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地與你相遇,在那難忘季節裡,

  心靈上充滿了你,不覺秋的涼意。

  我是多麼想你,你可不要忘記,

  我是多麼想你,你可不要忘記。

  人過中年,常會出現恐慌,因為你會警覺到自己生理與心理間,不再有年輕時那樣的平衡。當你發現自己高興時往往不自覺流下眼淚,想哭時卻又哭不出來,那就代表自己真的老了。

  這幾年每次聽到年輕時聽過的校園民歌,就不自覺的會想到當年的同學。尤其是聽到這首《想你》,更是立即想起我那些「提前畢業」,不會再來參加同學會的同學。

  。。。。。。。。。。。。。。。。。。。。

  

  要談「提前畢業」,就一定要先談「作弊」。當年班上考試作弊的人太多了,完全沒有記錄價值,直接紀錄不作弊的人還比較快一點。所以即使是考試作弊被記過、甚至被退學的人,在我的日記裡也都不太紀錄。

 
  談起作弊,不得不佩服班上的「藝術家」敏鴻。她能將四課的國文默書內容,也不知到底是用些什麼工具,全部刻在一枝原子筆外殼上;其他英文字母、數學公式,沒有她不能刻的。有這種巧奪天工的毫刻藝術,卻不能進到美術科系,真是可惜。

 

  但這種「獨善其身」的作弊,我並不會特別關心,我日記裡紀錄的,還是「兼善天下」那一型的。印象中班上最有「同學愛」的就是阿宗。他喜歡班上一位女同學,為了討得她一笑,每次考試總是提早交卷,然後在教室外面,大聲唱著黃梅調來報答案。

  

  其實那個女同學功課很好,根本不需要阿宗的「服務」;但阿宗冒著退學的風險,竟只是想用滑稽的舉動來搏得美人一笑,結果卻便宜了我們其他不會寫的人。所以在我年輕時就領悟了這個道理:考試即使不會寫,也不要太早交卷,因為幸福有時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阿宗這樣「捨己為人」的報答案,也算是好心也好報,因為每次都是喜劇收場,從來沒失手過。但我日記裡紀錄了其他幾位太有「同學愛」的同學,結果就非常壯烈了。

  

  。。。。。。。。。。。。。。。。。。。。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星期三),平安夜之後的考場卻不太平安。期末考第二天,我們班與另外一科系的同學,兩班被混合編成梅花座,分坐在兩間教室裡。

  第一節考英文,一出考場後,好心的燕兒就已經來警告我「懸崖勒馬」了。因為她們那間出現了「殺手監考」,一個同學的小抄被抓了,監考老師很細心,還核對筆跡證明是旁邊個人寫的,兩個人各兩支大過,一下子班上就多了四個大過。

  雖然我在隔壁考場,也感到一股「肅殺」之氣,幸好我的天敵英文考完了,下一節還要不要繼續「行動」,就可以放心的仔細觀察、「量力而為」。


  結果第二節微生物學考完,吃飯時燕兒又一次警告我,說她們那間的「殺手監考」持續我殺我殺我殺殺殺,又一個同學的小抄被抓了,監考老師比照上一堂做法,核對筆跡證明是隔壁同學寫的。所以一個早上下來,光是隔壁那間考場,本班就多了八個大過。


  我是真佩服這位同學的熱心與勇氣,明明上一節已經有了「前車之鑑」,卻還繼續勇往直前,熱心助人。我就很奇怪,怎麼我每次考試,就從來沒遇到過這種「貴人」,完全要「自食其力」?

 

  但在班上熱心排行榜上第一名的,還是我最好的朋友家琛,明知早上已有兩個人因「助人」而被記了大過,下午卻依然要勇往直前。其實「助人」的風險比自己作弊還高,因為你能提防自己不被監考老師抓到,但你卻沒法防止別人不被監考老師抓到啊!

