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偉大的李登輝帶著劉泰英、蘇志誠和宋楚瑜,一起搭專機去南部打高爾夫球。飛機在台中上空時,李登輝突發奇想說:「我現在丟一張一千元的鈔票下去,撿到了的人一定很興奮。」

  這時,經濟大博士兼大掌櫃兼外交大專家的劉泰英說:「這太不符經濟效益了!不如丟十張一百元下去,可以讓十個人興奮,花一樣的錢,卻多了十倍的效益。」

  就在李登輝點頭稱是時,小小的蘇志誠有些吃味了,立刻接著說:「如果是這樣,何不丟二十張五十元鈔票,這樣效果能增加為二十倍。」

  在一旁被急凍的快受不了的宋楚瑜,也開口說了:「要讓全台灣的人都興奮,我們一起都把自己丟下去吧!」

  去年李登輝就任總統後,大家都以為他把所有看不順眼的政敵全鬥垮了,應該可以偃旗息鼓,與民休息,趁機整頓一下子早已病入膏肓的治安敗壞、金融風暴、貪污橫行與水土保持。全民期待的第一個台灣民選總統,可以帶著我們走出埃及,早日登陸迦南寶地。

  然而,天總不從人願,李登輝也愛效法天意,就是不肯如民所願,一味效法對岸領袖毛澤東的從政哲學,與天鬥,其樂融融;與地鬥,其樂融融;與人鬥,其樂更融融。實在沒人鬥,左手和右手鬥鬥也好。

  在這次連宋惡鬥裡,老百姓就像當年在競技場上看戲的羅馬居民,在場內一場場的惡鬥,場外一陣陣的叫囂中,國家也土崩瓦解了。

  坦白說,連是半山、宋是芋仔,雜毛的雖比白毛貴些,總不及黑毛的好。李登輝在外來政權下,靠坐三分之一板凳的委屈,才熬到今日的境界,接班人若是其心必異的非我族類,豈不是又成了外來政權。

  所以,連縱然鬥垮了宋,也難成李心中的「最愛」。日後有人以京兆尹入承大統,兼祧國、民兩黨香火,國人看來也不意外。

  只是台灣百年來的反對運動,在對抗日本和國民黨這兩個不義政權,最後竟是如此收場落幕。當年犧牲的無數先烈若地下下有知,只怕也要和我們一樣啼笑皆非吧!

  當然,陳水扁執政的市府,和同在北市的中央,公務員心態有天讓之別。如今走進區公所,就像進了歐美國家的政府機關一樣,老百姓得到了應有的尊嚴。

  陳市長用改朝換代的手段,徹底重塑了公務員文化;若能挾此餘入主中央,相信市民同胞也會和我一樣樂觀其成。

  但不容諱言,陳市長也和他真正的主子李登輝一樣,雖有小功,而過卻更大。以本月來說,先是送了個人人喊打的議會自肥案。

  當兩年議員,就算下次被選民唾棄,仍可領到其他公務員幹一輩子也領不到的退職金,這種法案能由市府提出,卻仍有臉狡賴是「將計就計」。更離譜的則是他所親口宣布的「兒童津貼」。

  陳市長不論貧富,一律賞三至五千,既有失公平,也缺乏實效。兒童需要的是實際的照顧,如果一個受虐兒童的家長,也能依法領到津貼,天下有比這更荒唐的事嗎?

  況且鄰近同是民進黨的台北縣、桃園縣與新竹縣都發不出,是台北市府庫裡錢太多了,還是要鼓勵大家用腳投票,讓台北市再增些「幽靈人口」。

  去年陳市長發了「老年津貼」,可是七個月後就無以為繼,今年又來搞「兒童津貼」,以後婦女、青年、中年,人人有獎。反正這種掛「津貼」之羊頭,賣「買票」之狗肉的絕招,也只有他一個人敢用。市庫花光了,他就能進軍國庫。

  唉!羊毛出在羊身上,如今他是拔了羊毛再餵羊,我們這些納稅人就像待宰羔羊,永遠吃不到草,只能吃自己身上拔來的毛。他如果真想讓大家快樂希望,就請他把自己從飛機上丟下來吧!

  原載《九十年代》331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