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二十多年,也中斷了快十年的五專同學會,終於在農曆年後復會了。

  一見面才驚覺,除了少數幾個不列入統計人口的「妖怪」以外,大家身材瘦的變胖了,頭髮黑的變白了(更慘的是變禿了)。幾個臭男生聊得興起,班頭就發起一個目標三十人登錄的同學會網站,讓大家一起找回年輕的歲月。

  因為我是二十八歲才插班大學,所以大學、研究所的同學都比我年輕十歲,平常他們就習慣上網哈拉,所以網路同學會只要發一封e-mail,大家就自動來登錄了。讓我天真的以為這任務應該不難,於是爽快的接下「版主」這頭銜。

  但結果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也許中年人都不習慣上網聊天,設立後連我這版主加起來,竟然只有三人。最慘的是連當初定下這目標三十人的班頭,自己也沒來登錄。

  為了不讓剛出生的網路同學會夭折,我不得不放棄文學主編的專長,改用辛辣爆料的手法,逼這些「黃牛」同學實現承諾。

  。。。。。。。。。。。。。。。。。。。

  第一個要爆料的對象,當然就是我們的班頭。他一下說要忙著去大陸洽公,一下又說沒時間打電腦,可是我哪能這麼便宜就放過發起人。

  我去翻從前的日記,發現專二那年,班頭與其他三位男同學,放學經過公館轉車時,在路邊打電動玩具時,被記者拍了一張照片。

  原來是這家報社的記者,正在寫一篇關於青少年沉迷電動玩具的報導,需要一張背景照片,竟然在未經當事人許可下,拍了照登在1979年12月12日的報紙上。照片中能看見臉部清楚輪廓的,四人當中只有兩位,恰巧班頭的面貌最清晰,而且還是彩色的。(當年報紙彩色版並不多)

  我立刻將這張報紙掃描後,臉部故意打了馬賽克,廣發伊媚兒讓同學猜一猜,照片中的兩位男主角到底是誰。我特別注明,解密版的照片將只在同學會網站裡公佈,請大家點進去逛逛。

  果然這個社會真是人心險惡,不爆料根本沒人會來的同學會網站,稍微小爆一下,瀏覽的人次就立刻倍增。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班頭,忽然人也不忙了,電腦也會了,乖乖來登錄報到。

  。。。。。。。。。。。。。。。。。。。

  有了班頭的加持,我開始鎖定的下一個爆料目標,就是我們的副班頭。他常年在大陸經商,連同學會都無法參加。我等了兩週,他一從大陸返台,立刻打電話給他。結果他上網瀏覽過了,也回了伊媚兒,大力讚美這個網站,但卻像班頭一樣,遲遲不來登錄。

  沒關係!我當兵時有一本日記,1984年7月24日星期二晚上,我在台南永康參加師對抗,晚上在射擊指揮所的帳棚值夜時,副班頭的無線電台吉普車,剛好就停在我們旁邊。他把我找出來說:「安啦!演習都是假的,不管他,來,我泡麵請你吃。」於是我全副武裝,攜械逃亡五公尺,在他的吉普車上「man talk」了一個晚上。

  到清晨天快亮時,他大概是累了,忽然不經意的說出,其實他讀書時,一直對班上某位同學,真的真的很有好感,可是......(當然,我在網站上也先有聲明,他喜歡的是女生。但這樣一聲明,新聞度也立刻減少了一大半。)

  雖然二十年前吃了他一碗泡麵,但他不來登錄,我只好決定還他一碗麵,但卻要爆他的料。果然還是爆料有效,他立刻人也不忙了,電腦也會了,乖乖來網路同學會登錄。

  但他在登錄同時,也發了一封伊媚兒給我,揚言他已經登錄了,如果我繼續說出真相,他也要爆我的料。但我相信自己讀五專時還「年幼無知」,哪敢對任何女同學有「妄想」,因此特別打電話向他求證。但他笑著說:「小管,你是傳播業,我是製造業,你玩不過我的啦!」

  天啊!竟然還有人敢威脅版主,無奈我小管天生就是「欺善怕惡」,既然已達到讓他來登錄的目的,只好與他相約,二十年前在台南,我們當兵時的「man talk」,就再等二十年,到我們六十歲時再來爆料吧!

