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塌前,三個本在同家東德工廠上班的工人,卻一起進了同家監獄,久別重逢的三位老友竟聊了起來。

  「兄弟,你怎麼會在這?」

  「別提了,我怕上班遲到,每天提早五分鐘進廠,人二室的人卻說我是西德的間諜,企圖盜取機密。夠倒楣吧!那老兄你呢?」

  「我更慘,我只是上班遲到,人二室就說我是西德間諜,企圖煽動怠工。」

  這時沈默已久的那位人犯說話了。

  「人二室也說我是西德間諜,因為我每天準時上班,既不早也不晚,他們就說我戴的一定是西德製的手錶。」

  這則源自東德的政治笑話,在以往兩蔣父子統治台灣時,可就不算是笑話了。

  戰後蔣介石原本意氣風發,以世界五強之一的真皇帝君臨中國,豈料倒行逆施的不及四年,萬里江山就拱手易人。

  雖在美帝卵翼下,仍能在東海丸邑上混個「兒皇帝」;但卻又像皮球掉進糞坑裡,說他是混蛋他還一肚子氣,於是小老百姓就倒楣了。

  他老人家的鷹犬傾巢而出,抓到寧可錯殺一百,也絕不漏放一個的地步。或許台灣的匪諜就像他自己所說,是個逛窯子的嫖客--無「孔」不入吧!

  兩蔣父子在台施行的白色恐怖,固然只是領導者一人的「被迫害妄想症」作崇,總以為別人要謀他的財、害他的命、篡他的位、絕他的後,於是他只好先下手為強,謀人財、奪人命、抄人家、絕人後;由視人民為草芥,到視人民為寇仇。

  總算天道好還,兩蔣父子榮登仙界,在孝勇先生歸天後,第三代也全在天國聚首,台灣人民才喘了口氣,不必整天懷疑「匪諜」就在你身邊了。

  李登輝執政以後,台灣在人權保障上,確實有了些進展;但遺傳在他身上的國民黨基因,仍要不定期發作。

  以國發會的「廢省」決議來說,以前戒嚴時我們主張省長民選,他們偏說不行,絕不能選。

  後來總統準備民選,我們主張怕有「葉爾欽效應」,省長別再選了,他們還是說不行,一定非選不可。

  如今選完不到兩年,他們又要廢掉省長,而且立刻就要廢;真搞不清楚他們究竟想幹什麼?

  以前我們說郝伯村是軍頭,不適合擔任閣揆,但李登輝偏說他們倆「肝膽相照」,結果三年不到,李郝二人又玩起「肝膽相鬧」的遊戲。

  當然,國民黨內狗咬狗的權力鬥爭,我向來無興趣關心。但當初黨內省長初選時,吳伯雄信誓旦旦的揚言,即使台灣只剩阿里山,他還是要選省長,偏偏李登輝就是不肯給點「關愛的眼神」,只想照顧「情同父子」的宋楚瑜。

  如果當初李登輝聽我的話,讓吳宋二人公平競爭,如今廢省豈不容易多了,叫吳伯雄一個人去阿里山辦公不就得了嗎?

  擁有四百萬選票、跑遍三百多個鄉鎮,串連即將被廢的省議員、鄉鎮民代表、國大代表、鄉鎮長等民選公職人員,如果再加上外省籍的前朝餘孽,和一些失寵的政客,如今的宋楚瑜,早已不是當年宮廷內「小德張」式的角色。

  香港九七後由董建華掛名領導,以實現中共「港人治港」的承諾。那台灣該由誰來「台人治台」呢?

  中共絕不可能讓李、連二人治台,否則就不必搞什麼飛彈演習、外交封殺了。那最合適的人選是誰呢?除了李連之外,誰又是台灣擁有最多選票的人呢?

  宋楚瑜剛遞了辭呈,就揚言全家要去香港觀光;試問香港有何光可觀?那他全家去香港做什麼呢?通常台灣人去香港後,都是要轉機去何處呢?又有誰家觀光不是夫妻一起出發,而是老婆先去的呢?

  宋楚瑜不愧是大內高手出身,只要一句「全家要去香港觀光」,就讓李、連二人乖乖的「慰留」,宋楚瑜也不再提要去香港的事,一場辭職逼宮的鬧劇才就此暫時落幕。

  在這次傳統的宮廷內鬥中,雙方各挾其所屬的族群做盾,各倚其幕後主子(中共、美日)當矛,如此矛來盾擋的幾個回合下來,反正矛還沒什麼事,盾已先傷痕累累了。

  算了,別再說下去了,否則又有人會說我是新黨、中共、甚至是外星人派來的「匪諜」吧!

  原載《九十年代》324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