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台灣男人準備去紐約觀光,事前導遊提醒他們說紐約的治安極差,要他們上街最好別帶錢;三個人就一毛錢也沒帶,果然在暗巷裡遇到了搶匪。

  劫匪搜遍了三個人,卻一毛錢也沒搶到,大怒之下就用槍指著他們說:「你們三個快把褲子脫下來,如果三個人加起來有四十公分,老子就放你們一馬,否則就請你們去見上帝吧!」

  三個人無奈,只好把褲子脫了,沒多久劫匪很不甘願的說:「算你們狗運好,剛好四十公分,下次別再被老子遇上。」說完了就消失在暗巷中了。

  劫匪走遠了之後,其中一人就說:「老兄,真謝謝你,要不是你有二十公分,我們大家就完蛋了。」

  另一個人也說:「別客氣,如果沒有你的十九公分,我們一樣活不了。」

  這時,沈默已久的那個人終於說了:「奇怪!怎麼沒人感謝我?」

  歷經四十年的戒嚴統治,台灣在國民黨操控下,樹立了一個奇怪的傳統,那就是汽車貴、洋房貴,樣樣東西都貴,唯有人命不值錢。

  在「合法」的軍事法庭內,以「二條一」不知處決了多少人;在情治機關裡,更是不知有多少冤魂。

  比較有名的像是陳文成案、林義雄家滅門血案,治安機關首長說馬上能破案,結果這馬卻長了翅膀,永遠也上不了,「馬上」在他們手裡竟成了永恆。

  當然,孔老夫子說得好,「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相反的,執政者自己不正,底下的人又孰敢以正。

  台灣交通的亂,早已是世界知名;敢在台灣開車的人,走遍世界也不怕開車。但台灣交通何以會亂?

  因為執政者只要抓緊政權,壟斷利益,所謂「治安機關」,只要維護政治的安定即可,至於其他什麼交通、環保、衛生、福利,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吧!

  在國民黨統治下,台灣成了弱肉強食的原始叢林,適者生存,不適者毫不留情的淘汰,由台灣的交通狀況即可證實這項叢林法則。

  走路的怕騎車的、騎車的怕開車的、開小車的又怕開大車,大車裡又以砂石車最威風,萬獸之王橫行街頭就很嚇人了,再加上團結力量大,他們又聯保外加黑白通吃,小老百姓遇上這群街頭「大」霸王,我看還是迴避方為上計。

  經過八年不斷的努力,車禍受難者救援協會理事長柯媽媽,風雨無阻的在國民黨中央黨部門前陳情抗議,總算得到該黨主席的接見,在立法院已延宕多年的「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才被排上議程。

  柯媽媽能忍住喪子之痛,轉為對所有車禍受難者的照顧,這種精神確實令人欽佩。反觀執政大員們,每天坐視黨部門口餐風露宿,甚至絕食抗議的柯媽媽,八年後才有回應。

  就像以前每次選舉,執政黨總以解嚴、開放黨禁、報禁自豪,卻從不曾想想,是誰戒的嚴?是誰搞的黨禁、報禁?

  在李主席的一聲令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應該是通過在即,國民黨也可以此德政標榜。但小老百姓若不以為然,只怕這些大員們又要問:「為什麼沒人感謝我呢?」

  原載《九十年代》322期
創作者介紹

用生命寫笑話(管仁健/著)

管仁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