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流來襲,感冒的人比不感冒的還多;而我小管一年只感冒四次,每次三個月,所以給大家一個「涼」心的建議,還是乖乖待在家裡,免得別人病從口出,害你禍從口入才好。

  至於在家要弄什麼「碗糕」?泡茶、泡麵,你嘛「搬搬」忙,「遜」斃的人健保可不給付;泡馬子、泡凱子,286的玩意,LKK了啦!這年頭還是泡書最「炫」,管你用買的、用借的,還是用A用搶的,反正泡書的人一定最美麗。

  今天要請大家來泡的書,是近來極暢銷的一本日文翻譯書,桐生操著,旗品出版的《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這本書號稱是桐生操依據一八一二年的《第一版格林童話》改寫,在日本因暢銷而不斷出續集,台灣的中譯本情況也差不多。

  當然,你若有興趣上網去看看,還有一大堆依這本書的精神再顛覆渲染,集亂倫、雜交、凌虐、無限制、不鎖碼,讓你加倍「戰慄」的各式童話。

  「童話」究竟是個什麼東東?是「兒童說的話」,還是「大人說給兒童聽的話」,或者根本就是「大人模仿兒童說的話」。其實童話和色情小說中間,根本只有一線之隔。

  一般小說的情節雖是虛構,但必須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而童話和情色小說則不然,它們可以容許一切荒誕不羈的「幻想」,差別只在於童話是最純真的幻想,而情色小說中則充斥著各式敗德與逆倫的幻想。

  在格林兄弟《第一版格林童話》裡,那個想給白雪公主吃毒蘋果的皇后,竟是她的親生母親,而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第七版中所說的「後母」。

  這種比電視裡九點半連續劇更刺激的情節,一旦出現在童話裡,恐怕不需桐生操來改寫就夠令人戰慄了!

  其實為了教化的功能,童話作者將現實社會裡的暴力與性,能刪則刪,不能刪則加馬賽克,讓孩子回到迪士尼卡通那樣的無菌室裡,大人們自認這樣做似乎萬無一失。

  但弔詭的是,今天的社會上情色就像空氣般,瀰漫在各種媒體與網路上,甚至就在大人們自己的口中與行為上,光是淨化紙本書的童話,豈不就像監察院要行使職權一樣,拿蒼蠅拍打老虎嘛!

  童話必須要有各種天馬行空的幻想,情色小說也不例外。但在這價值觀念不斷顛覆的社會裡,現實社會裡那些知名人士的言行,只怕比童話與情色小說更加「無釐頭」。

  例如從前已婚男子要騙女人上床,都會謊稱自己將和家裡那黃臉婆離婚。但前些時候一位離了婚政府發言人「公器私用」(公務員的性器官讓私人使用),騙女記者上床時,竟謊稱自己還沒離婚,顛覆了我們所有的想像空間,比所有變態連續劇的編劇還有創意。

  另一位「少不更事」的秘書長也不落人後,外遇時竟白紙黑字承諾要和妻子離婚,不料字條見報後因此下台,竟然又找不到第三者,簡直比電視上的「鬼話連篇」更靈異。顯然這位大官辭職動作快了些,即使他解釋這張字條是他寫小說的草稿,大家可能也無話可說,反正和他去開房間的或許是個幽靈也不一定。

  因此這本《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暢銷,大家也不必恐慌。反正童話中的各式幻想,隨著年紀的成長,總有幻滅的一天。你相信白雪公主和白馬王子,從此真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白馬王子婚後不會繼續四出獵豔,尋找下一個白雪公主嗎?白雪公主成了皇后之後,會不會繼續去照魔鏡?你覺得一個上半身再怎麼美的人魚公主,缺乏可讓王子行夫妻之實的下半身,這樣的婚姻能夠維持多久?

  童話不過是大人們想要同化孩子的一種讀本,能淨化昇華固然很好,如果有作者堅持要將它與情色掛勾,也無須大驚小怪,因為現實社會裡本來就是這樣情色充斥。

  比起紙本書以外,其他媒體對情色的渲染與強調,《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還算是一本適合成人閱讀的童話,可以拓展自己僵化的想像力,建議您不妨也買一本來給我泡泡吧!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