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鄉下有個視錢如命的土財主,每天想的都是怎樣多聚歛些不義之財。但他雖有錢,卻沒見過世面,連台北都不曾來過。

  有天他用三千元為代價,請一位同鄉帶他來台北。同鄉看在錢的分上,就問他要去台北哪裡。土財主給他一個地址,按址找到了地方,才發現是家西服店。

  土財主二話不說走了進去,一見老闆就問:「聽說我兒子某某某,三年前在你這做了套西裝,到現在還沒付錢。」

  「沒錯!」老闆喜出望外「您是來替令郎付款吧?」

  那位同鄉也以為誤會了土財主一心貪財,感到慚愧萬分「從前都錯怪了他,原來.....」

  不料土財主接著又說:「我想學他那樣,也做套西裝。」

  台灣近來媒體最熱門的新聞,就是我們偉大的蔣公,究竟是如課本中所說的偉人,還是他兒子所說陽痿的人。

  別國的總統就只是陽春總統,唯有他老人家非逼別人要稱他蔣公。如今禍起蕭牆,家裡老婆動口、小孩動手,掀起了這段宮庭祕聞。不待狗仔隊挖糞,他的寶貝兒子就讓他由蔣公晉昇為了蔣公----公。

  坦白說,台灣媒體不去清算蔣介石在白色恐怖時的血腥整肅,欲熱中於老婆偷人、兒子雜種的八卦新聞,這確實是台灣人民格調低劣、媒體自甘墮落的最佳寫照。

  我們又不能劈棺替兩蔣做DNA比對,無論他們是不是親生父子,都已聯手把台灣政壇搞得七葷八素、穢爛不堪,就算沒有任何血緣關係,難道能減輕其罪孽的千萬分之一嗎?

  兩蔣父子在內戰中敗北,流竄到台灣後若能痛改前非、知人善任,即使無法再逐鹿中原,也絕對可以偏安一隅,給百姓稍加喘息。

  無奈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老兄為了壟斷權力,生前用特務勵行血腥統治,死後又遺傳給「親」生兒子,不但把台灣政壇搞得好人絕不來、來的絕不好。他的鷹犬才幹差點也就算了,人品(抱歉,用這名詞來形容衣冠禽獸是有些不妥)更是卑劣的舉世難尋。

  在這些馬屁精的勤拍硬拍下,街上的狗屎都沒他老兄的銅像多。小學課本裡還要加上他老人家天賦英明,小時候去河邊看魚逆水向上游的神話。如今換李登輝當家做主後,這段鬼話就成了戒嚴時最令人難忘的笑話。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蔣介石指揮手下的鷹犬,不斷興起造「神」運動,要百姓將他看做神膜拜,不料屍骨未寒,就成了百姓眼中的神----經病。

  他把自己裝扮得英明神武,如今騎馬的銅像傾倒了、生鏽了、國小校長有的將他送去廁所前站崗,有的將他丟入垃圾堆棄置。不僅他的神格被否定,連他「做人」的能力都被他的老婆兒子否定。

  古代的太監也只是被一刀砍去是非根,他老兄卻是多災多難,先是被火燙傷、塗了豬油去拉野屎又被狗咬掉,這段火燒、塗油、狗啃的悲慘故事,不是出自白色恐怖時被殺戳迫害的民主人士或無辜百姓筆下,而是他兒子轉述他老婆的說法,莫非天道好還,要替大家出口「鳥」氣。

  不過,儘管兩蔣父子的獨裁專制,把自己神化的無懈可擊,一旦入歸塵土,仍難逃火燒、塗油加狗咬的鬧劇收場。專制政權的領導者,無論用再多的馬屁精吹捧、再兇的鷹犬助陣,今天的神話,還是會變成明天的笑話。

  當年只敢坐三分之一板凳聽訓的奴才,如今卻抨擊外來政權、歌頌天皇陛下,又以台灣精神自居的總統;或是公開以掃除電玩英雄自豪,私下又讓電玩商人一起陪同出國的市長。

  如果你們的統治心態和那個土財主類似,一心效法老蔣的愚民政策,也想學他那樣無法無天,將來天道好還,火燒、油塗加狗咬的日子就等著你們了。

  原載《九十年代》333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