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百年前,一群要由歐洲移民到美洲的清教徒,在大西洋上遇到了海盜;因為清教徒反對任何形式的戰爭,所以他們躲到船艙底下。

  可是當他們的僕人也要進去時,卻被上鎖的艙門擋在外面。只聽到裏面的人這樣說著:

  「我們是清教徒,我們反對戰爭;你們又不是清教徒,趕快去甲板上抵抗海盜。」

  第一次聽到這故事,只把它當成一個笑話。因為基督教能成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並不是只靠耶穌被釘上十字架,而是日後信徒不斷的犧牲奉獻。

  所以這群清教徒並非真正的清教徒,只是些偽善怕死的「神棍」罷了。

  我的一個朋友,二十六歲就罹患急性腎衰竭,四年來每週都要去醫院洗腎兩三次。他一直希望得到移植腎臟的機會,不過台灣捐贈器官的風氣不盛,所以也不知還要等多久。

  最近社會上一群熱心的人士,積極推動「捐贈器官」,使他又燃起了一線希望。但就在這時,意外地也產生一些阻力。

  因為民間有種傳說,人斷氣後要八小時神識才能脫離肉身;若此刻取用器官,會使死者產生「嗔恨心」;此心一起,則將墮入「地獄道,萬劫不復。

  所以有些「大師」登高一呼:「除非有人修行,否則器官捐贈前應三思!」看來我朋友的希望,恐怕又要落空了。

  斯里蘭卡是個國民所得很低的國家,如果有人死後肯把器官「出售」,所得將使家人享用不盡。可是他們的國人,卻「笨」到有一百五十萬人,志願捐贈眼角膜。台灣每年也有無數在暗中摸索的失明者,受了他們的恩澤,因此重獲光明。

  同樣是佛教國家,難不成他們國內的信徒,個個都能「修成正果」,可以進「菩薩道」。我們的信徒,修行就「差人一截」,器官捐贈前還要「三思」。到底為何這樣?

  愚昧的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也許就因兩國「大師」見識不同,因此才有高下之分吧!

  多少盲人期待一個眼角膜,可以因此重見光明;多少尿毒者患者期待一枚腎臟,藉以脫離洗腎的折磨;多少在鬼門關前掙扎的心臟病患,盼望能有一線生機。

  在台灣,器官移植的「需求面」是這樣的大,但「供給面」卻不成比例。好不容易有了這類鼓勵捐贈的活動,卻受到一些「大師」的阻撓。因而我有一個解決辦法,既然不能擴大「供給面」,乾脆來縮減「需求面」。

  建議這些「大師」,不妨發起個「拒絕器官受贈」活動,要 求信徒們簽下「志願卡」,任何情況下都不得接受器官移植。因為如果讓別人的器官移植在自己身上,豈不是害別人墮入地獄道;這樣自己想進入菩薩道,我看菩薩也不會答應。

  假如「大師」的信徒都能簽名響應,台灣就不會有這麼多人需要移植器官;我們也不必多事,鼓吹什麼捐贈。

  然而話說回來,如果你們只是現在反對捐贈,若自己需要時,又不反對接受移植;豈不就像前面所說的「清教徒」一樣嗎?

  原載《中時晚報》01.18,1995
  轉載《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會刊》第五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