎麼又……….?」

  他的回答好像是說,兩個搶一個傷義氣,一個追兩個沒關係(大概就這意思啦!)

  這都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但我4月24日(星期天)晚上,打電話請他支援網路同學會懷舊照片時,與他聊起這件事,他也還記得當年如此「年少輕狂」過。好了,四位姑娘可以知道,當年班上這位賣麵線的老兄,真正的目標是誰了吧!

  不過麗鐘已經警告我了,不准再「哪壺不開提哪壺」,免得最後提來提去,不小心就提出了她的那一「壺」。所以像他這樣,一人要燒好幾壺的「往事」,同學會網站上不能公佈,就只說給四位姑娘聽聽吧!一笑。

        管仁健 敬上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林惠如看到洪家昌身分背景資料查到李總經理

    白家椅問給他正羲哥當警察局懲信社李中幫你申請找叫人小弟拿拍照

    當證據記憶卡上網查資料檔案2015丶2015/027 2015/027

    買回來照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