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人的一生可以重來一次,那麼你要如何再來過呢?前法國ELLE雜誌總編輯鮑比,可能再也沒辦法回答了。

  鮑比本是一個開朗、健談、喜歡旅行講究美食和生活的人,他才情俊逸,處處受人重視與歡迎,生活中充滿幸褔快樂。

  但在1995年底,44歲的鮑比突然腦幹中風,全身癱瘓,不能言語,只剩左眼還能眨動,半年之後,他靠著左眼的眨動,在治療師的幫忙下,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的指點,如果指對了,左眼就眨動一下。

  他用這種最笨也是最聰明的方式,牛步化地寫下了二十八篇短文,雖然只是薄薄的一百多頁,卻是嘔心瀝血、血淚交織而成的纏綿之書,對生命的意義與不捨,充滿了無限的詮釋。

  出書後二天,他就告別了這世間。但他卻藉著這本翻譯為二十多種文字的名著,告訴世人他被禁錮的靈魂永遠活著。

  《潛水鐘與蝴蝶》書名中的「潛水鐘」,是喻指生命被形體所囚禁,彷彿罩著潛水鐘的身軀動彈不得;而「蝴蝶」則隱喻著生命在想像中,能像蝴蝶一樣四處飄飛,仍具有自由的本質。但是「蝴蝶」加上「潛水鐘」後,雖然仍能到處翱翔,卻終究舞不出曼妙的輕鬆,脫離不了「潛水鐘」的囚禁,只能對沉痛的生命加以控訴罷了。

  正如同所有絕望的人都有最深刻的感情一樣,《潛水鐘與蝴蝶》是描寫他這一生的最後處境,靠著僅有的左眼,一眨一眨的將字由字母一個一個的拼出,書中到處可看出他對生命充滿了愛戀,總希望有一天他能再次的回到他所熟悉的世界。

  所以,《潛水鐘與蝴蝶》是一本絕望之書,一個「準植物人」只剩左眼能眨、左耳能聽,以前那些快樂時光的回憶,只有增加內心的痛苦,所以他寫到:「我可以去探望我心愛的女人,悄悄挪到她的身邊,撫摸她沈腄中的臉龐。」

  又說:「我突然覺得很可笑,都四十四歲了還像個小寶寶,需要人幫我清洗、轉身、擦拭、包尿布。」處處充滿了絕望與對生命的無奈。

  但《潛水鐘與蝴蝶》也是一本充滿希望的書,試想一個只剩左眼能眨動的「準植物人」,居然能一個字母、一字字母拼成一本書,對生命意義的追求有什麼比這樣更偉大的。

  只要不死就有希望在,只要有希望就能不死,所以鮑比說:「要是能把不斷流進我嘴巴裡的口水順利嚥下去,我就會是全世界最快樂的人了」。多麼微小的心願,卻是最大的奢望。

  根據鮑比自己的描述,他是陷在「從頭到腳全身癱瘓,意識清醒地封閉在自己的內在在世界中,無法和人溝通,只能靠著眨左眼皮,與外界對話。」

  但他依然不放棄與別人的溝通,不放棄讓外面的世界了解他的情感,這本書當然是以全部的生命力量所寫成的。而鮑比傳達出來的心聲,毫無厭世自憐之情,卻充滿對生命的熱愛,以及對他人的體諒,並不時以幽默的口吻敘述自己的處境。

  四肢健全,各種感覺功能正常的人,必定難以想像,假如像鮑比這樣的情況降臨在自己身上時,究竟自己會有何反應。

  鮑比說:「和需要呼吸一樣,我也一樣有感受,需要愛、需要贊賞。」

  透過這本書,我們知道了即使是不能言語的病人,仍然可能有如常人一般渴望與別人交流、溝通。

  也許我們該對生活中這類的人多一分細膩的心,用心傾聽他們說不出的需求。

  他的書寫到96年8月為止,最後的一段上說道:

  「在宇宙中,是否有一把鑰匙可以解開我的潛水鐘?有沒有一列沒有終點的地下鐵?哪一種強勢貨幣可以讓我買回自由?」

  渺茫的希望未曾發生,他很快奔向了絕望的終點。對天天揮霍著生命的我們,鮑比用他的慘痛的經驗提醒我們,必須珍惜一切已有的感覺。

  不像許多童話故事那樣有著美好的結局,鮑比在完成了這本書後第二天就與世長辭了。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百多頁,沒有華麗的文藻,卻是用盡生命的力量寫出。看了這本哀而不傷的生命結晶,如果你正行在人生顛峰,盼望你能慶幸自己擁有的這一切。

  如果你正與病魔纏鬥,也盼望囚錮在孤獨潛水鐘裡的你,內心還能一天新似一天,像斑斕的蝴蝶展翅飛翔。

《潛水鐘與蝴蝶》
作者:尚˙多明尼克
譯者:邱瑞鑾
出版社:大塊文化
叢書系列: Mark
出版日期:1997/10/28
普級/單色印刷/平裝/25K/150頁
ISBN:9578468334
定價 150元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