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實施後各大醫院的醫生紛紛自行開業,街上一下多了一大堆新診所,激烈競爭下其中有家掛了個新招牌「保證台灣醫術第一」,果然來掛號候診的病人就多了些。

  隔壁的診所不甘示勢,也換了塊招牌,病人又紛紛流向他那兒,因為他招牌上寫的是「保證世界醫術第一」。

  對門的醫生最聰明,他的新招牌一掛出,另外兩家立刻門可羅雀,原來他招牌上只寫「保證本行醫術第一」。

  在過去戒嚴時代,選舉是台灣人最自由的言論假期。各種平日一說就會倒大楣的話,此時都能自由自在地有話就說,有屁就放,而且說多了不累、放錯了無罪,讓人無法想像這裡是全世界戒嚴最久的國家。

  但隨著政治強人的消逝,從政人士「因言賈禍」的情況卻依舊,唯一不同的是以前說錯話是禍己殃家,如今卻成了禍國殃民。說話的人沒事,倒楣的就是我們這些永遠死不完的死老百姓了。

  國民黨偉大英明、永不會錯的主席李老先生,秉持鄰家歐里桑的「快人快語」精神,平日就已充分享受了「言論自由」,一到選舉假期,老先生更是開心,強大如美國、專制如中共,他們的領導人也會羨慕我們總統的言論無限免責權吧?

  你看他對外能向記者暢言「獨立」,對內又能宣布北縣發放老人年金,還說幾千萬就夠。反正嘴長在他下巴上,只要他開了口就算,至於如何兌現,那由文工會來負責。

  你看過了幾天文工會才提出解釋,說大家都誤會了,主席只是對台下那些老人說,所以幾千萬就夠。咳!不懂腦筋急轉彎的人,還真搞不懂國民黨的「笑話」呢?

  然而無論國民黨如何亂搞,黨主席再怎樣信口開河,總還能長保政權。除了「李登輝情結」能讓反對黨高呼「總統英明」外,更大的原因是民進黨的領導人物們言論更加自由。

  例如許主席竟能以「個人」身分主張「三通」,雖然我也贊成三通,但民進黨目前為止政策上是反對,如果許信良有不同意見,應該先循黨內途徑反映,如果擅自對媒體放話,那與國民黨發言人用立委兼學者身分,攻擊同黨政務官的政策一樣荒謬,不是嗎?

  不過,許主席的「口不擇言」固然可議,但他隨即得到了報應。因為他們黨內的更「大」老彭先生,竟為他扣上了「通匪」的帽子。自從國民黨不再提「保密防諜」後,已經好久沒聽到這種令人不寒而慄的名詞了,而且還是出自當年的政治受難者口中。

  如果政治鬥爭要波及在學子女,到北京讀書就算中共同路人,那同理可證,去美國讀書就是美帝的洋奴,去日本留學就該是四腳仔的走狗吧!

  當然,要比賽如今台灣誰的言論最自由,大概非我們陳大市長莫屬了。你看他老兄與「友」黨主席聯手,逼得馬英九退選辭職後,還不忘告訴大家,他的對手不是姓貓姓狗的。

  新黨候選人一哭,他就說是「哭爸哭母,哭到帶衰」,卻不想想當年他坐牢時,尊夫人是如何選上立委的。

  飛機摔下來他哭國防部長處理不當,拔河斷臂後卻讓手下辭職來棄車保帥。颱風死了十多人,他在美國渡假,卻說買不到機票。陳進興流竄台北四處作案,他卻忙著全島巡迴助選,或是出國展開城市外交。

  唉!倒楣的台北市民,何時才能讓我們的台北市長,別當什麼台灣市長或世界市長,就安安分分的先當好台北市長吧!

  原載《九十年代》334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