  

  家琛被抓之後,記了兩個大過。更慘的是到了學期末,那個受他幫助的人沒事,他卻因記過太多而被退學,暑假時的轉學考又沒考上,過完年就去入伍了,他的學生生涯也就此終結。

  

  。。。。。。。。。。。。。。。。。。。。

 
 
  當然,談到因作弊而「提前畢業」,還是不得不讓人想到第一個自人生舞台「提前畢業」的瑋玲。

   

  她的「猝逝」,不像癌症那些病痛,可以讓周遭的人先有時間做心理準備;甚至不像車禍等意外,還可以說出個理由。對當時年紀還「不識愁滋味」的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次最真實的「生命教育」。

   

  瑋玲生前喜歡彈吉他,更喜歡自彈自唱。她去世前幾小時,在班上唱的就是這首《想你》,因此這首《想你》好像成了特別為她做的一樣。尤其喪禮前後,更是被同學傳唱一時。

   《想你》真正的主唱者「趙學萱」,幾乎沒人認識,有人傳說她就是趙樹海的妹妹趙學齡,趙樹海當時紅得不得了,但好運似乎沒有傳染給妹妹。不過後來也證實了這只是謠傳,而且趙學萱在出了這首《想你》的專輯後,從此就在歌壇消聲匿跡,這首歌自然也就很少在媒體上聽到了。

  。。。。。。。。。。。。。。。。。。。。

  

  六年之後,大家都畢業了,男生都已退伍,而女生結婚生子的也很多了。我那時是在大同公司的電腦廠工作,從生產線上播放的中廣調頻網裡,聽到《想你》這首歌,又被一個兩人團體「芝麻龍眼」翻唱。可惜演唱者不是偶像歌手,「口水歌」也難有行銷話題,銷路似乎不佳。


  不料到了一九八九年的一月二十八日,「芝麻龍眼」與另一個歌手王默君,在高雄搭計程車時發生車禍,王默君當場死亡,她原本主唱卻沒紅起來的《偷哭的日子》,立刻成為廣播節目裡經常播放的單曲。


  至於車禍中受重傷的歌手龍眼(林育如),在高醫加護病房住了兩週後,二月十一日還是宣告不治。她們主唱的《想你》,也立刻取代《偷哭的日子》,成了廣播節目裡反覆播放的單曲。

 

  其實這一首《想你》,原本該是情歌,但卻意外成了代表「死亡」與悲痛哀傷的曲風。雖然專四那年我與同學們都已經歷過,可是當《想你》這首歌再度流行起來時,我不知其他同學怎麼想,但我知道自己深埋在心裡的回憶,又被《想你》這首歌挖起來了。


  如果我們的一生,也能在別人心中,留下一點點位置,哪怕是最不起眼、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也都代表著我們這一生「不虛此行」了。

 原載《更生日報》08.26,2010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管弟兄:
    謝謝你在百忙中寫下這些回憶錄.現在能像您老人家如此認真為自己
    為他人而寫的人已不多見了!

    我支持你(我們)
    金枝8/10
  • ctbstrong
  • 趙樹海是家中老么,沒有妹妹吧!倒是有位姊姊名叫「趙樹齡」。趙學萱
    是他在民歌時期認識的,詳情請參考以下網頁「民歌小站」

    民歌人物 : 自彈自唱自娛的趙學宣
    http://www.tonight.tv/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518
  • 小學弟
  • 我是85才進中國,當時已是工商專校,文中有提到自強樓,真是懷念
    印象中自強樓是企管科的,當然,分數不差,美女也多,人數也不少
    本來土木科也是在自強樓上課,後來不知為何就搬到光復樓去了,雖
    然看美女機會少了,不過翹課到後山打球機會就變多了
    那時有次無聊幫同學暑假到校上結構學,沒想到被老師認出(你不是
    不用來嗎?)只好說是來找人,趕緊打電話通知事主,當然,考試也沒
    代考了..哈哈
    不過說起作弊,土木大概是校內作弊難度較高的,光是力學就好幾門
    不是答案對就好,算式一定要寫,而且一題下來就寫到死還不見的
    對,剛從成功嶺回來班上就32走了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