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片「舉世紛紛誇紅學,誰識紅樓夢裏人」的「紅學」研究熱潮中,探討「紅學」的書籍,如果用「汗牛充棟」這句成語來形容,相信也沒有人認為太誇張。

  但是評論「紅學」的文章雖多,卻都不免陷入考據或索隱的泥淖中。第一一Ο《國文天地》裏,刊載了霍國玲女士的大作〈反照風月寶鑑──試論《紅樓夢》的主線〉,拜讀後感觸良深。

  無論就質(內容)或就量(讀者群)而言,《紅樓夢》都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成功的一篇小說。如果這個大前題不能先確立,那所有的考證,無論是自傳他傳乃至合傳;和一切的索隱,管他什麼影射和珅、納蘭性德、甚至反清復明,全都不再有討論研究的價值了。

  既然肯定定了《紅樓夢》是篇文學作品,那要研究《紅樓夢》的主線,就必須自《紅樓夢》本身下手。

  霍女士文中一開始就提出了八種可能的主線,限於篇幅該文須連載,我們也無從得知作者最後的結論會什麼?

  不過看多了索和考據兩派的「紅學」論文後,霍女士這篇「就夢論夢」的大作,確實讓人讀後有「消痰化氣」的感覺。

  然而不容諱言的,儘管作者在文中自稱,「只有反照風月寶鑑,才能夠牢牢抓住《紅樓夢》的主線。」

  看來作者似乎已明白,雖然《紅樓夢》被索隱派視為政治史、考據派視為家族史、甚至大陸上的鬥爭派視為社會史。

  但這些紅學家都犯下一個同樣的毛病,那就是過分重視「旁證」與「外證」,卻忽略了「本證」與「內證」。

  余英時教授對紅學界這種現象,也曾有「眼前無路想回頭」的感嘆,而霍女士在文中,先是一口咬定《紅樓夢》的作者是曹雪芹,其實不相信這種說法的人也大有人在。

  例如潘師石禪先生以前還為此與胡適先生論戰多次;不過作者問題可以先拋下不論。

  這篇大作最值得爭議之處,就是引用了十四條「脂批」,以此論證《紅樓夢》一書主線何在?

  脂硯齋究竟是誰?除非有新材料出土,否則再爭論一百年也不會有答案。

  但自庚辰本來看,眉批中硃筆署名的有脂硯、畸笏、松齋、梅溪四人。署名松齋與梅溪的眉批各僅一條,暫且不論。但署名脂硯與畸笏的批語,就說話的口吻來看,會是同一人嗎?

  如果不是,為什麼他們能有志一同,而且都能明白《紅樓夢》的主線何在嗎?

  這群《石頭記》的批書人,會不會和你我一樣,也只是「紅迷」而已;不過年代較早罷了!

  況且這些早期的「紅迷」,對《紅樓夢》一書的瞭解程度,未見得就一定在你我之上,舉幾個較為人知的例子吧!

  三十多年前,潘師石禪先生與胡適先生論戰時,胡適先生在庚辰本的跋上說,第五十回晴雯補裘完時,「只聽自鳴鐘已敲了四下。」

  庚辰本下雙行夾注「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樣寫法,避諱也。」胡適先生以為雪芹乃曹寅之孫,此段批注證明《紅樓夢》的作者是曹雪芹。

  但潘師石禪先生也引庚辰本第二十六回,薛蟠對寶玉說看見一張落款庚黃的好畫,寶玉心下猜疑,古今字畫不曾聽有庚黃,就在手上寫了兩字。

  庚辰本上如此記載:「寶玉將手一撒與他看道:『別是這兩個子罷!其實與庚黃相去不遠。』眾人都看時,原來是唐寅兩個字。都笑道:『想必是這兩字,大爺一時眼花了也未可知。』薛蟠只覺沒意思,笑道『誰知他糖銀果銀。』」

  庚辰本中這段記載,把「寅」字又寫又說;不僅手犯,而且還嘴犯。如果庚辰本第五十二回脂批所言之避諱是真,那第二十六回這段記載,脂硯齋等評書人又該做何解釋?

  可見這些批書人對《紅樓夢》,瞭解程度也是有限。至於他們的國學知識與文史素養,更是令人不敢恭維。

  例如甲戌本第三回,「黛玉也照樣漱了口,然後盥水畢;又捧上茶來,方是吃的茶。」上有眉批:「今看至此,故想日後以閱(有正本作「日前所聞」)」王敦初尚公主,登廁時不知塞鼻用棗,敦輒取而啖之,早為宮人鄙誚多矣!今黛玉若不漱此茶,或飲一口,不為榮婢所誚乎?觀此則知黛玉平生之心思過人。」

  王敦「登廁啖棗」,典出《世說新語、紕漏第三十四》首條。試問,一個連《世說新語》都不曾讀過的批書人,能了解《紅樓夢》其中隱含的主線何在嗎?

  又例如庚辰本第七十八回,「痴公子社(杜)撰芙蓉誄」,其中「高標見嫉,閨幃恨比長沙。」句下有夾批「及(汲)暗(黯)輩嫉賈玉(誼)才,謫泛(貶)長沙。」

  潘師石禪先生說:「賈誼卒於漢文帝十二年(西元前一六八);武帝建元六年(西元前一三五),汲黯才做王爵都尉;相去三十年,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引自《紅樓夢新解》三民版,頁108)

  由以上例證可知,想從脂批裏找點蛛絲馬跡,藉以明瞭《紅樓夢》的創作企圖,無異是緣本求魚、捨本逐末。

  霍女士文中最後提到,「筆者願意逐步地,一層層地剝去包裹著明珠的泥沙,將這顆稀世明珠復還原形。」

  如果要達到這目標,我想首要條件就必須先拋開脂批的桎梏,以《石頭記》原文來「就夢論夢」;否則又如何能「識得紅樓夢裏人」呢?

  原載《國文天地》117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