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人一提到余光中,就會想到他的詩。的確,當今「詩壇泰斗」的寶座,大師坐來想必有異議者不多。但如果說他是散文大家,有些人可能就比較陌生了。

  讀者認識大師,大多都是從國中課本裡讀他的詩開始,以致忽略了他那「左手的謬思」。其實在現代散文的理論與創作上,大師左右開弓的才情與活力,早已開創了詩化散文的另一境界。

  《日不落家》是他的第四本散文創作集,之前他另外還有七本加入文學理論或評論的散文集,對年逾古稀的大師來說,相較於現今書市當紅的年輕作家,作品並不算多;但無論就創意上的不落俗套,或藝術境界上的不斷挑戰,這都是一本名副其實的文學「新」書。

  詩與散文是文學史上的兩條主線,散文本來是知識分子表達思想與見識的利器,為了用在公文、書信與公告上,因而必須強調敘事說理。相反的詩則由於多用於抒情,因而成了文學王國裡的貴族,發展出了最精粹完美的藝術技巧。

  由於散文必須要以知識為基礎,又要以達意為目標,所以通常都用平鋪直敘的筆法來寫景抒情,因而才識不夠者就拘限了想像空間,文筆生澀者又韻味盡失,不能像詩那樣恣放無涯又韻味無窮。

  話說回來,詩由於要求精鍊,無法深入交待或剖析,所以有時要引用典故或比喻象徵,一旦太深或太抽象,讀者就無法意會;但若太過淺白,又少了詩的意境,成了打油詩或順口溜。

  因此,在散文自由靈活的段落行間,以清晰明朗的思路來敘事說理,再吸收詩裡原有的精鍊與韻味,就成了一種新興的現代散文文體--詩化散文,而其中最重要的代表作家,自然非余大師莫屬。

  大抵說來本書收錄的散文,可以分為三類:第一是敘事抒懷,如〈日不落家〉、〈沒有鄰居的都市〉等,雖是傳統的課子書與文人感遇,但筆下有理有情,絲毫不落窠臼。

  第二則些幽默小品,如〈開你個大頭會〉、〈從母親到外遇〉等,亦莊亦諧的筆調,處處可見機鋒,讓人忍不住會心一笑。

  當然,第三也是大師最具代表性的散文,則是書中的六篇遊記,分別以台灣(玉山)、歐洲(巴賽隆納、布拉格)、南非(開普敦)為景點,把詩人的長處如精鍊的文筆、不羈的想像與無窮的韻味,移來散文中夾敘夾議,創造了大師最為人稱道的詩化散文。

  例如在〈紅與黑-巴賽隆納看鬥牛〉一文中,他以客觀而感性的敘事筆法,述說自己在西班牙鬥牛場裡,觀賞鬥牛士用鮮紅的旗幟,不斷刺激黑牛狂奔,在滿場觀眾的喝采中,竟警覺到共犯罪惡的惻隱之心,而興起了趁早離開這個國家的念頭。回至旅館後他寫到:

  「閉上眼睛,就眩轉於紅旗飄展,黑牛追奔,似乎要陷入紅與黑相銜相逐的漩渦。更可驚的,是在這不安的罪咎感之中,怎麼竟然會透出一點嗜血的滋味。」從嗜血的紅引伸到死亡的黑,這早已不是「到此一遊」的單純遊記了。

  如果把散文形容是米,詩自然就該是酒了,而《日不落家》這本詩化散文的代表作,絕對是一杯香醇濃郁的佳釀,就等大家來品嚐一番了!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