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代的某一天,蔣介石氣沖沖地回到官邸,對著宋美齡大聲吼著:「開車的這傢伙太可惡了,我非送他去判軍法不可。」

  宋美齡在一旁聽了後,面無表情地問道:「怎麼了?」

  蔣介石餘怒未消地說:「今天回來這一路上,他緊急煞車了三次,每次都差點把我撞死。」

  只見宋美齡還是冷冷地答道:「哎!他是個好人,你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這幾個月來的台灣政局,還真像只有日本大導演黑澤明才拍得出的名片--亂。

  先是瑞士洛桑學院公佈了台灣競爭力排名持續下降,不但是亞洲四小龍之末,連馬來西亞都超越我們了。

  接著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又公佈,台灣人民的環境痛苦指數直線上升。許多跨國企業,竟將表現不佳的員工調來台灣,因為本地「不適人居」。

  這樣的「內憂外患」下,唯有執政的國民黨仍不服氣,非找個洋和尚波特來念經超度一下,結果這位競爭力大師,只說了兩小時國人早已皆知的事實,可憐早已快被他們掏空的國庫,又被這洋和尚搬去了僅存的一點民脂民膏。

  其實,台灣之排名所以會這樣該升的反降,該降的反升,罪魁禍首全在兩蔣父子的獨裁性格與用人偏執。而李登輝承襲了這種餘蔭,施展起來更是青出於藍。

  以最近正在肆虐的豬隻口蹄疫為例,儘管學術團體早在去年就已提出警告,鄰國都已是疫區,台灣若不事先預防,後果不堪設想。但農委會裡那些尸位素餐的大官們,卻視這些警告為放屁。

  當然,這屁若是主子放的,他們會當聖旨;若是洋和尚放的,他們也會當聖經。可惜這是台灣人放的,當然就只能當作是屁了。

  在疫情爆發之初,農委會企圖隱瞞,到紙包不住火時,又任由疫情蔓延。不但疫苗準備不夠,連緊急採購的類型都會鑑定錯誤;面對全國與論的指責,仍恬不知恥地好官我自為之。

  哎!豬患了病有阿兵哥可以協助撲殺,這些未老卻先癡呆的大官們,誰能幫我們撲殺呢?

  在電視上我們看到這些大官,陪著他們號稱是農業專家的主子,以及大批記者進出豬舍,關心他們統治下的「民」情。

  口蹄疫雖不會傳染人類,但一大群不相干的人出入疫區,看來災情想不擴大也難。

  總之,檢討這次事件中罪該負責的就是豬了,誰叫牠要生病,害得這裡的大官們不得清靜。

  農政官員們對內忙著陪主子「關心」疫情,對外又要忙著對準鏡頭大啖豬肉。

  一個國民所得兩萬美金的國家,仍要這種最原始的方法來檢驗食品安全,蔬菜含農藥就吃蔬菜,自來水有異味就喝自來水,今天是吃豬肉,改天又要吃什麼呢?

  如果當官只要「敢」吃就好,那不如找豬來當還吃得更快更多更乾脆,不是嗎?

  不過在這次口蹄疫事件中,經濟部長和教育部長,倒是充分發揮「同志愛」,不讓農委會的大官們專美於前。經濟部長先是說要趁機檢討養豬規模,豈料被主子一喝斥又連忙改口。

  教育部長放著千頭萬緒的教改大業不管,先通令全國各校學生要吃豬肉,被立委一逼,又承認不當卻不肯收回成命;看來除非主子再震怒一次,否則倒楣的學生們,大概就要代替大官們成為真正的「食肉者」了。

  養豬規模是否要調整,經濟部長是一品大員,對主管的政務當然有權發言;但上面的主子一喝斥就立刻改口,這樣的領袖性格與大臣風骨,台灣若能不亂,天下還有公理嗎?

  長痛不如短痛,要讓台灣亡國亡得快一點,三年候選總統時,大家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原載《九十年代》327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