  。。。。。。。。。。。。。。。。。。。

  第三個目標,我鎖定是當年的「班花」。我第一次打電話給她時,只說請「美女」來上網,「美女」的回答是:「好啦!」

  我第二次打電話時,改說是請「大美女」來上網,「大美女」的回答是:「好啦!好啦!」

  我第三次打電話請「宇宙無敵超級大美女」來上網,「宇宙無敵超級大美女」有點鬆動了,但回答依舊:「好啦!好啦!好啦!」

  我每聯絡她一次,頭銜就必須再加長一點,但她的回答也只是由「好啦!」變成「好啦!好啦!好啦!」女生講話總是很有「學問」,到底我們班花口中的「好啦!好啦!」是「好啦!我會來登錄」;還是「好啦!不要再說了」,我始終也搞不清。

  看來軟的不行,一定要來點硬的。我只好威脅她,揚言要公布她當年的寫真集之一。畢業前她拍了一組「寫真集」,大家別亂想,我們那年代的寫真,衣服穿得比平常還多,今天看來實在是太不「真」了。

  當時她送了我一張,也送給我的死黨另一張,不過我這張比較天真無邪,另外一張就比較嫵媚成熟。當時年輕,成熟一點看來也不錯。現在,嘿--嘿--嘿,當然是天真無邪比較好。可是我偏要公佈那張嫵媚成熟的。

  果然是爆料有效,宇宙無敵超級大美女終於害怕了,當天就乖乖「就範」,讓登錄人數順利突破二位數。

  。。。。。。。。。。。。。。。。。。。

  最後要打電話的,是當年班上的氣質美女,也是學藝股長。

  她一接電話,很爽快的就說:「上網很好啊!我最喜歡上網了。」真是感動,終於遇到一個不必等我「爆料」威脅,第一次就乖乖「就範」的。不過她立刻補充:「我最討厭小孩上八卦網站了,同學會的網站是你負責的,一定很有營養。」

  當場我的頭上好像小丸子一樣,先是三條橫線,接著又有烏鴉飛過。我明明就是編數字週刊的,她偏要向我買讀者文摘。這太難了吧!因為我的網站宗旨就是「以本班八卦為己任,置別人死生於度外」,只好回答她:「對您的寶貴意見,我們將提報董事會慎重討論。」(這句話翻譯成白話文就是「NO」)

  在不斷「爆料」下,終於達到了目標三十人的一半,看來網路同學會真的是「八卦尚未成功,爆料仍需努力」了。

  原載《更生日報》06.09,2006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atricia
  • 哈哈哈哈哈....我邊看邊狂笑啊!
    這年頭...也只有搞媒體的有創意!
    管大哥..你很強耶!!
  • lynna8a8
  • ㄎㄎ
    這是真實事件嗎!?
    好好玩ˊˇˋ
  • 阿志
  • 小瓜呆學長
    我是中國市政(畢業時改為中國工商)企管科73年畢業,學校能出一個作
    家很不容易您可說是傑出校友,回憶專科生活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段日
    子整天無憂無慮,尤記剛進學校時發現校區是一座山對國中畢業生來說
    充滿新奇,但又感到漫漫5年要如何埃過,沒想到讀5專是那麼快樂,由
    於沒有升學壓力讀書對我來說是只求60分就好,班上30個女生20個男生
    同學之間相處愉快,所以5年時光一下就過去了。
    預官考試從您那屆開始因降低國文分數提高英文分數讓五專生變得錄取
    率很低,我們班20個男生只上2個(我考第3名),以前至少上一半,後來
    服役於金門,那個年代的金門雖沒有單打雙停的火藥味,但仍冠以戰地
    之名犯軍法者在罪名前加上「陣前」兩字馬上罪加一等,大小金門共駐4
    個重裝師5萬大軍群集,司令官宋心廉是上將,由於兩岸未通,仍充滿肅
    殺之氣,所以拜讀大作心多有同感。
    退伍之後我先插班夜大又花一年時間參加基層特考進入公營事業服務,
    就這樣匆匆過了20年,工作上沒什麼成就但安穩就好,能在網路上看到
    您的文章非常快樂。
  • 我大學讀的雖然是日間部,但插班生要到處補修學分,與班上同學的互
    動就少了些。加上我年紀又比班上同學大十歲,中文相對於公衛,或許
    是興趣吧!我花在課業上的時間也比較多(在東吳還有教會生活),所以要我這麼詳細紀錄大學同學的故事就不可能了。專科時每節課都是必修,同學之間的相處很密切,因而有了很深的回憶。盼多交流。

    管仁健 於 2008/12/01 09:19 回覆

  • elisa-yu
  • 小管:
    每次想到你就很窩心,看到mail就很傷心,老大徒傷悲就是像我這樣,
    要用沒撇步,每次打開電腦,等我搞熟了,不是要送女兒上課了就是煮
    飯時間到了,只好關機期待下次再相逄,所以看到小管同學的熱情,實
    在是有給它慚愧,只好默默祝福你...事業順利,著作大賣,身體健康


    麗鐘
  • 麗鐘姊姊:我在家裡排行老二,如果你有「老大徒傷悲」的煩惱,我推荐你去找燕兒,她在家裡就排行老大,一定能解除你的煩惱。

    管仁健 於 2008/12/01 09:2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