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兒、麗鐘、家琪與如惠四位姑娘:平安

  很謝謝燕兒所安排2006年4月7日(星期五)中午的聚會,對我而言,真的是「偷得浮生半日閒」。這些年來因為工作的關係與教會的需要,從來沒有人見過我這樣大聲談笑了。那兩個小時的聚會,將成為我記憶中最甜美的一段。只是如惠很倒楣,店裡來了許多白吃客,搞不好還吵走了不少客人,真的對她感到很虧欠。

  十多年來,出版業一年比一年艱困,坦白說,我的年紀也漸漸大了,面對年齡越來越輕的消費者,工作壓力(尤其是業績壓力)之大,時常還真有力不能勝的感覺。偶爾一下的「返老還童」,看見一群老朋友,還真忘了自己已經是歐ㄌ桑了。

  幸好有你們四位姑娘的提醒,我才發現原來網路同學會裡,有很多我準備要爆的「料」,根本就是我「年幼無知」的誤解。即使有日記,也只是我的「一面之辭」,搞不好真的會「連累」無辜。

  例如昨晚整理日記,就發現裡面竟然還真的有一段文君當年對我說的,她說班上男生都很會放「煙霧彈」,我也想不起來那時她是為什麼說這句話的,只是那時覺得這句話很有趣,當天就記下來了。難道她也是在說那位賣麵線的嗎?先列入「懸案」,有機會再查證。先說一下班上的「長壽姊妹花」吧!

  麗鐘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在同學會網站裡公布的文章,當然不是我學生時代日記裡的原文,她懷疑我有故意醜化燕兒與家琪的嫌疑,藉架設網站之便「公報私仇」。真的,女生的直覺是很準的,妳們務必要相信自己的直覺。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二十年也不嫌晚。何況我這樣的真小人。

  專二時很幼稚,連日記寫得也是如此可笑(字體的扭曲更是離奇),看來如今能「拿筆維生」,還真是拜燕兒與家琪當年的「懶惰」所賜,這就要從1980年3月31日(星期六)早上第一、二節國文課的「辣妹事件」說起。

  當時國文課是訓導主任陳雄勳老師教的,因為訓導處的行政業務很忙,所以只在黑板上寫下了「我對吸菸的看法」、「談法治」與「論交通安全」三個作文題目,再補充說明班上的16個男生只能寫第一個題目,女生則不限,接著就匆匆離去。老師走了,教室當然立刻一片混換。

  那年代也沒什麼反菸教育,男生在班上,不吸菸就代表「不合群」,甚至就是「落扒仔」、「SPY」,所以大家都必須「講義氣」,大概也因為同儕團體的壓力,男生無論在校外抽不抽,在班上反而一定要抽。陳老師會要求男生寫這個題目,或許就是要教育一下班上男生吧!

  只有一個題目,也沒什麼好多想的,半節課不到,「我對吸菸的看法」就寫完交差了。這時坐在旁邊的燕兒自己不寫作文就算了,竟然還「誘惑」旁邊一位天真無邪的青少年說:

  「我給你一包長壽菸,你幫我寫這篇『談法治』吧!」

  燕兒用這麼另類的方式「談法治」,已經夠奇怪了;但更怪的還在後面,就是坐在她後面的家琪,也停下寫了一半的作文,對那位天真無邪的青少年說:

  「我給你半包長壽,你幫我把這篇『論交通安全』寫個結尾吧!」

  就這樣,天真無邪的青少年,剛剛義正辭嚴的寫完一篇「我對吸菸的看法」,娓娓細訴香菸對青少年的危害,立刻又要因「法治」與「交通安全」,收下身邊兩位辣妹一包半的長壽菸。

  奇怪的是燕兒與家琪不是最有正義感的嗎?平常最反對班上男生抽菸的嗎?但是因為自己懶得寫作文,可以立刻轉變立場,竟然誘騙毒害身邊這樣天真無邪青少年抽菸,真是「最毒少女心」。現在的夜店與PUB裡,都有洋菸廠商,聘請年輕貌美的辣妹到處送菸來促銷,原來26年前,就有人不幸遇到過這兩位「辣妹始祖」。

  這麼多年以來,我還一直相信,當年自己一定是被燕兒與家琪的「美色」所惑,才會「無怨無悔」的幫她們寫作文、打電腦,結果檢查日記才發現,真相竟是這樣「簡單」,這麼不浪漫。人的回憶真的太不可信了,不寫日記還真的不行。

  當年流水帳一般的隨手日記,如今成了「重要證物」,不然我們的年輕歲月,真的會被自己錯誤的印象所扭曲。我將這件事的日記原文,掃描後寄給四位姑娘,證明我小管說話也是「有所本」的。大家請多上網發言吧!不然小管以後就不忠於日記原文,真的「自由創作」了喔!

  麗鐘與如惠竟然也知道兩位姑娘的作文,當年都是我在代寫,你們大概也一定認為燕兒與家琪是用什麼「美人計」,至於小管我大概也「不懷好意」,兩邊都「各懷鬼胎」,才會出現這種「關係」。

  如今公布我當年「第一手」的日記,可以還我們三人清白了,證明那時真的絕無「ㄐ-ㄢ情」,只是「堅定的友情」而已。不過燕兒與家琪兩位姑娘鼓勵未成年人吸菸,來換取自己偷懶的不當目的。就像兩位姑娘批評安蘋老師的一樣,你們還真的沒資格管我,原來你們也「好」不到哪裡去,當時我應該用這個理由來「反抗」兩位姑娘才對。

  但是沒辦法,聰明的管笨的,天經地義,現在想通也太晚了。所以,我會牢記燕兒的名言:

  「我之所以這樣做,一定是你做了不應該做的事而『惹火』我了(一定是這樣),不然我不會這樣。︿_︿ 」

  我也會牢記家琪的名言:

  「我深信....當年對您的『訓練』,必然有著非常正當的理由,驅使我如此做....只是事隔多年....那理由....我忘了。」

  我一定要代表拙荊秀涼,感謝燕兒與家琪。如果我在16歲時,沒這個榮幸認識你們兩位姑娘,教導我正確的「女生邏輯」,今天我一定無法習慣婚姻生活的。

  當然,我也希望無論時間怎樣過去,環境怎樣改變,你們都能永遠像讀書時代這麼「口愛」。

        管仁健 敬上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