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小朋友在海邊發現有個老頭溺水了,就趕緊下去搶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老頭拉上岸來。

  老頭感激地說:「小朋友,真謝謝你們,我就是李登輝,你們每個人可以許個願,我一定為你們辦到。」

  第一個小朋友先說:「我要一台七十八段變速腳踏車。」李登輝毫不猶豫就答應說:「沒問題,我叫人去定做一台你要的那種車。」

  第二個小朋友接著說:「我要一台波音七六七飛機。」李登輝考慮了一下說:「這比較難辦,不過最近我的專機又要換了,就多買一台給你吧!」

  這時第三個孩子面有難色的說:「我要一台輪椅。」李登輝吃驚的問道:「你好好的要輪椅做什麼?」小孩哭喪著臉說:「別人知道我救了你,一定會打斷我的腿。」

  這個月以來,草山之上的國民大會,無止無休的修憲,鬧劇仍如火如荼地上演,而反凍省的國代呂學樟,已被他所屬的國民黨施予黨紀處分。有這種黑社會作風的政黨,難怪台灣的治安會如此惡質。

  凍省是否必要,在黨內是否有共識,法案二讀階段能不能處分黨員,這是國民黨內的狗皮倒灶事,我向來不予置評。

  但全國人民皆知,最反對凍省的人就是宋楚瑜,如果要申張黨紀,就該先處分宋楚瑜。這種欺善怕惡的黨紀,我敢保證呂學樟在同情票助陣下,只要再選上個立委或縣長的,國民黨一定又會重新擁抱他。

  唉!世上竟真有這種遇強則弱、遇弱則強的政黨,確實讓人大開眼界。

  國民黨之所以如此大費周章的修憲,目的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為總統擴權。

  到底民選總統的權限該有多少,固然是見仁見智,但奇怪的是李登輝堅持要管的國防、外交與兩岸關係,全是他外行的事;相反的台灣如今經濟全面衰退、農村裡黑金橫行,這兩項原是台灣立國的基本,也是他這位農經博士的專長,他偏偏又不太愛管。

  這種會的不管,不會的卻偏要管的心態,真是令人費解。

  首先來看國防,這位一天兵也沒當過的總統,卻偏偏要緊抓槍桿子。就拿最近舉行的「漢光演習」來說,本來該有的藍紅兩方,如今全免了。

  在新聞媒體上大家看到,所有武器命中率都是百分之百,問題是敵人不是死人,敵人也是會動的,正所謂困獸之鬥,無人不怕,唯有我們偉大的國軍如白蓮教的神功護體、義和團的刀槍不入,攻無不勝,戰無不克。
  這種勞民傷財的「演習」(演戲練習),拍成電影也許不難看,拿來打仗,只怕....

  其次看外交,李先生上任九年來,加入聯合國的口號喊了半天,如今卻一事無成。南非、南韓與沙烏地阿拉伯斷了交,卻找了些地圖上用放大鏡都難找奇怪國家充數。

  以最應慎重的對美外交來說,放著國際上都稱讚的人才錢復不用,偏把他調去草山上當國大傀儡。先換個不是外交系統出身的魯肇中,做沒多久又換個新聞局長去頂替,這幾天又調他回國大去投票。

  當今世上無論強國弱國,會有哪一國像台灣這樣派任駐美大使的?當然,如果再加上從未當過大使的外交部長,以及劉泰英這類人物的呼風喚雨,在外交上,台灣還真創造了不少「奇蹟」。

  最後再看兩岸關係,這才真叫人頭痛。

  眼見香港回歸中國後,世界各國壓迫台灣上談判桌的壓力越來越大,唯有我們的領導者仍在處「驚」不變的修憲內鬥,放任敵長我消的情勢持續惡化,甚至不惜出言挑釁,以凸顯自己台灣人統不怕死的形象,用民粹主義來取代民主法治。

  每當我翻起鄭氏父子濫殺功臣,施琅被逼內渡,再引清軍渡海領台的史質,就不免掩卷三嘆。

  唉!為什麼李登輝會的不去管,不會的又特別愛管呢?

  原載《九十年代》330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