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子和駱駝都是沙漠裡的活躍分子,有一天牠們為了誰是沙漠中最有耐力的動物而吵了起來,於是牠們決定舉行一場耐力競賽,由猴子來擔任裁判。

  比賽一開始,駱駝就耐著饑渴,連呼吸次數都減到最低,以保持最大的耐力;而驢子卻恰好相反,牠不斷地大吼大叫,以顯示自己的英雄氣慨,結果沒多久驢子就敗下陣來。

  當猴子把比賽獎牌頒給駱駝時,驢子在旁就抗議:「牠算什麼冠軍,比賽時連叫都不敢叫一聲,牠哪有資格領獎牌。」

  猴子卻只是笑著回答牠:「先生,這場比賽是比耐力,不是比誰最大聲啊!」

  國民黨自戰後統治台灣迄今,長達半個世紀。加上前半世紀的日本殖民統治,兩個獨裁政權掌控台灣一百多年了。

  而這三萬多個日子以來,台灣的反對運動者,無論用和平或是武力的手段,也不管是訴諸人民自省或藉助外力支援,始終無法撼動既得利益者的壟斷政權。

  河洛諺語嘲笑台人「放尿攪沙不做堆」,而自認代表人民良知的反對運動者,何以在選舉中永遠得不到人民的多數支持,這確實是在野黨,尤其是民進黨這些政客們,應該嚴肅思考的一個課題。

  去年總統大選,民進黨被李登輝壓倒性獲勝後,黨內又起了一陣大搬風。泛美麗島系龍頭許信良重出江湖,成了該黨主席選舉中永遠的東方不敗。

  但就算真是東方不敗,也不能永遠只在黨內當教主,偶爾也要出去外面傳點福音。於是他老兄不惜御駕親征、夜奔敵營去覲見「友」黨主席,才結束了草山之上的那場國大修憲鬧劇。

  如今李主席挾勝利之餘威,又去中南美洲做散財童子;而留在國內的許主席,自然也不甘寂寞,於是駭人聽聞的政黨自肥案又將墨粉登場了。

  早在國發會如火如荼地上演時,國人就猜測兩黨間必有暗盤交易,結果在國大修憲時就曝光了。

  原本民進黨一直叫囂要廢國,沒想到修憲時卻又投票贊成國代加薪擴權,而換來的則民進黨一心想要的政黨補助金。

  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就算是偽君子,也該用些旁門左道。如今國民黨翻險不認人,仗著黨營事業的財大氣粗,不領政黨補助金;新黨領或不領,仍在該黨內做路線爭執。

  唯有民進黨內毫無動靜,各派系為了爭權奪利,關起門來可以大打出手,但對這種以往痛責國民黨的「國庫通黨庫」,卻能有志一同的先領了再說。

  以往他們嘲笑戒嚴時的民、青兩黨是廁所裡的花瓶,但領反共宣傳費的民青兩黨,只是些不敢為大惡的花瓶,如今的民進黨領錢的嘴臉,根本就連廁所的花瓶也不夠格,只是廁所裡的垃圾桶而已。

  該黨文宣部主任陳文茜對指責他們的新國家陣線立委,說他們是兩面人,既然自己拿錢,何以反對民進黨領錢。

  然而選罷法對個人補助,是依憲法對清寒之士參政的保障;而政黨補助,就算要立法,必須先修憲承認政黨的地位,接著再依政黨法對發放,使用做完整的規範。

  但民進黨要錢不要臉的立院休會前的三更半夜,通過自肥條款,而且是用行政院第二預備金發放,還溯及既往,從上次選舉開始算起,這和「搶錢」何異?綁架白冰冰女兒的陳進興、高天民等嫌犯,要的錢也沒這些人多啊?

  許主席開口閉口就是歐洲先進國都有,奇怪的是修憲時我們說西歐有內閣制,他是充耳不聞;如今拿錢就想到了西歐各國。民進黨整天喊著美國美國,如今搞政黨補助時,就忘了他的老祖宗美國人可沒這套。

  假如民進黨只要和國民黨比誰比較不爛,那我呼籲選民投票時睜亮眼,國民黨再爛也只不過像現在這樣,民進黨就不同了,還未執政就敢這樣。拜託偉大的許主席,我們不是來看你和「友」黨李主席比大聲的啊!

  原載《九十年代》322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