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時代,有個外國觀光客來台旅遊,有天在飯店吃飯前,他禱告說:「感謝上帝賜我食物。」

  忽然,這老外身邊出現了一個特務,立即糾正他說:「我們這裡不准感謝上帝,你要感謝蔣總統。」

  觀光客聽了後大惑不解,於是追問道:「可是,如果蔣總統死了話要感謝誰?」

  這時特務毫不猶豫地說:「那當然要感謝上帝了。」

  沒錯,感謝上帝,在一連死了兩個蔣總統後,台灣才像香港一樣,勉強有了些言論自由。但九七大限在即,香港正充斥著緊張肅殺的氣氛時,台灣當局卻不甘寂寞,非要在九六年底,先創造一些「台灣奇蹟」。

  儘管半年前李登輝誇下海口,半年內要交出一張漂亮的內閣成績單;可是民意調查卻不捧場,那些聲望欠佳的部會首長就不提了。

  連原本聲望較高的外交部長章孝嚴,在年底前也收到南非捎來的聖誕禮物,要和台灣斷交;教育部長吳京在一連串改革叫嚷中,卻被層峰喝斥著不敢再開口;當然,最倒楣就該是法務部長廖正豪了。

  李登輝將抓賄抓到假戲真做的馬英九冷凍,換上「國王的人馬」廖正豪接任,原本輿論並不看好。幸而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掃黑,也為自己掃來了一些聲望。

  不料一年還沒到盡頭,先是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發生血案,接著民進黨婦運部主任彭婉如在高雄被計程車司機姦殺,南北兩大血案,確實是讓廖部長滿面豆花,難以下台。

  當然,就像國防部長蔣仲苓的名言,「哪個地方不死人?」這兩件案子扯到廖部長身上,也許有些過當。但他的長官老婆與同僚,偏要讓他更下不了台。

  例如姚高橋署長說他女兒也不敢搭計程車,連院長夫人也不落人後,做出同樣的感慨,幸好他們的女兒出入都有司機保鑣,這輩子大概坐不到一次計程車,但那些沒有大官做爸爸的女人怎麼辦呢?總不能要她們再去找個更大官的爺爺,送她們去英國逃難吧?

  還好,國民黨的用人哲學就是,越下不了台的人越不會下台,因為下台豈不是昭告國人是我用錯人了嗎?

  你看屏東縣議長鄭太吉因殺人被收押快一年了,國民黨控制下的屏東縣議會卻仍改選不出新議長。國中小優秀畢業生得到的獎狀,依舊是由這位仁兄署名,看來明年的畢業生還會收到這種獎狀。

  想必國民黨「越下不了台的人越不會下台」之用人哲學,也將適用於廖部長正豪先生。

  彭婉如的命案較單純些,破案尚有希望;劉邦友命案的發展,只怕就像尹清楓命案一樣,破了後更加難堪。因為官商勾結、黑道掛勾的黑幕也將一起公諸於世,還是別破了吧!

  最近法務部大發神威,將地檢署正在偵辦首長貪賄弊案的檢查官,全都調去高檢署「辦事」,如此就辦不了案。這招「圍魏救趙」,既可分散媒體的焦點,解了自己的圍;又能替其他「國王的人馬」紓困,如此一舉兩得,真不愧是「國王的人馬」。

  咳!台灣掃黑查賄要有成績,只怕還真的要感謝上帝了。

  原載《九十年代》323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